泊小雨

任何问题都可以投置顶质问箱。
贺红相关文微博ID:挣扎在死线的鱼。
只要有爱什么安利都吃,欢迎随时投梗,完结作品见年终集合,间歇性还债,目前沉迷金光无法自拔,本命竞日孤鸣。
追各种英美日剧,同渣基三,电五唯满侠,不混贴吧。

【贺红】失恋99次

1.

从前有个游戏,叫拾剑玖侠。

游戏里有个帮会,叫滕王阁。

滕王阁的帮主是个名人,叫关山难越,很有名,非常有名,只要是玩过这个游戏的,一定会知道这位。

而他出名不是因为手法好,不是因为拥有什么稀有武器和材料或者是什么傲人的副本成绩。

 

他有名是因为他传奇一般的恋爱史。

 

不是说他渣过多少妹子,而是因为这是一个自带“备胎”BUFF的男人。

不管他是否有没有意思去撩妹,又是谁追的谁,曾经进度又到多少,总而言之,到最后,那个妹子一定会跟着其他人跑。

 

2.

新人听说滕王阁的帮主阅历名花无数还会心生崇拜之情,而真正知根知底的人却会露出老司机特有的蜜汁笑容。


他那哪叫阅历无数?

 

甩过他的妹子连起来都快能到三位数了!

 

就比如今天,莫关山兴致冲冲地准备好了告白用的烟花还有结婚用的戒指,只等着前几天和自己相约各大副本的专属奶妈上线。

 

这一次!这一次一定可以!

这次的这个妹子他还是亲自确认无误的,甚至都特意避开了各种可能产生威胁的人——莫关山轻咳了几声,刚要叫妹子上YY打算当面提出面基的请求,结果才刚打了几个字,妹子那里发光的头像那儿就发过来一排字。

“不好意思啊~[害羞][害羞]感谢你最近陪我一起练级,但前几天我已经和[宵风雾雨]面基了,都决定要奔现了诶~”

 

宵风雾雨,帮会副帮主,十棍子打不出一个屁来的家伙,就睡在他上铺。

 

莫关山静静地看着屏幕上那个一脸娇羞的古装长发妹子,手中的键盘应声而裂。

 

整个寝室走廊瞬间炸开了一个嘹亮的叫骂声——

 

“我艹你妈!!!!!!肖宇你TM给老子滚下来!!!!!”

 

千防万防,家贼难防。

这是莫关山第98次恋爱失败。

 

3.

[世界]恭喜[宵风雾雨]侠士和[绮丽]女侠喜结良缘,祝其永生相守,白头到老。

 

在世界频道发出了这条提示后不久,帮会里立刻就炸开了锅。

[帮会]恭喜副帮主啊~

[帮会]恭喜恭喜~额……不过说起来前两天帮主是不是还跟这个妹子一起在打本来着?

[帮会]……哇……我仿佛听到了有雨声落在青青草原噗哈哈——

[帮会]难道说……!!!老大又?!!!

[帮会]诶……我都已经习惯了,心疼老大两秒哈哈哈哈

[帮会]第几次了啊?我都快记不清了,计数君快出来!哈哈哈哈哈哈哈[点蜡][点蜡]

[帮会]第98次无误。

 

莫关山看着帮会那帮整天唯恐天下不安的家伙们,气哼哼地发了个闭嘴后,帮会的几个人这才散去,然后开始顾左言他地相约去看风景,又或者去竞技场、打本之类等等。

 

4.

“肖!宇!”

莫关山话音刚落,肖宇连忙手忙脚乱地收拾了床上的电脑,慌忙爬了下来:“莫哥、莫哥,你听我解释!这、这事情不是这样的……”

 

莫关山就这么直直地看着那个笑得一脸抱歉的肖宇,翘着二郎腿道。

“你说,老子听你的解释着呢。”

 

“这……这个,你看,莫哥,我也没跟她怎么单独相处过啊,前两天我们不还一直在一起打33来着的不是吗?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昨天晚上……”

肖宇抱着一种死到临头的心情看着面前的莫关山。

 

“昨天晚上怎么了?”

“这……她就突然跟我求情缘了……”

 

眼见着面前人的脸慢慢黑下来,肖宇连忙举手投降:“我、我也很懵逼啊!我错了我错了,莫哥,我马上就A游戏,马上!”

