泊小雨

任何问题都可以投置顶质问箱。
贺红相关文微博ID:挣扎在死线的鱼。
只要有爱什么安利都吃,欢迎随时投梗,完结作品见年终集合,间歇性还债,目前沉迷金光无法自拔,本命竞日孤鸣。
追各种英美日剧,同渣基三,电五唯满侠,不混贴吧。

【沈王三十题】相隔两地的电话·意外的求婚

现代PARO。


现代PARO!很重要!


现代PARO!很重要说两遍!


翻到的恋爱三十题很多都是现代模式的,挑选起来有些麻烦,所以原来的恋爱三十题里其实有很多其他三十题混进去过……终于可以爽快写那些没写成的题目了,好开森_(:з」∠)_


看标题就知道有多甜系列,顺便我除了在番外里应该从来没有扔过刀子恩。


⑪相隔两地的电话⑫意外的求婚

——————————————————————


“呼——”整理完手头上的案宗之后,工作才算是勉强告一段落,沈浪将手中最后一份文件扔在了桌上后抬头看了眼时间。


晚上十一点整。


最近正忙着解决手头上的几个案子,其中一个人命关天,已经跑了好几天的警局以及犯罪现场,和家里那位也有小半个月没有联系过,估摸着再不报个信,可能等自己回去以后连家门都不用进了。


想着时间差不多,就顺手拿起了电话熟练地播了一串数字。


没能接通,沈浪一副‘果不其然’的表情。


第二通也没能接通,沈浪的眼里带上了些许无奈。


第三通……


忙音响到最后,电话终于还是被接起来了。


“哟,沈大律师怎么想起给我王某人打电话了?”


“王董事长莫要怪罪,我最近如何你不是最清楚的么?”听到王怜花那头轻哼一声,沈浪不自觉地也表露出了几分笑意。


他人他或许不知,但王怜花他自然是清楚的,自己工作重心目前已经算是基本集中在中国了,然而当初留学时有不少美国的律师同学,也曾闯出一片天地,认识他的人都无比信赖他的能力以及人品,偶尔也会接到一些美国的生意。


王怜花的人则遍布各地,而最大的一个,作为自己的助手都已经快三年了,用着很顺手,自己也就不想拆穿。


只是每每想到这里沈浪总有些哭笑不得:也不知道自家这位管得自己这般紧到底是想干什么。


几句交谈寒暄之间,王怜花算是勉强原谅了被放置了一个月的事实,开始聊起来公司的事,七拐八拐又聊到朋友的事。


“朱七七又出新的电影了,这次影后恐怕非她莫属……”


“熊猫儿在警局快忙出病来了,不过看着吧,两年内这局长的位子妥妥的,正哭着叫你回去替他办案……”


“金无望啊,他们部队前几天去新疆那里支援去了,也不知什么时候回来,让我看还是呆在那里吧……”


打开了话匣子的王怜花想到什么说什么,平日里也大多是这样,一个讲,一个听,那样神采奕奕又有些孩子气的王怜花很少有人能看到,若是让那位被压迫了五年的秘书先生看到这个场面,恐怕那副眼镜都要戴不稳了。


沈浪大多数时候都只是笑着看着他,然后一声一声地应着。


“沈浪,别光我一个人讲啊,你也说说你的事。”终于把这一个月的事情和牢骚都倾诉完了的王怜花这才缓下自己的语速,躺在办公室的沙发上等着对面人开口。


“是……没什么好讲的,其实我也不过就是想听你的声音。”


那头的人明显被噎住了,轻咳了两声,传来一句:不害臊。


然而这语气听上去很是开心,结尾的声音似乎都快飘上去了一样。


沈浪也并不趁胜追击,在王怜花的百般询问下,老老实实地交代起现在的案情。


 


被告人目前深陷一场连环杀人案之中,几乎所有的证据都指证了他,从身高体型再到年龄和认识的人群,甚至还有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又出来的证人也当庭指正了他,但根据自己的观察来看这一定论实在是为之过早,幸而有小部分证据倒是有利的,但很明显要推翻在他人眼中的既成事实并不容易。


“监控并不存在?”


“是,那段时间所有作案现场的监控,要么就是监控不到,要么就是被抹消了。”


对方非常谨慎,而且考虑周全,现场从毛发到指纹都搜寻不到,简直细致到了变态的地步,所有被害人遇害之时表情也都极为安详和幸福,经检查似乎都曾吸入过乙醚作为麻醉,而后才进行了作案。


作案人的分尸手法也极为细致,一定是专业人士。


“犯罪人并不希望受害人痛苦,手法熟练,准备充分……”王怜花想了一会,快步走到了电脑前,大概几分钟后,点开一桩医疗事故的新闻看了许久,嘴角这才带起了笑意。


“沈浪,查一下一桩十年前在华盛顿州医院的一件医疗事故案,时间是****,当时作为医疗事故已经结案了,但是家属对于尸体仍然保留有疑问,多次上诉因缺少证据而无疾而终。”


 


将所能查到的文件迅速传了过去后,王怜花换了手接电话说道:


“不妨猜猜……”手指在键盘上敲动几次以后,笑容更盛,似乎觉得事情变得有趣起来。


“你觉得是那个人的孩子。”沈浪此时正草草扫完这桩所谓事故,新闻里只有不足五百来字的介绍,但他心下已经有了一些门路。


只是电话那头的人似乎对于‘这么快就被看穿’这件事并不感到高兴:


“难道你已经看过了那份案宗?那个少年可不是第一次作案了,虽然那几次都没成功……”王怜花嘲笑着他准备实在不够充分。


“怎么会,我才看到那条新闻。”听到对面人这么说,沈浪这才找起来华盛顿州的少管所人员的资料。


沈浪这句话于王怜花听来简直就是挑衅,但不得不承认,沈浪在搜查这方面实在是很强,便是一点点的蛛丝马迹他都能找出门道来,实在该进刑警队和熊猫儿处一块儿。


王怜花便只能安慰自己,就算如此不还是栽在自己身上,算下来还是自己更胜一筹。


 


“怜花,你怎么会想起这桩?”


