泊小雨

直男无误,欢迎推荐起点文。
贺红相关文微博ID:挣扎在死线的鱼。
只要有爱什么安利都吃,欢迎随时投梗,完结作品见年终集合,间歇性还债,目前沉迷金光无法自拔,本命竞日孤鸣。
追各种英美日剧,同渣基三,电五唯满侠,不混贴吧。

【贺红】饲狼[ABO](三十六·完结)

贺天说要带他去个地方。

 

莫关山有些局促不安地坐在车上,时不时地抓了抓眼前的那根遮眼的眼罩,颇有些不爽。

这TM都开了快半小时了,估计都已经出郊区了,这贺天到底要带他去什么地方?

 

“贺天,到底到了没啊?”

“唔?快了快了。”

 

……艹,早半小时前问他也还是这个答案。

莫关山终于压不住性子,直接扯了眼罩下来。

 

“你啊……”

这么大的动作,贺天自然是发觉了,且不论他是开车的那一个,就说如今,他或许敢和上头父亲还有大哥直接开腔,却狠不下心来拒绝旁边这个人的要求。

 

记忆的回溯并不能算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尤其是这些事情本身便不值得感到喜悦,而感到喜悦的那细小的微茫却又往往不幸湮灭在无尽的雨声之中,那随着雨水慢慢冷却的如迷雾一般的世界。

 

他只等着那场雨要积成了雪。

 

“这是哪条路?怎么看着有点眼熟?”

莫关山自然是瞅见了贺天那无奈的表情,可他更在意的是窗外那渐渐熟悉的风景。纵然这里早就大兴过几次土木,道路也早已筑成了新的水泥地,一旁低矮的房屋也早成了格式高楼,可熟悉的街道排列让莫关山的脑海里几乎第一时刻便隐隐有答案要呼之欲出。

 

“贺天!”

莫关山转过头来,表情颇有些兴奋,贺天见得自己准备了这些日子的东西算是半途而废,只能尽快转弯停了车。莫关山甚至都等不到车停稳,便立刻跳了下来,循着自己记忆里的道路往前跑去。

 

向右、再向左……

 

等他终于赶到自己最熟悉的那个地点时,贺天也缓缓地从背后跟着走了上来。

 

一样银色的铁门,一样门前高高的石阶,什么都没改变,还是他和贺天一起长大的这条来宝街,甚至连当初捡到贺天的那个位置他都还记忆犹新。

 

那场记忆之中的大火,烧毁的不仅仅是他的家,更是他的曾经,还有他和贺天相依为命的故事,如今看起来却仿佛像是一场幻影一样。

 

贺天看穿莫关山的沉默。

可是消失的东西就是消失了,再怎么复原也都是便不会从前的样子,而他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就好像是重灾之后重建的人们一样,一点一点再重新将一切堆砌起来,而这正是他从莫关山那里学到的最重要的东西。

 

贺天的手指修长漂亮,可手心却有些糙,而且总是有些冰冰凉凉的,怎么都捂不热,莫关山皱着眉头将那一点点触碰着他手背的手指给握在了怀里,感觉有好些话要说,却又不知如何开口。

 

思索之间,面前银色的大门却是开了,莫关山抬头看向面前那已然长大了的小狼崽子。

 

宽阔的肩背,高挑的身材,唯一不变的是他眼中的温柔。

 

莫关山听见他开口说。

 

——“莫哥,欢迎回家。”

 

一瞬间竟然还有些百感交集,莫关山想了半日的话又都卡在了喉咙里,抖了半日只掉出来两个字。

——“谢谢。”

 

后面说起来,贺天讲自己不过是尽力弥补罢了,莫关山并不需要道谢,毕竟那曾经是他们两个人最不愿记起的回忆,可莫关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原因——或许不仅仅是因为能够重新回到这个地方,更是因为这个房子里的人也全都回来了。

 