“滚滚滚!”莫关山气得就差没一脚踢上去了:“别以为老子不知道你们TM都奔现了,A个屁游戏!赶着玩现充游戏吧你!”

 

“莫哥、莫哥,诶呀,你放心,我和小丽已经给你找好下家了!”

 

5.

诶哟,现在连小名都叫上了?

 

还有那什么什么——下家?

 

靠,这臭小子还有备而来?

 

莫关山抬了抬眉看着肖宇一脸殷勤地打开他自己的好友列表,一水的奶妈们便出现在他的面前,前头或紫或粉或红的门派标志齐齐整整。

 

“莫哥,这些都是和我打过竞技场的奶妈们,手法绝对没的说,你挑!我就负责给你们去联系怎么样?”

 

啧,这小子以为这样自己就能原谅他么?

莫关山撇了撇嘴,静静地看了一圈,心里吐槽了好几遍这臭小子的奶妈缘怎么这么好,便从上头点开了几个玩家的简介还真的认真看了起来。

 

嗯……这个医仙感觉还挺不错的嘛。

不等莫关山仔细挑选自己“下家”,自己电脑上的YY忽得传来一声疾呼。

“红毛红毛红毛红毛!!!!快快快!!!!赶紧赶紧赶紧的!!!!羽族那帮人又打过来了!!!”

 

嗯?

停留在鼠标滚轮上的手指一顿,莫关山立刻想起了什么来,怒骂了一声艹,即刻跑回自己的电脑面前。

“我来了!让那家伙给老子等着!老子这次要杀到连他老娘都不认识!”

 

莫关山跑得速度,空余下肖宇一人在那儿捧着电脑不知所措。

“莫、莫哥,那,那这绑定奶的事?”

 

莫关山忙着传呼群里那帮每天不干正经事的家伙,连头也没抬起来便随意应答了一声。

“你看着安排吧!我打完帮战就过来!”

 

“哦、哦……”

肖宇看了看屏幕上那个长带飘飘的医仙,又看了那头对着屏幕连爆粗口的莫关山一眼,暗自叹了口气:这才是你总是找不到情缘的原因吧……

 

6.

还等打完这圈帮战之后,好好看一看肖宇的奶妈榜单,真是……

 

莫关山的嗓子都快喊哑了,然而看着双方这次恐怕还是要险险打平的战绩,有些不爽起来。

 

拾剑玖侠这个游戏分为三个世界,自成三足鼎立之势,一为人族所居的山城联盟,一为羽族所居的天际居,另一为鳞族所居深渊之地,这段时间以来山城联盟同天际居打得特别凶,两大种族的最大帮自然首当其冲,因而每次联盟大战基本上便是看山城联盟第一大帮[滕王阁]和天际居的最大帮派[天河罗星]的掐架。

 

当然,这俩帮派不止一月两次的联盟大战,私下更不知道打过多少次帮战了,说起来这也算是拾剑玖侠游戏论坛上的一大笑谈——毕竟滕王阁帮主的前前前任不知道第几位帮主夫人好像就是被天河罗星的帮主给抢走的。

 

据说还是帮主夫人千里送,当时的游戏论坛上简直一片腥风血雨,各种818和小道消息简直满世界飞舞,自此这俩帮派除了公仇以外还多了一项私怨。

 

莫关山当然是恨,毕竟就是从那时候起他就再也没有妹子缘了——搞得好像被人下了降头一样。

 

正暗自感慨着呢,屏幕忽然一暗,跳出来了一行“您已经被击杀”的字样,莫关山正捧着可乐的手没忍住一抖,瞪大了眼睛看着上头那个黑衣翩翩的优雅儒生。

 

帮会更是瞬间刷了一片的[关山难越]已被[断天河]击杀,滕王阁内部当即大乱,天河罗星的成员立刻趁虚而入,又一次拿下帮战的胜利。

[世界]我*******

[世界]壮哉我大羽族!吾族承浩瀚星河之力,绝不为缚!HHHHHH

[世界]hhhhhh诶,滕王阁果然继续了丢了夫人又折兵的传统啊233

[世界]人族永不为奴!!!!羽族的都给老子等着!!!!

 

——我!日!TM个断天河!!!!!

