泊小雨

直男无误,欢迎推荐起点文。
贺红相关文微博ID:挣扎在死线的鱼。
只要有爱什么安利都吃,欢迎随时投梗,完结作品见年终集合,间歇性还债,目前沉迷金光无法自拔,本命竞日孤鸣。
追各种英美日剧,同渣基三,电五唯满侠,不混贴吧。

【贺红】饲狼[ABO](三十)

“老大、老大!天哥他没事吧!”见到莫关山回来,阿飞匆匆忙忙迎上前去。

之前贺天许诺说一定会一起回来,结果却又一个电话叫他过来把莫关山给抬了回去,两人只打了个照面便分开了,之后他便一直挂心贺天的事,毕竟贺天当时走的时候状态实在不怎么样。

 

中午不知从哪里来的一个电话,老大便又火急火燎地赶了出去——不必细想,能让老大这么着急的估计也就天哥了。

 

“他能有什么事!”

莫关山下意识地抹了抹鼻子,随意地回答了一句,阿飞安了心,正要再问些什么,眼神却停留在对方的嘴角。

“诶,老大,你嘴巴怎么了?”

 

莫关山的神情立刻变得不自然起来,摸了摸嘴角后暗骂了一声艹,赶紧转身走入后厨,只留下一句。

“……被狗啃了!”

 

阿飞还没愣过神来这句话的意思,柜台那处便传来对方的责问声。

“地板拖了没?”

“为什么后厨的碟子还没洗?”

“那桌的东西收了没?我不在的时候你又在偷什么懒!”

 

阿飞看着面前那一大叠的碗碟开始怀疑起了人生——

 

他是不是又问错问题了?

 

 

在看到贺天总算从房间内走出来后,肖宇终于松了一口气,果然到最后还得让大嫂出马,肖宇观察了一会儿对方的表情,试探着凑近道。

“那、那什么,贺呈他在外面等你。”

贺天点了点头,无论如何他都不能再退缩了,剥夺者也同样是被剥夺者,过去的他所无力挽留的事物,如今是时候将之牢牢握住了,在这一点上自己和贺呈的立场是相同的。

 

贺呈正靠在车门边,见得贺天出来表情有一瞬间的放松,随后将放在口袋中的手抽出来,打开车门,回头问了一句。

“走了?”

“嗯,”贺天答道:“走吧。”

 

两人本就都不是什么善谈之人,纵然是兄弟,待在一起的时候却也并没有什么多余的话可讲,从肖宇的房子回老宅还需要一些时间,贺天半眯着眼睛似乎是在休息,又似乎是在思量着什么,不知行至何处,贺天却忽然开口。

“哥哥,关于当年的事情,你还记得多少?”

贺呈知道他在说什么,却并不知弟弟问旧事的缘由,只能摇摇头道:“等我到的时候一切都已经结束了,这件事因为比较敏感,父亲当时都没有让警方介入,而你……”

 

贺呈的表情显得有些内疚,当时他应该一同跟去的。

 

“当时母亲并没有打算带我出去,毕竟我那个年纪还不能接受圣食和圣酒。”

贺天的语气有些微沉,语速似乎还有些缓慢,似乎在斟酌着什么。

“是我自作主张偷跑到车上,跟着母亲一起去的。”

 

贺呈一时语塞不知该说些什么,其实贺天去或不去,如今的答案都已经没有变化了,毕竟他是活下来的那个人。

 

“然而这和你也依旧没有关系。”

 

身旁的人没有回答,拒绝了任何的回复,也没有后续,眼神闪了闪却是直接换了话题。

“老头子的那批货已经到了?”

贺呈点了点头,微微抿住了嘴,从这一刻开始所有的行动都必须小心谨慎,他们对付的是自己的父亲,同样也是一个互相知根知底的敌人。

 

下车之前,贺呈忽然拉住身旁的贺天,低声嘱咐了一句。

“行事小心,父亲已经有所发觉了。”

“那就直接搬到明面上来吧。”贺天顺手将车门合上,弯着眼睛笑道:“这不正是他想看到的结果?”

 

贺呈无法反驳,却是莫名想起父亲带着他们两人一起看歌剧的场景,他将贺天抱在膝头,左边是父亲,右边是空空如也的座位。

 

在故事的结尾,拉伊俄斯横死,俄普狄斯流亡,龙争或是与虎斗,除了两败俱伤又能如何?

父亲期待的又到底是一个怎样的结尾呢?他或者贺天又期待着一个怎样的结局呢?

 

 

蛇立一脸嫌弃地看着身边的座位,拿着手指在餐桌上一抹,皱起了眉头。

周围的人群来来往往,人声鼎沸,若用普通的快餐厅来衡量这家店的水准,看起来确实还不错,但如果按照贺天和自己的身份来看……

“怎么,贺总?被你爹克扣工资了还是怎么?来这种地方吃饭?”

