泊小雨

直男无误,欢迎推荐起点文。
贺红相关文微博ID:挣扎在死线的鱼。
只要有爱什么安利都吃,欢迎随时投梗,完结作品见年终集合,间歇性还债,目前沉迷金光无法自拔,本命竞日孤鸣。
追各种英美日剧,同渣基三,电五唯满侠,不混贴吧。

纪竞日孤鸣——逐日的孤家寡人。
今日终于看到竞日孤鸣退场了,在看完他与苍狼的最后一战时,编剧的第二把刀终于插到了我的胸口,全剧最爱的角色的退场固然悲伤,然而更让我难过的是他在话语之中所蕴着的那淡淡的哀愁,每一分,每一刻都叫人心疼。
金池评价他说,他以为自己带着面具,是虚伪的人,然而当这面具戴了一生的时候,那还真的是面具么?亦或者就是他自己,是他的真心,却被自己所误解。
竞日孤鸣,竞日孤鸣,如他之后化名为单夸一样,他是与天相斗的逐日之人,是孤独地奔跑在自己路上的夸父,他一度以为自己想要的是那至高无上的位置,也许是吧,因为面具之下的他就是这么想的,然而在他第一次杀苍狼的时候,他忽然醒悟过来,自己到底要的是什么。
他说:“乖苍狼啊,你只是做了个噩梦,醒来以后,你的父王会回来,你的王叔会回来,但你的祖王叔……却再也回不来了。”
他后悔了,所以当他看见苍狼还活着的时候,心中反而松了口气,他庆幸上天还给了他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而这一次他选择的是结束这一切,结束这叫他耗心耗力,痛苦不堪的三十年,这一切的泡沫和幻影,他该醒了,从这场春秋大梦之中,这永无止境的追逐之中醒来。
那远在天边的太阳是这样的灼热耀眼,叫他奔波劳累,叫他口干舌燥,叫他舍弃了一切,智者的布局是不该心软的,但他也还是心软了,这三十年的面具怎么还摘得下来?也许他早就已经活成了他伪装的样子,有些面具戴久了,就再也摘不下来了,因为这面具已经深入他的皮骨,一动,那便是伤筋动骨,连皮带血。

他擅长等待,但他迟疑了,因为他发现他最后所等到的并不是他所想要的,他寻寻觅觅,兜兜转转,上天却给了他这样的答案和结果,这如何不叫人感到可悲!
他就如同是一个饮酒之人,半醉半醒之间,留恋着那虚伪的迷幻,却又清醒地知道这并不是真实,当梦醒的这一天,一切都会结束,而当他真的清醒的时候,才发觉梦中才是最快乐的,那么便重新拿起酒壶吧——可酒壶已经被他自己亲手打破了。

小王最后选择让苍狼来成为苗王,将这三十年的功力全部传给了他,希望他能护卫苗疆,正如夸父最后精疲力竭而死之时,手中的权杖化为桃林福泽万代。
曾经中秋之时,正是花好月圆夜,苗疆皇室齐聚一堂,那大概是苍狼喝过最甜也最美味的酒了吧,纵然颢穹孤鸣对他心有防备,可这一场酒席之上,却终究还有四个对他真心之人,那些欢声笑语,那些举杯共饮,此时终成一片废墟,一切都要从头来过,可这是人生,有些人再也回不来了,有些东西摔碎了便再也捡不起来了,有些错犯下了,便不可能再挽回。

小王骗了所有人,颢穹孤鸣,姚金池,千雪孤鸣,苍越孤鸣,但骗得最深的还是他自己,那个名叫竞日孤鸣的人。
他最后转身拿过他的披风离开,孑然一身,背影孤寂凄凉,缓缓而行。
走时,环视曾经团聚之地,却空留一地霜影,他问金池。
“这后花园,还能恢复吗?”
不过便连他自己也知道答案吧,这些死物可以恢复的,有金池照顾的鲜花也会比往年更加娇艳,可故人故影不再,这花园,便也再不是当年那个花园了。
他祝贺他的王孙登基,微微拉紧了他的披风,想来苗疆的风从未有一日这么的冷吧,今后的路,无论是他还是苍狼,都要一个人走了,这便是结局,之前忘今焉给苍狼的出路,此时却成为了小王的选择,不得不叹造化弄人了。
这或许是对他来说最好的结局吧,只是最后的诗号和背影如此哀伤却又决绝至极,叫人想拦也是拦不住啊。
北龙归去没苍穹,长眠银川卧星河。华门月影悲愁影,尽写一页长恨歌。

恨谁呢?恨撼天阙还有颢穹孤鸣的父亲,当年的罪魁祸首?恨天命?还是恨自己呢?

看到苍狼最后没能唤出的那一声祖王叔,便是我也不得不叹一声苍狼的天真,苍狼是小王亲手带大的孩子,遭受这样彻骨的背叛,还能保留这样最后的一份天真,想来小王在感到可笑之外,终于感到一种彻骨的悲哀和怀念吧,因而这一份天真,叫他妥协了。

当局者迷,当局者迷,他这落子者在抽身这一刻终于了悟,这三十年当真是如梦似幻,听了道友推荐的对黄昏这首歌,看到那句“昨日负手踏青云,今朝孤襟出雁门,荣华身一世幻一时真。”果然最适合小王不过。

不知日后梦回旧日,会不会又忆起往昔看到自己缠绵病榻之时,千雪一脸不乐意却还是心甘情愿替他诊脉熬药,听到他叫自己抄定性书时一脸吃瘪的模样;苍狼一声声唤着祖王叔,天真烂漫全心交付的笑容,担忧自己病情时那紧张的乖苍兔;金池在后厨会耐心替他准备药膳,陪他共赏花月,一起监督千雪抄书。

这将是一个多好的梦,他微抿浊酒,醉眼看着院中简朴的家具和杂草丛生的院子,多希望一辈子都不要醒来,都活在梦中啊。

他已卸下王位,却也还是孤身一人,明明已不在王府,这草屋却依然空旷得有些大。

小王的一生,是复仇,是算计,是蜕变,却绝不是后悔,他拼尽了一切,但至少他寻到了他的答案,虽然这个答案来得太晚也太苦涩,这条北方之龙,终于归入苍穹,而新王即将登基,那条已经成熟的狼,定然会将所损坏的一切用他的天真慢慢修补吧。

评论(9)
热度(62)

© 泊小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