 

没错,断天河便是那个和滕王阁打了好几年帮战的天河罗星帮主,那位帮主夫人千里送的又一男主人公。

 

[断天河]承让了。

[关山难越]我**********

[断天河]诶,帮主大人,不要说脏话啊~

[断天河]这么多年帮战打下来,我们也算是熟人了呀,不能好好交流吗?

[关山难越]QNMLGB好好交流,偷袭算什么好汉!老子下次绝对弄死你~

[断天河]诶呀,羽族会飞难道不是默认属性么,怎么能怪我呢?

 

莫关山暗自呸了一句,还不等回复,对面便又跳过来一句——何况兵不厌诈呀~

 

屏幕上身着黑色劲装的羽族男子还配合着这句话,无比慵懒地抖了抖那白色的羽翼,洁白如雪的羽毛搭配着青年剑眉星目的英俊脸庞,画面如诗如画,不愧为常年占据“最想嫁帮战指挥”榜首的男人。


然而莫关山却硬是看出了浓浓的嘲讽的气息。

 

MD……

莫关山被气得直接下线,但甫一下线又忽然想起来今天的日常还没做,可这时候再爬上去似乎又有些太丢脸,在登录画面徘徊了许久之后,最后却是上了自己的精力小号。

 

算了,倒不如叫上肖宇他们去看看风景好了。

 

7.

拾剑玖侠风景最好的地方在哪里?

那一定是羽族的金烬原。


一片湿地同星空交相辉映,这是永远没有阳光的地方,抬头满是各类奇幻的星辰光圈,仿佛整个人都能融入其中的神秘世界,可谓是情侣约会的最佳地点,每次来都有一大堆情侣相伴。

 

不过莫关山知道一个秘密的地方,偷偷爬上一处空气墙,那顶上有个小悬崖,只有方寸的地方,却是鲜有人知,在那里把视角往上一调,便能看见一大片的星河,非常美丽。

这个地方只有羽族和人族的红袖可以爬上来,因而并没有什么人知道这里,倒是僻静得很。

 

莫关山熟练地操控着自己角色往上攀爬了一会儿,又迅速抵了一招小轻功,正要往上跳去,却意外的发现今天这里不止自己一人——

 

诶?

 

嘴里那句卧槽果断地跳了出来,莫关山一个没注意,角色便掉到谷底摔死了。

 

卧槽卧槽卧槽我屮!!!!

 

——断天河怎么会在这里??!!!!

 

莫关山的键盘今天依然选择死亡。

 

8.

其实羽族的人在他们自己的地盘是很正常的事情,反倒是自己一个人族小号一个人跑过来倒显得有点突兀了。

 

还来不及逃跑,断天河便发觉到了他的存在,顺势便发过来一句——你好~

[断天河]很少有人知道这个地方,你怎么过来的?

 

莫关山不知如何回复,又忽然想起自己现在操作的是小号,没有必要和对方扛上,便随意地回了一句——亲友讲的,今天过来看看。

 

对面顿了顿,忽然发过来一个微笑的表情,从背后掏出了一大块的地毯平铺在了悬崖上。

“要不要一起看?”

 

9.

莫关山感觉自己大概是哪根脑筋抽了,不然怎么会前一分钟还跟人在打帮战,现在跟人手拉手地坐在地毯上看星星呢?

 

简直是日了狗了。

 

断天河同他啰啰嗦嗦讲了不少这边有意思的景点后,忽然转过头来问道:“对了,我看你这个号非常小啊,升级有什么困难吗?”

“啊……不……”

莫关山正准备说是看风景的小号时,对面忽然又发过来一句。

 

——“你这个红袖职业其实非常好用,新版本也有加强,要不要我带你?”

——诶?

 

脑筋断电三秒后,屏幕上便跳出来一个提示框。

 

[断天河]欲收你为徒,您是否同意?

 

敌方阵营第一大帮帮主要收自己为徒?

而且这个家伙之前还在帮战里黑了自己,再之前还给自己带过绿帽子。

他到底在想什么啊?

 

红袖这个职业只有女性,因而虽然莫关山的这个小号敷衍到直接拿的默认脸凑活,屏幕上一名俊美的羽族青年同一名红衣霓裳的少女站在一起倒也算得上赏心悦目。

 

然而屏幕前的莫关山则是一脸风中凌乱的模样。

 

——这、这算是搭讪?

 

10.