 

还穿成这样。

蛇立不由鄙夷了一声贺天身上那穿得整整齐齐的西装,亏他还以为今天能吃一顿好的。

 

贺天轻笑了一声:“我可是在这里打了两个月的工,也不知道是谁给我选的人。”

闻言,蛇立不由尴尬地咳了几声,不少人知道他和贺天私交不错,刚好蛇立又是个好美人的家伙,用来塞人可以说是上上之选,他还特意给贺天挑的那种没经验的雏,谁知道就这么刚好的挑了有心思的。

 

对方这么一说,蛇立立刻便知道这里是谁的店了,眼见着面前这人目光在另一头直打转,莫名感觉头顶开始发光——你来谈情说爱,拉上我干什么?

“赶紧讲正事,大家都很忙的。”

贺天终于把目光收了回来,不由讽刺道。

“你还能忙什么事?”

虽然这么说着,手指却是蘸着清水快速地在桌上划了几个字,蛇立看着笔画不由诧异地咦了一声。

“……你确定?”

贺天点了点头:“你们那边是什么意思?”

 

“我们?”蛇立眯了眯眼睛:“我们永远站在胜率大的那一边。”

贺天不由轻呵了一声:“南街这么大块的肉都养不熟你们。”

“这怎么够?我的胃口可是很大的,贺总。”

蛇立揉了揉下巴,脸上又露出贺天看了许多次的奸商的笑容。

 

“也行啊。”贺天的嘴角勾了勾,潇洒地靠在椅背上,硬生生把这塑料椅给坐出了西餐厅的味道。

“没有付出没有回报,我总要看到你的诚意。”

 

“你以为你要做的是什么?”蛇立为难地皱了皱眉:“你这毁的可是一笔大单子,届时别说是我,整条道上的人都得搭进去。”

 

“所以呢?”

 

蛇立思考了许久,仔细看着眼前的人——贺天的表情却是毫不在意的模样,仿佛说得是一件无所谓的事。

他也在考量,七年的时间,他见证了贺天一步步走入这片泥潭的过程。沾了泥潭的人,即便只是在边上经过,也同样没有一个是能逃脱的,他已经站在了最后的阶梯之上,一步即为沦陷,一步却也可君临。

 

——若是得不到父亲最隐秘的两条黑线,那倒不如直接毁掉。

 

这便是贺天的决定。

 

“好吧。”蛇立看了贺天许久,忽得笑了出来:“那我就当是舍命陪君子了。”

 

拿着排挡中常见的玻璃杯,喝得还是最普通的啤酒,谈得却是性命攸关的大事,在这种场合下看起来实在太过违和,蛇立撇了撇嘴到底还是抬头一饮而尽。

他的赌运向来很好,眼光也从来很好,贺天更是他这辈子押得最大的一注,好在贺天也从来没有叫他失望过。

 

反正虎口谋食这种事,他也早就做惯了。

“什么时候动手?”

“就这几天了吧。”贺天开口道:“那批货我找人已经扣在海关了,过不了几天老头子就会动身。”

 

蛇立了悟,脸上不由露出几分期待的笑容,父子相杀这样的戏码并不多见,而且贺天本就是钦定的下任家主,若是足够有耐心,这一切迟早也将落到他的手里。

 

但是他已经等不及了。

蛇立透着透明大门观察着忙碌的莫关山,心下一片清明——或者说他不愿再等下去了。

 

莫关山早就看到那“花枝招展”的贺天,客人都换了好几批他还和蛇立在那里聊得开心——说起来他们俩到底什么时候这么熟的?

 

他时不时可以感觉到有道目光有意无意地从身上经过,紧张得有些不敢回头看,只能低着头顾着在那头找事干,好容易才等到背后那发烫的感觉消失,还打算松口气,再回头时却发现贺天就站在自己的身边。

“晚上我来找你?”

面前还有客人,莫关山不好发脾气,只能含含糊糊地回答了一句。

“……爱来不来。”

 

几个客人都已经是老主顾,一直听说店老板手艺虽好,就是脾气太差,倒是难得看到他这副尴尬的模样,也算是长见识了,心下不由开始暗自揣测来人和莫关山的关系。

 

贺天一身穿得正式,长相也颇为不俗,和这家店看起来有些格格不入,不过当站在莫关山身边时,周围的气场便柔和下来,显得格外合衬。

 

这位怎么看才像是正主,这么多年难道老板一直喊错了?

 

正想得开心,贺天忽然侧身在身边人的脸上亲了一口,吓得莫关山当时就把抹布给扔地下了,等反应过来的时候,贺天早就跑得老远,还不忘隔着玻璃门冲他挥手,那模样实打实地讨打。

“我艹!贺天你TM有本事别跑!”

