泊小雨

任何问题都可以投置顶质问箱。
贺红相关文微博ID:挣扎在死线的鱼。
只要有爱什么安利都吃,欢迎随时投梗,完结作品见年终集合,间歇性还债,目前沉迷金光无法自拔,本命竞日孤鸣。
追各种英美日剧,同渣基三,电五唯满侠,不混贴吧。

【苍竞】土味情话了解一下

.紧赶慢赶送给行雨的生贺,今天被学校烦了一天总算抽出时间,算是赶上了,一气呵成没检查,估计一堆毛病,仙女凑合着看吧。 @行雨。無盡的旅程 
.土味情话兔让我快乐(X)生日快乐!祝我行雨永远十八!爱你!

——————————————————

在给苍越孤鸣报上了夏日集训营后,竞日孤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光速收拾行李飞回了L国。自从当年和苍狼约定,每次取得一定学习成果就有奖励后,自己便落入了一个被动的地位,起初只觉得一个孩子又能要些什么?

多一点零花?或者想去某个地方旅行?想要什么新型轿车?

颢穹孤鸣给自己的权限极大,何况他自己本身就身价不菲,竞日孤鸣根本就不认为苍越孤鸣能够提出什么叫自己为难的要求来,却是不料,他竟然真的提出来了——

 

我想要和你交往!

 

被表白的那一瞬,孤鸣家从来引以为傲的智者足足花了近三分钟才消化完这个劲爆的消息。竞日孤鸣的睫毛微微抖了抖,随后总算记得挑起一贯的微笑,虽然这个笑容怎么看都有些为难。

 

可对面的那狼崽子却是不依不饶,抓着自己的手,还颇有些委屈:“祖叔叔明明答应过我的,你说过什么条件都可以答应的。”

 

是啊,是啊,什么条件都可以答应,哪怕是你想要上天,我都能考虑帮你去联系一下宇航员计划。

“我没有想到……”竞日孤鸣摇摇头,捏了捏眉间,“你换一个。”

 

苍越孤鸣的回答却是斩钉截铁:“不换,我只要这个。”

 

竞日孤鸣用他向来惯用的手法,打着太极把人哄了回去,随后果断给班主任打了电话,说是想支持一下高年级的暑期活动,而另一头,自己则开始了逃亡之旅。

 

他也不知道为何如此慌张。自己同其他智者多有交手,你来我往之间从来不落下乘,也遇到过更为棘手的对象,但从来游刃有余,凯旋而归,却没有一次是不战而逃,还逃得如此狼狈的。

竞日孤鸣翻着书,却是一行内容都没能看进去。他轻轻叹了口气,看那机翼在白雾般的云层中若隐若现。

一颗赤诚而年轻的心就放在自己的面前,奈何他不擅长对付这样的直白,这样的温度对于自己还是太过烫手了。

 

飞机安全着陆,竞日孤鸣联系了从前研究室的同事,一路笑着,言谈间便说到这段日子在苗疆的经历。

“太好了。”

对方忽然莫名其妙地回应了一句,竞日孤鸣不由疑惑地嗯了一声。

“你看起来很开心,何况很少看到你这样温柔的眼神,”对方转过头来看了一眼,“看样子是真的喜欢你的故乡不是吗?”

那人的脸上是大大的笑容,今日的阳光极好,映在他的脸庞上竟也看不出到底哪个比较灿烂。

竞日孤鸣收回了目光,有些为难地笑了出来——自己果然不擅长应付这种人啊。

 

拿好行李下了车,正准备后车厢关上,却听到同事疑惑地指了指自己家的方向。

“那一位是……你男朋友?”

竞日孤鸣难以置信地转过身,在看清眼前一幕的同时,突然很想重新上车踩到一百八十迈了——

 

苍越孤鸣不知是什么时候在那里的,穿着一身不符合气质的灰色西装,正靠在锃光发亮的劳斯莱斯的车门边上,手里抱着一大捆玫瑰,左手拼命地将自己打了蜡的刘海努力往上拨。

 

一定要说的话,这一幕大概只能用骚包来形容了。

 

同事极为识趣,看了一会儿后轻咳了两声:“诶呀,那就不打扰你们情侣时间了,我走了。”

回过神来的竞日孤鸣阻拦不及,等回头的时候,对方那辆小轿车已经绝尘而去,远远还传来玩笑似的口哨声。

 

竞日孤鸣这一刻非常不想承认这孩子是自己教出来的,如果让颢穹孤鸣看见怕不是能再次气到住院。

 

凹了半天造型的苍狼假装才发现人到了跟前,抹了把背头就跨着自信的步伐走过去,湛蓝的双眼紧紧地锁定住竞日孤鸣的脸庞,捧着一大束玫瑰,抑扬顿挫地努力用着小混混的语调开口。

“你闻到什么味道了吗?”