天下第一新闻,曾经的帮战以及竞技场上瘾患者——滕王阁帮主[关山难越]竟然没有按时上线!

 

便是肖宇也感到有点吃惊,可每次问莫关山时,又总是被一棍子打回来,自知理亏的他便也只能悻悻地收回头,安心和自己的女友继续欣赏风景。

 

[断天河]你跟在我后面就好,跟紧一点不要乱跑,知道吗?

[墨珊]嗯

 

莫关山战战兢兢地打下回复,点了跟随之后便开始思考人生。

 

自己到底为什么会选择当这家伙的徒弟啊……

 

一定是因为那家伙那天发了四五条的师徒请求!

 

啧……自己才不是因为想看这人出丑!

 

虽然这么说着,可屏幕外头的莫关山嘴角却咧得高高的,仿佛已经可以看见真相揭穿那天这家伙窘迫的模样。

 

——叫你给老子戴绿帽子艹!

——叫你在帮战杀老子!战场还抢老子人头!

 

屏幕上的羽族青年看了看莫关山的等级之后,似乎颇为满意,而后又点了交易出来。

 

点下同意,莫关山看着那一栏满满的物件手指不由停了一瞬——卧、卧槽!

 

那一栏全是各种各样稀有的材料还有药物,有好几样放在交易所那里价格分分钟恐怕就能上万金,这人带徒弟也太TM奢侈了吧?!

 

莫关山忽然感觉有些不自在起来,自己其实只是想看看断天河出丑而已,并不想欠下这么多人请,可对方确实称得上一个好师傅——甚至有些太好了。

 

要是日后自己舍不得怎么办啊……

 

莫关山昧着良心收下了这些东西,又陆陆续续地收了不少金币,之前开玩笑的兴致都有些起不来了。

 

屏幕上的断天河还用着系统动作揉了揉他的头。

[断天河]乖徒有什么想打的本?师父带你去打。

 

莫关山给自己做了第五十八次的心理辅导——这家伙是绿过自己的,这家伙在帮战那会儿杀了自己不止十几回了,莫关山啊莫关山,你心肠可得硬一点啊!

 

11.

[断天河]今天日常做了吗?没做我带你一起吧。

[断天河]我看你快满级了,日后打算修哪一种心法?我给你去找找配装。

[断天河]钱够不够用?要不要师父再给你寄一点过来?

[断天河]这次出的新衣服,有没有喜欢的?

 

莫!关!山!你的良心就不会痛的吗???!!!

 

已经快一个礼拜没睡过好觉的莫关山顶着一脸纵欲过度的模样,无数次问天问大地——自己要是真没良心就好了!

 

现在自己上小号的时间和频率都快超过大号了,他已经知道断天河是什么地方哪个大学的了,甚至还知道他是天文系的研究生,真名叫贺天——怪不得会选择羽族啊。

 

好在到目前为止对方还没让自己上过YY,也没叫出来面过基,莫关山点开文件夹那里偷偷下的变声器,感觉自己的良心大概是真的被狗给吃了。

 

12.

上次叫肖宇介绍过来认识的医仙小姐姐性格温柔,说话轻轻柔柔的,肖宇更是给他们留出了大把的认识时间,莫关山却是有些心不在焉。

那头的断天河发了信息过来问他要不要打最新出的小副本,有几个配件很不错。

 

莫关山啊莫关山,你TM简直就是渣透了。

 

可思来想去半日,还是回了一句——去!

 

[断天河]好,那我明天给你留着时间。

 

就明天,莫关山关掉手机在床上重重地叹了口气——

明天自己一定好好跟那人讲清楚!

 

到时候任打任骂!认杀认剐!反正也不是第一次被那家伙杀了,只是……

 

只是,诶……

 

13.

“啊,贺天学长,你也在玩这个游戏啊~”

黑发少女随意撩了撩自己前面的刘海,看见男子屏幕上的画面忽然捧着篮球跳了过来。

 

“是啊。”贺天笑了笑,“刚打完篮球赛?”

“可不是么!”

孙璟笑开道:“下午还有一场呢!中午过来歇会儿!”

 

孙璟看了看贺天操作的人物差点一口水吐出来:“卧、卧槽!学长、你!你!你是断、断天河?!”

贺天比了一个嘘的姿势,叫她轻声些。

 

“卧槽卧槽卧槽。”

这个传奇人物竟然就活在自己身边?!