 

几个客人赶紧眼观鼻鼻观眼,假装什么都没看见,任着莫关山又替他们抹了三遍桌子,心照不宣地想——果然叫错了,应该是老板娘。

 

 

阿飞下午照常来帮忙,这几日好容易摆平了丈母娘,心情也颇为舒畅,送走最后一批客人后,他便舒舒服服地打了个哈欠,正抬头却看见自家老大盯着那时钟不知在看些什么。

 

说起来今天一天老大都看好几回了,是有谁要来么?

 

想着张嘴正准备再打个哈欠,却在看见来人的一刹那给卡在了半路,下巴差些脱臼。

“天、天、天、天哥!!!你没事啊!!!太好了!!!”

阿飞连忙从座椅上跳下来,赶上前去绕着贺天看了好几圈,确认对方确实无碍后,这才松了口气。

 

这么多年下来,纵然阿飞他确实有些迟钝,不过好歹也还是看得懂气氛,就在贺天简单地回复了几句之后,他便立刻了悟之前老大那些不自然的行为。

 

“老、老大,我妈找我,我先走了啊明、明……!”

那个天字都还未吐出来,阿飞便对上贺天那双探究的眼睛,阿飞感觉自己这辈子的智商和情商应该都TM押在这里了。

 

“我、我还有好多活呢!得、得多耽误几天……你们慢聊,有事再找我!”

莫关山被这几句说得莫名,转头却只看见阿飞逃也似的背影,还想再看两眼的时候,贺天却遮住了他的视线,直接卷着袖子便逛进了后厨。

 

都是贺天干熟了的活,莫关山只要在那头监工就好,因而也是乐得自在,当然嘴上也不免来说两句痛快痛快。

“所以,你过来就是义务劳动的?”

贺天将碗筷重新整理推齐。

“当时和你说好了三个月,还倒欠了你一个月的工没打。”

 

听着这句,莫关山暗自切了一声,新仇旧恨不自觉也都一并涌上心头。

 

“你就欠我一个月?”

贺天正冲着手上的泡沫,听着这句不由展颜一笑。

“你想要多久?”

 

莫关山不敢抬头,只专注刷着手上的手机,可贺天不愿放过这样的机会,索性直接转身把人给困在自己与后头的墙壁之间,顺手直接摁了手机的锁屏,低下头去寻找对方的眸子。

 

有些话其实不说两个人都已经知道,但是若是说出来就好像足以结契,就好像能够成真一样。

 

这个人等了这么久,贺天想,那么他应该也有足够的耐心等到对方的答案。

 

简简单单几个字却仿佛力如千钧,莫关山从没觉得这么难开口过,贺天看着对方有些为难的表情,想着是不是还是太过为难,正准备起身,却是猝不及防被莫关山给拉住了领带。

 

一种淡淡的希冀便从心底宛如新芽萌生。

 

“你希望我怎样?”

贺天放缓了语气,将手掌覆上对方的手背,似乎希望能磨平对方的不安。

 

“……留下来。”

莫关山好容易才憋出三个字,声音虽轻,然而在只有两个人的狭小空间之中却显得格外清晰。

 

这就够了,贺天强压着心下小小的雀跃,顺着这个姿势,试探着从对方的睫毛,慢慢移动到嘴唇,漫长得仿佛一生。

“好”

鼻尖夹杂着淡淡的洗洁精的柠檬味,还有一股不知从哪里来的香甜的味道。

 

贺天身体一僵,不由停下了动作,哑声问道:“……你不会……”

莫关山的手微微抖了抖,随后不自觉地移开了视线,他也没料到对方的信息素带来的影响这么大,按理说离自己的发情期应该还有三天才对。

“……应该还有三天的。”

 

可火都烧到这里,叫谁喊停都不是一件可能的事,贺天又试着吻了吻莫关山的手背。

“那我……可以继续么?”

 

这个回答的时间似乎更长,长到在听到对方应允的那一瞬间,还总觉得是一种错觉。

 

“到楼上去。”

 

贺天的手甚至都渗出汗来,走在楼梯上的每一步都感觉踩着棉花一般,他花了很长的时间和他拥抱,反倒被莫关山给嫌弃了一通的不干脆,贺天无奈地皱了皱眉眉,索性直接把人压在了身下,不管不顾地将收拢的信息素释放了出来。

 

“好,那就来点不干脆的。”

 

TBC

———————————————————— 

下章正式开车,开标记车了,LO主的小毛驴又要登场了!(喂)

LO主昨天开学,差不多等于忙了一天,今天刚上完课回来了嗷,看到好多小天使的回复,而且都!超!级!长!我竟然都没来得及回,等等,我先去回评论嗷!

因为开学比较忙所以可能不能日更了,但是有时间我都尽量会更新的,最起码一周还是会有两更的嗷~爱你们QAQ~

评论(101)
热度(239)

© 泊小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