泊小雨

任何问题都可以投置顶质问箱。
贺红相关文微博ID:挣扎在死线的鱼。
只要有爱什么安利都吃,欢迎随时投梗,完结作品见年终集合,间歇性还债,目前沉迷金光无法自拔,本命竞日孤鸣。
追各种英美日剧,同渣基三,电五唯满侠,不混贴吧。

【沈王三十题·番外系列二】花样PARO(1)

其实就是脑洞的分享系列,源于二十五字微小说,但因为LO主是个话唠,所以有(SUO)些(YOU)地方估计得超字数,叔侄PLAY已经在预定列表上了,如果有喜欢或者想看的PLAY和PARO记得敲打LO主。

 

LO主正打算筹梗来着。【前方一片刀糖交合,请小心食用】

 

———————————————————————————

 

—Soul Exchange(灵魂交换)—

 

王怜花一觉醒来就发现事情有些不对,毕竟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就睡在身边这种事情不是人人都能拥有的。

 

与王怜花的震惊相比,沈浪看起来就要镇定许多了,甚至还饶有兴致地和王怜花开始探讨这场闹剧的原因。

 

而后王怜花又是何人?绕过了许多弯以后,原本吊丧的一张脸又变得生动活现起来,盗用沈浪的名声这可不是什么时候都能得到的机会,而且这会儿……王怜花探知了一下体内充沛的内力以后,更是打定主意要将反压计划上纲上线地筹划起来。

 

那头的“王怜花”不由打了个喷嚏,揉了揉自己的手,哀叹自己大概又得忙一阵了。

 

 

 

—Out of Character(角色性格偏差)—

 

“沈浪,你这狗儿子给你爹爹听着!大爷我坐不改名站不更姓,就叫王怜花!”

 

面前看上去面如冠玉的公子气的不行,眼中隐隐都是杀气。

 

“呵,我道是何人,不过是手下败将而已,不足为道。”

 

他面前的人则饶有兴趣地打量着他,目光露骨,吐口却是冰冷的嘲讽。

 

 

 

—Smut(情[咳]色)—

 

“沈……你个鬼……慢——”细细碎碎的喘息最后终结在一声轻呼之中。

 

 

 

—Horror(惊竦)—

 

寻遍了整个冰窖都没有发现任何出口,王怜花此时已经开始不大清醒了,耳边原本自己粗重的喘气声也被母亲的笑声盖过。

 

 

 

—Crossover(混合同人)—

 

那年沈浪误入一处山崖,看到一名女子带着了然的笑容静静坐在谷底任玉蜂飞过,那般的笑容他也曾在另一个人脸上看过,但他再没能等到那个人。

 

 

 

—Raid on(突/击/检/查) —

 

沈浪轻车熟路地走进花街的后门,数秒后拎着面色尴尬的男子出来了。

 

 

 

—Cross Dresser (变装者)—

 

得知曾经七七逼这小魔头穿过女装还吊得人少年痴心一片后,沈浪就一直在做着某些不大能说出口的打算。

 

 

 

—Kinky(怪/癖)—

 

王怜花摸着脖颈上根本盖不住的吻痕气的发抖,无论说多少次那人最后总会在看得见的地方留下印记。

 


 

—Episode Related(剧情透露)—

 

风口的男子被朝阳映红,那张脸上没有玩世不恭的笑容反而满是疲倦。

 

沈浪觉得心弦仿是被人轻轻拨动了一下,才发觉什么叫:情不知何所起。

 

却一往情深。

 

 

 

—Angst(焦虑)—

 

偌大的冰谷里只有自己唤那人名字的声音,没有任何的回应,沈浪握紧了手企图让自己冷静下来,但颤抖的指尖明显暴露了他的内心。

 

 

 

—Unresolved Sexual Tension(未解决X欲)—

 

王怜花抱着身上的人,只觉得身上每一个细胞都在喊着疲惫,刚刚去过一次之后便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沈浪看看怀中熟睡的爱人和还半硬着的欲望,无奈还是选择抱着对方先去清理。

 

 

 

—Time Travel(时空旅行)—

 

另一个世界的沈浪和七七生活的很好,而王怜花选择了不再打扰。

 

 

 

—Suspense(悬念)—

 

“沈浪,猜猜我的礼物是什么?”

 

沈浪努力让自己的目光从衣柜里露出的粉色衣角上离开,诚实地回答:

 

“不知道。”

 

 

 

—Original Male Character(原创男性角色)—

 

他从未让人知道自己的那个师傅竟然就是江湖中的“千面公子”,以及自己的师娘其实是沈浪的事。

 

 

 

—Death(死亡)—

 

沈浪看看手中画卷上的自己,习惯性地又抚摸了旁边的印记,这是最后一次了。

 

终于能见到他了,曾经沉寂的心在生命最后一刻却开始了跳动。

 

 

 

—Fetish(恋物癖)—

 

听说王公子的衣柜里各式各样的红衣起码有数十件,而一大半却是沈浪置办的。

 

 

 

—Parody(仿效)—

 