竞日孤鸣抽了抽嘴角:“……没有。”

“那怎么你一出来,空气都是甜的了。”

“……”

竞日孤鸣捏了把自己的手背。

 

居然是疼的。

 

“……你没感冒吧。”竞日孤鸣扶额道。

“不,我感冒了。”

苍越孤鸣的眼睛闪闪发亮,嘴角立刻盛开柔软的微笑,随后似乎又觉得哪里不对,拼命地把嘴角压了下来,装出一副痞坏的模样。

“你知道我为什么感冒了吗?”

竞日孤鸣突然不是很想回答了,可苍狼却自顾自地讲了下去。

“因为我对你完全没有抵抗力。”

 

完蛋了,这孩子没救了,扔回国重练吧。还是说L国是有什么毛病吗?明明前两天被告白的时候自己的乖苍狼还是很正常的啊!

 

另一头的苍越孤鸣心头却是装了只兔子般砰砰直跳,决定打飞的来告白的时候,自己还特意问了如今和女友甜甜蜜蜜的剑无极,对方啪地就扔过来好几张所谓的告白情话。

“今天一句,明天一句,后天就往民政局。”

虽然后面剑无极就被凤蝶狠狠地骂了没个正经,但苍越孤鸣还是拿着手机,表示牢牢地记住了这份人情。

 

感觉效果好像……不错?

很少看到祖叔叔露出这样诧异的表情,苍越孤鸣内心还有点小得意,不过很快就又暗自念叨起来:不能得意,不能得意,记住一定要帅!要有气场!

剑无极说的玫瑰豪车情话都准备好了,一切都没有问题!

“祖叔叔,我想去取一下东西。”

竞日孤鸣松了口气,正要点头,却被人隔着满怀的玫瑰抱了个结实。

“我来娶你了。”

 

竞日孤鸣深深地吸了口气,努力让自己冷静,默默告诉自己这是孤鸣家独苗,这是孤鸣家独苗,这才把人推开:“谁教你的?”

苍越孤鸣眨了眨眼睛:“没人教,自学成才!”

 

信你就有鬼了。

 

想了想苍狼认识的那帮人,竞日孤鸣心里很快就有了底:“苍狼,没有必要这样。”

 

此话一出,苍越孤鸣整张脸都垮了下来,突然没了气势的大男孩,就这么抱着玫瑰花的模样颇有些可怜。

“你知道我是谁吗?”

“是我的心上——!”

“打住。”竞日孤鸣头疼地戳了戳苍狼的额头,打断了后面的话。

 

“我不能接受什么都还没有开始就把我否认了……”苍越孤鸣拉了拉竞日孤鸣的衣袖,“试一试,就试一试,祖叔叔会知道我是最好的!”

 

你要我听话我做到了,你要我拿年级第一我也做到了,我不食言,祖叔叔你又怎么能骗我?

 

竞日孤鸣虽然很想说为什么不能,但却不知为何无法开口。最后只能安慰自己,年轻人喜新厌旧得厉害,不过再打段时间的太极,又或许不用过几日,他自己便有了其他喜欢的人呢?

 

微微叹了口气,忽略心头的些许烦躁,竞日孤鸣抬手揉乱了苍狼那头硬生生梳直的额发:“……好吧,就听你的,试一试。”

苍越孤鸣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简直不能想象自己听到了怎样的答复,随口他直接把那捆玫瑰扔到了一旁,把人只是再次抱进怀里。

“祖叔叔,帮我个忙?”

“嗯?”

“帮忙赶紧喜欢上我啊!”

竞日孤鸣决定回去就跟剑无极的班主任进行一次促膝长谈。

 

只是拍了拍那已逐渐变得结实厚重的肩背,回味了一遍之前那些话,竞日孤鸣却还是忍不住弯了嘴角,笑了出来。

 

“乖苍狼,以后不要再讲这种话了。”

“诶?但是明明很有效——”

竞日孤鸣点了点那已经比自己还要高出一个头的孩子的鼻尖:“祖叔叔更喜欢原来的苍狼啊。”

 

苍越孤鸣红了脸,胡乱地点了点头,更加坚定回去请剑无极吃饭的内心。

真的太有效了!


·END·

评论(18)
热度(93)

© 泊小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