莫关山不知道贺天到底准备了多久,又挑选了多久,其实他们家很多物件早已老旧,因而便是像也只是外头像了,内里一看便知道是贺天的风格,而不是他妈和他老爹的品位。

 

里面的物件并未全部放上充实,许多大大小小的盒子还都抵在门口等着人来搬。

“你觉得还缺些什么?过几天我们再一起去看。”

莫关山在另一头含含糊糊地叫了几声,一路摸进了正厅。

 

格局其实还未变,正中央的饭桌对头还是厨房,装潢倒全是新的,贺天过来的时候,莫关山看了一眼里头橱柜上最为明显的饼铛,抱手道。

“你还打算跟我一起去卖煎饼还是怎么样?”

 

“也不错啊。”

贺天倒是无所谓地笑了笑,顺道走了进去拿起那饼铛掂量了几下:“你还打算继续卖我就再推车跟在你后面,现在整条街可都是我们的了。”

 

“你还想开杂货店吗?我给你看店。”

 

艹……他居然还记得。

想起小时候那简直幼稚到一定境界的大话,莫关山尴尬地扭开了目光。

 

可当初的那些话,如今却真的都能够实现了。

 

那时候他希望他的贺天可以早些长大,他们的壮业变也能早日实现,希望时间能快些再快一些,快到让他们可以尽快挣脱这个世界的枷锁,好早日飞出那牢笼。

 

现在呢?

 

贺天牵着他的手一间间地同他讲着房间的作用,忽然感觉手掌被人捏紧,回头看去入目便是莫关山一脸蹙着眉想着什么事的样子。

 

一看就知道什么都没听进去。

 

“莫哥?”

 

听着贺天的呼声,莫关山这才回过神来,贺天看着他那仿佛受惊的模样,不由哀叹了句。

“那算命先生说得可真准。”

“什么算命先生?”

莫关山倒是不知道贺天想到什么地方去了。

 

“就是对街天天看手相的那个。”贺天道:“当年可是你抱着我到那里算的。”

 

那算命先生摸着他手掌便断言他这辈子就是个劳碌命,气得莫关山连呼了好几声重新再算,险些没把摊子给掀了。

 

“如今你可还真是都想起来了。”

知道贺天明显是话里有话,膈应自己,莫关山索性也不同他客气,直接睨了他一眼。

谈起这件事来,说到底贺天是理亏的这一方,他千算万算,却偏偏又在莫关山的身上失算。

 

“我是真没想到这么快……”

话说到一半,贺天便敏感地察觉到了不对,见着莫关山对着门直接拿脚踹了的动作,连忙把剩下的半句给咽了下去。

 

现在他希望时间可以再慢一些——他们好不容易才重新收集回从前的碎片,又笨手笨脚地想要粘拢。

 

自己大概真的是个忙碌的命了,纵然在他人眼中看来高高在上,可一生都在追求的却是那些普通人唾手可得的东西:少年的时候他追求着父亲的认可,而后到青年他追求着另一个人的世界,再到之后他追求着那些零星的记忆,仿佛永无宁日。

 

可说白了,不过还是从前他和莫关山约定的那两句话。

 

生活顺遂安稳,风雨不侵不入。

 

 

莫关山很快察觉有什么不对了——多了一个房间。

 

房间的总数其实未变,只是原先的储物间如今也已经被精致地装修过,甚至还贴上了米黄色的墙纸,作为客房似乎太小,可若用来储物,又实在太可惜了。

 

“贺天,这里是用来干什么的?”

莫关山进了房间仔细地看了看地上铺着的厚厚的毛毯,几次掀开又几次盖上——如果真的拿来当储藏室也实在是太大材小用了。

 

“儿童房。”

贺天的回答干脆利落。

 

莫关山的手当时就停在了半路,直想了许久才反应过来,而等到反应过来以后,别说是脸了,从耳根到脖颈一路都带上了淡淡的粉色。

 

莫关山不敢抬头看,可头顶明晃晃的便传来贺天促狭的笑声——有备无患。

 

艹!这种时候就不要考虑这么周全了好么?!