孙璟连声称奇:“我竟然这么久才知道!等等学长我能问你几个问题吗?”

“嗯?”

贺天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你问。”

 

“咳咳……就、就那个千里送的帮主夫人……”

孙璟的眼睛眨了眨,露出好奇的神色来——要知道这可是被称之为多年未解之谜的818啊!

 

“啊,那个啊。”贺天无奈地摇了摇头。

 

——帮主夫人是我室友,你认识的,就是那个见一。

——所以……懂了吗?

 

孙璟感觉这个信息量有点大,所以这不是帮主夫人千里送戴绿帽的故事,而是人妖不小心搞出大事,事后找人背锅……的故事?

 

果然人言不可尽信,孙璟抹了把汗,看着屏幕上忽然上线的粉衣少女,不由咦了一声

 

——诶,学长,这个人我认识来着的……

 

贺天忽然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来。

 

——嗯,我也认识。

 

14.

莫关山感觉自己应该又能上818了。

 

眼看着群里帮会那帮每天吃空饷的家伙在那里红红火火恍恍惚惚,莫关山恨不得直接解散了这个滕王阁。

 

[帮会]HHHHHHH我从来没想到老大还能用这种方式失恋,我服!

[帮会]帮主大人……诶……我都不知道怎么安慰你。

[帮会][点蜡][点蜡][点蜡]老大啊,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帮会]当然是选择原谅她啦!

 

莫关山觉得自己千算万算还是斗不过天算——你说33总共就三个人打竞技场,除了自己,剩下两个还都是妹子。

 

谁又能想到最后两个妹子在一起了呢?!!!!

 

[璟上添花]啊哈哈,不好意思啊,忘记跟你讲这件事了~

[秋意归瞳]抱、抱歉……

 

屏幕上一个身着锦衣,身材高挑的人族女刺客正搂着身边鳞族的金发医仙,两个妹子都很漂亮,这画面也是格外的赏心悦……额……

 

这时帮会频道还很合时宜地跳出来一句——恭喜我们帮主大人第99次恋爱失败。

 

莫关山表示他准备收拾收拾直接出家算了。

 

不过他很明显忘记了一件事或者说一个人——

 

[断天河]徒弟,你上线吗?

 

15.

万念俱灰的莫关山想起这个人来这才有了些生气,可一想到前几日还想和他摊牌的事情又被自己拖了这么久,瞬间又泄了气。

 

怎么办啊……

 

16.

本打算得过且过的莫关山才刚刚上线,对面的断天河忽然发了交易信息过来。

 

而刚刚打开那交易窗口,莫关山整个人就愣住了——

 

兵器谱上的最新高阶锻造武器。

 

——这绝对不能收!

 

[墨珊]这……太贵重了,还是算了。

[断天河]我的徒弟要用当然是用最好的,你拿着吧,我又不能用它。

莫关山真的后悔了,明明应该好好嘲笑对方的人,结果反而被自己的内疚感搞出内伤。

 

断天河真的是个好人,帮战嘛,杀来杀去肯定难免的,自己又不是没打过他,现在倒显得自己有些斤斤计较起来了。

 

自己怎么能这么骗他?

 

莫关山在屏幕面前踌躇了许久,狠狠地摁下了拒绝的按钮——自己早就该这么干了,不然也不会到今天这样不能收拾的局面。

 

[墨珊]我、我有事和你说!

 

17.

完蛋了,惨了。

 

在噼里啪啦打完一串解释之后,断天河并没有给什么回应,只淡淡地回了句哦后便下了线。

看着忽然变灰的头像,莫关山心下有些怅然若失的感觉:多好啊,不用再骗下去了——终于都结束了。

 

莫关山把身上所有对方送给自己的装备都拆下,打包给寄了过去。


对了,还有钱……现在手头不够,啧,还是上大号给多送点过去吧。

 

等搞完一圈,莫关山看着面前那个寄信的NPC莫名感觉鼻子有些酸,那些和对方之间的过往一点点一件件全部浮现了上来:那些他们并肩看过的风景,那些他们打过的副本,做过的成就,遇见过的奇葩的队伍配置,还有断天河那细致入微的关注和体贴,那无底线的包容和宠溺叫他上瘾。

纵然他现在已经出师了,断天河依然会在第一时刻来到他的旁边,站在他的面前,只要有他在,自己就不需要烦恼和担忧任何的问题——从没有一个人叫他感到这样的自在和开心,因而也从没有一刻叫他如此难过。

 

自己……只是有些可惜——才不是舍不得!更没有……!