“其实你也察觉的不是,犯罪现场离那所医院不过几条街的距离,那家医院来来去去不就这么点新闻,非正常死亡查查也清楚,你既然觉得凶手绝不可能是那里的医生,那就从家属……”王怜花细细解释起来“至于为什么是那个孩子,我只是觉得他的那双眼睛,和以前的我很像而已。”


沈浪呼吸一滞,想起了当初王怜花在楼顶看向柴玉关的那个眼神,冷得让人发寒。


“只可惜我还能报仇,然而他却再也没有这个机会了,他的父亲在五天前已经死了。他所有细心的安排,所有努力的排练全都白费了。”


五天前开始,这桩让所有人惶惶不可终日的连环杀人案陡然截止。


沈浪抚过刚刚打出来的那个孩子的资料,温顺地笑着,任谁人看都觉得是一个好孩子,但这样的一个好孩子却有着一双捂不热的眼睛。


“报仇的对象自己死了,恐怕这个孩子正迷惘地不知如何是好吧……”说到末尾,王怜花的声音听上去不知是缅怀还是遗憾亦或是嘲笑了。


“怜花。”


“恩?”


“你有我在。”


听筒那头顿了几秒就传来嗤嗤的几声笑。


王怜花在沙发上解开了领带,坐起身,目光望向对面他们第一次相遇的大楼。


可惜那边的人看不见王怜花眼眸下的泛着水色的温柔。


 


“真是的,难得你打一个电话,竟然还这么扫兴。”自己已经不是从前的自己了,有些事该放下,有些人要抓住,这他都知道。


“那就说些不扫兴的。”沈浪关掉那些烦人的文件,打开了最近的机场网址。


“王怜花,我们结婚吧。”


一句话震得王怜花差点拿不稳手机,许久都没有反应过来。


“……等等,沈浪你……”


“我帮你订好明天的机票了……”


“谁和你说这个了!”王怜花立刻写了几行字交给了秘书。“这种事你这么草率的么?”


“都要三年了,哪里草率?”


不等对面人反驳,沈浪又重新说了一次。


“我们结婚吧。”


 


模模糊糊听到话筒那边秘书说着飞机已经准备好了的一句后,沈浪便转身关掉了机票的待付页面,开始策划其他的事情,选择性忘了手头上还有一桩命案等待七天后开审。


“你想要什么样的房型?要不要花园?等等,我看看郊区那里的……”


“沈浪,在你跪下来正式求婚之前我还不会答应!”发觉自己根本插不进话后,王怜花选择了直接挂电话这种比较简单粗暴的方式来回答。


还来不及说“如果你不介意嫁的话”耳边就只剩下一片忙音了,沈浪笑了笑,只得关掉中介页面,重新开始整理手头上的线索。


已经十二点整了,今天看起来会很忙碌。


 


而那头飞机上的王怜花想了又想,却还是掩不住嘴角的笑意,顺手就编辑了一条微博:


“今天他向我求婚啦,但是电话求婚果然太草率了,小爷并不打算答应哼。”诶特了几位好友后,就开始指使手下人订酒店,安排旅行。


 


不仅仅是这三年,还有以后的三年,六年,九年。


我会与你一直在一起,直到我们的故事结束。






——————————————————————


—“今天爱人向我求婚啦,但是电话求婚果然太草率了,小爷并不打算答应哼。@朱七七V@洛阳公安在线V@金戈铁马”


转发:40K 评论28K 点赞:50K 


—今天花花嫁出去了么:卧槽,手刹,快看我刷出了什么!


—花花全国后援团:卧槽卧槽卧槽有生之年!沈王党抱紧我!


—萌萌软软爱自由:熊王党哭晕在厕所,今天起站沈王了(手动再见


—朱七七V:呵,恭喜。@熊不瓜


—洛阳公安在线V:恭喜,这个造孽的终于有人管了,记得一定要请我喝酒啊!


—金戈铁马:……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比较好,但还是恭喜。


—朱七七V:@金戈铁马 这个时候只要微笑就好了。


—沈浪全国后援团:卧槽楼上一堆都是神马啊!我要报警了嘤嘤嘤,顺便你们都忘了诶特一个人啊!@沈浪V@逐浪


—哭哭唧唧没人管:日常傲娇打卡(1/1)哔——


—楼上都是我媳妇:喂,幺幺零么,这里有人虐狗,对,快点,场面要控制不住了。


—甜不辣好好次:快把朕的草莓味至尊狗粮拿出来(不就是要膝盖么,拿去!


—一直在种草:啊啊啊啊我管不住我的麒麟臂了,新鲜出炉的沈王文:网页链接


—巴拉拉变不变:卧槽种草大大好速度= =!!!


……………………………………



评论(19)
热度(53)

© 泊小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