 

“你难道不觉得很快就会用上吗?”

冷不丁被人从后头拥住,谈吐之时暖暖的气流打在发烫的耳根上时却显得有些偏凉了,莫关山努力缓住自己的心律,挣了挣便想往外走。

“……赶紧闭嘴。”

 

“还是你想更早点准备起来呢?”

 

诶?

 

在被人直接摁在地毯上的时候,莫关山的脑子里刷的还是——这臭小兔崽子竟然敢拿体术来压我?

 

贺天的动作和他方才的话语一般利落,把人带到地上的时候还不忘拿着手臂护着莫关山的背脊,不过下面那毛毯也足够厚,躺上去感觉整个人都能陷在里头,只是这才新铺上不久——实在是可惜了。

 

这是莫关山绝对没有想到的情节,贺天的吻已经非常熟练,一路拨开唇片便长驱直入,左手撑在地上方便侵略,另一只手便死死压住了莫关山试图推开自己的手,气息蓦然便变得炽热激烈起来了,而当莫关山终于迷迷糊糊地回过神发觉吻已经结束的时候,整个房间便都已经充斥了两人的信息素。

 

仿佛为了证明他们有多渴求彼此,又是有多默契一样,不需要任何的暗示,他们便又默默交换了下一个吻,并任由它愈演愈烈,往更不可言说的方向而去。

 

“贺、贺天,还是去隔壁……”

贺天轻轻咬了咬身下人那带着水色的唇瓣,或许是Alpha天生的强势和支配欲,他并不打算接受这个建议。

 

“为什么?”

贺天的眼神分明就是胜利的野兽的模样,毫不讲理,任性而自满,无时无刻不在宣示自己的绝对性,莫关山不由一愣——太久没看见这个模样的贺天了,他总是差一些被过去记忆之中那小小软软的少年所蒙蔽,而忘了自己捡来的这孩子是个多么危险的家伙。

 

“让他干脆就早点在这里适应也好。”

贺天的笑意之中带着浓浓的暗示意味,莫关山本就因为缺氧而没回过神来,等反应过来这句话的意思的时候,简直恨不得掐死身上这个家伙。

 

——这小子到底在那几年里学了些什么狗屁玩意儿!

 

这黄腔开得比自己还溜。

 

不过还没骂出口,贺天便叼着那腺体,一路又吻到他后背,不等他回头说话,身下更是狠狠一个猛冲,他便连一个字都说不出,全归到了一声声难耐的喘息里去了。

 

莫关山记不得那天做了几次了,反正才稍稍偃旗息鼓一轮,贺天便假意皱着眉说什么“我们把成功率提一提。”翻过来便又是一回。

 

神TM成功率!赶紧给老子替你未来的儿子/女儿道歉啊!

 

在睡过去的时候,莫关山还在担心以后他们的家庭教育会不会直接往高速公路上狂奔,连收费站都不过的那种。

 

 

第二日莫关山理所当然地没起来,开始在床上思考人生。

 

他本以为自己大概也习惯这种接近瘫痪一般的感受了,毕竟当时有多爽,事后就有多惨——不过果然还是不行!

况且他现在不敢开口讲这件事,还记得他上次提起来的时候,贺天一边替他揉着腰,一边说什么果然还是缺乏锻炼,不过怎么听怎么都觉得那缺乏锻炼四个字里似乎包含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啊,好像有什么味道,挺熟悉的。

 

莫关山神游了一圈回来,看见面前的早餐不由得咧嘴笑了,随后毫不留情地嗤笑了出来。

“这么多年你还是只会做这个。”

贺天非但不尴尬,反而还很自豪的模样。

“试试看味道是不是和你做的一样?”