 

正难过着,断天河的头像忽然又亮了起来,消息盒子的声音滴滴地响了起来,莫关山的手一顿,咬紧了牙关,鼓起勇气点开了对话框。

 

[断天河]来金烬原一趟。

 

这是所有误会开始的地方。

 

18.

大号不是红袖也不是羽族的人,因而莫关山只能在下头等着断天河,明明是虚拟的世界,可三次元的他一颗心却随着里面的数据一起跳动不安着。

 

会发生什么呢?会怎么样呢?

 

莫关山看着屏幕上忽然出现的羽族的青年,那温润如玉的面庞以及舒展的羽翼一如往昔,却叫他看得有些感慨——要、要不把装备脱下来让他多杀几次算了?

 

只是自己这边还没开始动手脱,接下来发生的事便再次超出了自己的预计。

 

莫关山看着脚下炸开的一片烟花,差点没吓到直接下线。

——不、等等,这什么状况?!

 

系统通知上已经直接刷起了烟花的喊话。

 

【[断天河]对[关山难越]之爱慕,奉日月以为盟,昭天地以为鉴,啸山河以为证,敬鬼神以为凭。
从此山高不阻其志,涧深不断其行,流年不毁其意,风霜不掩其情。
纵然前路荆棘遍野,亦将坦然无惧仗剑随行。
今生今世,不离不弃,永生永世,相许相从!】[注]

 

这还只是第一发,然后是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

 

什、什么状况?!!!

 

别说莫关山了,整个游戏的世界频道都快被刷炸了,眼睛都追不上喊话的刷新速度,一片的卧槽简直跟精神污染一样。

 

[世界]卧槽卧槽卧槽!什么状况!断天河和关山难越???他们这是被盗号了么?这两个人不是死对头么?

[世界]我简直可以想象明天游戏论坛头条是什么了……

[世界]什么什么?是说两边要联姻合并了么????鳞族一脸懵逼啊!

[世界]我靠,不会帮战打了这么多年搞了半天反而是家暴吧?

 

莫关山过了许久才找回自己的魂来,赶紧切到密聊频道。

[关山难越]我***你什么状况啊!

[断天河]就和你看到的一样啊,有什么很难理解的吗?

 

哪里好理解了啊!

莫关山简直一头雾水。

 

[断天河]:那个地方是[一见倾心]告诉我的,而你也只告诉过你们副帮主,[一见倾心]是我室友,你们副帮主我也认识,排除那两个人。

 

——也就是说,我当时就知道你是谁了。

 

诶,不等等??[一见倾心]是你室友是说?!!!嗯???

突如其来的信息量大得让莫关山有些难以接受,不过显然他现在也不在意更顾不上关注这件陈年旧事了——


[关山难越]那、那为什么?

 

莫关山觉得自己那两天的黑眼圈简直是喂了狗了。

 

面前的羽族男子还在不停放烟花,地下盛开的花火范围越来越大,简直是要在地上重建一片星夜般,它甚至比天空的星点还要美丽,而在这一片绚烂的金色之中,那玄服的男子就这么朝着自己慢慢靠近。

 

[断天河]你是真蠢还是假蠢啊?都这么明显了还不懂吗?

 

你以为我真的对徒弟这么好?你认识我这么久看我什么时候收过徒弟了?

稀有的武器、上好的药材、最新的时装,那都是因为——

 

我在追你啊。

 

羽族的青年垂下自己的羽翼,悄悄将两个人的距离拉近,把对面那红发剑客整个给包入了自己的双翼之中。

[断天河]不过如果你真的觉得愧疚,不如赶紧答应了吧~

[关山难越]……

[关山难越]赶紧给老子滚!!!!

 

莫关山算是知道之前断天河下线是去干什么了,毕竟这烟花一个就几千金,他都已经炸了快五十个了,而且还没有停下来的打算……

 

[断天河]诶呀,不要爆粗口啊~

 

屏幕那一头,莫关山气得脸色涨红,神色颇为慌张,贺天在图书馆却是弯了眼角笑的得意。

屏幕里头的星河之下,夜晚的风慢慢吹过两人身边,黑色的发丝便与红色的长发相交缠。

 

如此也算是结发了。

 

19.

一月两次的联盟大战,[滕王阁]同[天河罗星]依然打得难舍难分,然而吃瓜群众却是看戏看得更开心了。

[世界]啧啧啧,家暴现场啊真是……

[世界]卧槽,他们真成了?骗谁啊!

[世界]不是说是盗号吗?

 

莫关山刚偷了对面的最新据点,却不料从天而降便是羽族的一击星辰灭,匆匆忙忙逃开,又立刻开了减伤,血线却依旧危险。

 

断天河手持长剑从亭顶翩然飞下,左下角的对话框忽然亮起。

[断天河]今晚你上小号?我们一起去打22?

莫关山才刚打了个不去,还没发出去,屏幕忽得一红——妈的!!!!!!又TM阴老子!!!!

 

[关山难越]滚滚滚!!!

[断天河]哈哈哈别生气啊~

 

鬼知道为什么这个游戏还能有这种动作……

莫关山一脸目不忍视地看着屏幕那头的断天河撑在自己身上偷吻了一口的模样,随后屏幕又一暗——好了,这回真死了。

 

莫关山被磨的一点性子都没有了,只觉得对方就是自己天生的克星一样。

 

[断天河]诶,等等,有样东西给你。

莫关山刚刚从复活点起来,并不是很想同这家伙讲话,但东西还是照收不误。

 

嗯?[天际之羽]?什么东西?

 

鼠标轻轻一动,简介便映入眼帘——羽族誓物,求爱之用,独属心仪之人,一身一羽,一生一人,终生不改,至死不渝。

 

21.

“快过来保我!老子TM没减伤啦!”

“诶呀,红毛别这么心急嘛,我马上就能……好勒!人头到手~”

 

嗯?

听到熟悉的声音,孙璟不由抬头看了眼前头位置上的家伙。

嗯……一个是学长贺天没错——不过他旁边那个红头发的是谁?感觉没见过啊。

 

轻轻松松拿下对面两个人头,贺天顺手排了下一场,看着身旁那个一脸不爽的莫关山,不由笑出声来:“这么气?”

莫关山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滚开!下一场人头必须都是老子的!”

“诶~”贺天勾了勾唇,忽然将身体凑近,浅浅吻了一记,轻声开口——

 

“人头我的。”


他还刻意掐好了对方炸毛的时间,将人整个困在了自己的怀抱之中,复而加深之前那个吻。


“我是你的。”

 

看着那红发青年被吻到缺氧,只能软着身子乖乖依在贺天怀里的模样,孙璟赶紧收回目光,抬头看了看世界的提醒感觉自己好像知道了些什么。

 

22.

[世界]恭喜[断天河]侠士和[关山难越]侠士喜结良缘,祝其永生相守,白头到老。

 

莫关山失恋了99次,好在终于在第一百次等来了良人。

 

 

·END·

————————————————————

[注]这句是剑三里炸真诚之心的喊话,非常喜欢这段喊话嗷~⁄(⁄ ⁄•⁄ω⁄•⁄ ⁄)⁄~

补个设定玩玩哈哈~

贺天:ID断天河,羽族最大帮派[天河罗星]帮主,职业:祭星者(DPS)

莫关山:ID关山难越,人族最大帮派[滕王阁]帮主,职业:剑客(DPS)

              小号ID墨珊,人族[滕王阁]成员,职业:红袖(辅助)

见一:ID一见倾心,原[滕王阁]帮主夫人,后A游戏,现ID一见倾城,人族养老帮派[十九独日]成员,职业:悬壶医(奶妈)

展正希:ID月明星稀,[十九独日]副帮主,职业:铁军(DPS,主PVE可切T)

丽:ID绮丽,鳞族最大帮派[蜃海渊]成员,职业:医仙(奶妈)

肖宇:ID宵风雾雨,人族,[滕王阁]副帮主,职业:不归(远程法师)

孙璟:ID璟上添花,人族[木瑾思桐]副帮主,职业:寻欢(刺客)

秋瞳:ID秋意归瞳,鳞族[木槿思桐]成员,职业:医仙(奶妈)

评论(122)
热度(580)

© 泊小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