 

当年两人上街卖过好几时日的煎饼,贺天虽小,不过这玩意儿没太大技术含量,教了几轮又操练两下,自己很快就能负责在后头数钱了,别的不说,莫关山保证,贺天的煎饼手艺绝对是能出去卖的那种。

 

莫关山一边啃着饼一边还有些可惜,早知道当年就应该让他多学点东西,说不得以后早饭就能变着花样点了。

 

把最后一块往嘴里一塞,莫关山却忽然愣住了,他也不知道到底是该笑还是该笑才好。

 

他转过头去看向一旁那个假装在看风景的贺天。

“……如果我当初教你做蛋饼,你是不是打算把戒指塞到蛋饼里去啊。”

“可以考虑看看。”

 

“滚吧你!”

莫关山抓起盘子下头那枚戒指,到底还是没真砸出去——他真的没见过这么接地气的告白方式。

 

贺天在一旁笑了半天,好容易才回过劲来。

“不是挺好的吗?”

“好个屁啊!”

还来不及发火,自己的手便整个被贺天给抱住了。

 

“归根到底只是选择而已。”

贺天道:“我想要的就是这样的生活,想给你的……也是。”

 

——这些都是你的。

 

不知道是不是贺天这个人有毒,为什么只是抓住了自己的手,却好像连心也都被一并抓住了一样。

 

“……就这些?”

贺天看了看面前许久才懒洋洋开口的莫关山,又看了看他伸出的左手,展眉笑开了。

 

“艹,笑什么笑,还不给老子赶紧戴上!”

一路被莫关山使唤着把戒指仔细地擦了又擦,贺天慢慢地把它推到了对方的无名指上,随后拿了自己的放在了莫关山的手里,对着他的眼睛敛了神色,郑重开口。

 

“我,也是你的。”

 

这一次的吻不掺杂任何的情欲,任由阳光见证,任由心跳去记录,却亘古地胜过任何一次,迷失其中只能通过对方掌心的温度来确定彼此。

 

“你……这是哭了吗?”

“你TM不也是!”

 

那匹深陷黑暗的幼狼终于寻找到那用来辨别方向的明星,顺着它的指引走到了光明,而天边那炽热的孤星,也终于在夜幕殆尽的那一刻,迎来了它得以点缀的传说。

 

 

等待一小时,太久,

如果爱,恰巧在那以后。

等待一万年,不长,

如果,终于有爱作为报偿。

 

 

·END·《饲狼》全文完

————————————————————————

最后一段是艾米丽·迪金森的《To wait an hour is long》。

然后完结撒花啦!

第二篇长篇完结!~从1月6日开始,到4月3日结束,居然也写了三个月……中间主要被我拖太久了,本来应该在2月就完结的诶呀!

其实这次开篇的时候自己还笑过:诶呀,毛毛又捡了一次贺总啊这样。不过很可惜前面为了赶进度,没有把软趴趴的贺总写全,总感觉每一章都在成长,没调戏够有点可惜了。

 

这次最大的困难居然是来自三次元的……不过好在我还有很多很多的小天使在,真的是非常感谢。

然后是这次的感谢名单:小牛奶,橘子,啪啦,巧克力,蕾蕾,二六,枫糖,沐然,悟天,霜雪,以云,橘子,以云,小灰灰,小豆子,花花,RKRY,转转,爱丽丝,枫樱,鱼儿,三三,樱樱,阿逆,六斤,heidelbeeren,王炸,maya,菠萝,嫣然,血色,阿卷等等,还有好多好多!

排名不分先后啊!我拿着评论打的而已(捂脸)没想到有一天会有这么多小天使来爱我QAQ~给你们好多好多的么么啾❤真的好爱你们呀QAQ

 

这篇日后当然还会有番外啦~大家可以继续期待么么~

 

下一个应该是尽快填前不久开的那个?应该不会写太长,再接下去可能会是愿者上钩吧,还是蛮想试试刑侦的故事,虽然LO主这个智商可能分分钟在评论区被天使们给扒干净了HHH

 

小故事系列也还是会继续,欢迎大家疯狂来梗嗷!

评论(104)
热度(380)
  1. 577泊小雨 转载了此文字

© 泊小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