刚教训了一窝小贼的王公子心情并不见转好,他也不知道自己做着这样的事情究竟是为了怀念谁。

 

 

 

—Sci-Fi(科幻)—

 

“AF7843号听到请迅速返回舱内,AF7……”

 

“闭嘴!”王怜花看着已经损伤严重的警报,依旧不管不顾地关上了接听器,微微喘着气,目光中只有万千星辰里那台银色的机子,反而笑得越发开心起来。

 

棋逢对手,好戏才刚刚开场。

 

 

 

—First Time(初次)—

 

偶尔沈浪也会回想起与那人的初次见面,那个狐裘华服的少年就这么毫无预兆地走进他的生命。

 

 

 

—Crackfic(片段)—

 

待沈浪进到房间后只看见刚睡醒的王公子在床上发愣,平日里总是咄咄逼人的那张脸反而显得有些可爱起来,想着手已经揉上了那人的头顶,如预料一般的柔软。

 

 

 

—Accident(意外事故)—

 

王怜花的酒量其实并不差的,然而架不住熊猫儿不知从什么地方拿来的酒,七八种混在了一块,是个人恐怕都招架不住,竟也喝得烂醉。

 

然而沈浪倒是很意外这人的酒品很好,起码在自己怀里眨巴眼睛乖得跟个猫咪一般。

 

 

 

—Siesta(午睡)—

 

沈浪并没有午睡的习惯,往日里总是有事要忙的,但如今看着在自己腿上酣睡的某人,阳光正好,倒也有些犯困起来。

 

 

 

—Vindicate(告白)—

 

两个人在一起其实非常的自然,甚至没有过正式的告白。

 

不过某一日并肩行在了路上,那个人回眸笑的样子太过温柔,突然就想看一辈子了,然后就真的走了一辈子。

 

 

 

—Adenture (冒险)—

 

当沈浪推门看到院中不请自来的王怜花时,嘴角带着几分好笑,但心里却满是兴奋,很明显他们或者准确说自己,又有麻烦了。

 

 

 

—Crime (背德)—

 

耳鬓厮磨,两个人都意还犹未尽,男子与男子之间自然是背德,但是他王怜花从来又怕过什么呢?

 

 

 

—Fantasy(幻想)—

 

小时候王怜花也曾想过娶一个如母亲一般美丽的女子,守着她过完一生。

 

然而事情和他原本想的发展差太多,幸而最后的结局没有太差。

 

看着难得毫无防备的沈浪,王公子得意洋洋地想道。

 

 

 

—Future Fic (未来)—

 

两个人也将并肩在别人的故事里,走出他们自己的故事。

 

 

 

—Humor (幽默)—

 

当王怜花说出干脆就在一起过的时候,沈浪真的以为不过是个笑话。

 

 

 

—Hurt/Comfort(伤害/慰藉)—

 

王怜花与沈浪斗了一辈子,然而终于将剑插入对方胸口的时候,心里却并没有原本想想的那般开心。反而在替那人治好了剑伤,他握住了自己的手之后,自己才感到了一种从未体验过的庆幸。

 

 

 

—Poetry(诗歌/韵文)—

 

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莫相识。

 

 

 

—Romance(浪漫)—

 

深谙此道的王公子从未在体贴爱人之上落于下风,今日写一句“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做了信笺随着时节的花放于床头,明日便一句“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随着小像寄过去,一年半载下来竟也有小半箱。

 

 

 

—Spirtual (心灵)—

 

沈浪总说最爱自己那双眼睛,却不知自己最爱也最怕他的那双眼睛,在那双眼睛面前自己的心思总是无所遁形。

 

 

 

—Tragedy (悲剧)—

 

王怜花大仇已然得报,自然再无理由与沈浪纠缠下去,他自去行他的侠义之道,自己也合该当自己的贵公子,自此天各一方,再无交际。

 

 

 

—Western (西部风格)—

 

听说最新来的那个枪手很是厉害。这句话已经被说了百八十遍了。

 

王怜花不屑一顾地嗤笑了一声,继续喝手中的啤酒。

 

忽而门口的光被一个身影挡住,一个瘦高的男子风尘仆仆地推门进来——脸被光晒得黝黑,那目光却凛冽似剑,如沙漠中最凶狠的鹰。

 

周围的人都停住了议论,小心打量这个传说中的枪手。

 

王怜花突然觉得有趣起来,推开座椅向他靠近。

 

“兄弟,有没有兴趣今晚来一把?”

 

 

 

—Business(商业)—

 

云梦企业的继承人,王怜花公开出柜了,这个新闻几乎占据了当时整整一个月的头版头条,而对方爱人的身份也更显得扑朔迷离。

 

一时间网上嗤笑的,辱骂的,支持的,感动的比比皆是。

 

贴吧上关于纠结王怜花性向以及扒曾经情人的帖子也是不胜枚举,全线飘红。

 

而这个事件中心人物此时正一脸愉悦地拉着自己的爱人翻看这些帖子。

 

“沈浪你快来看这个,笑死我了,诶,你说怎么会有人以为熊猫儿是我对象啊,那个不解风情的家伙,至今还在纠结要不要和朱七七表白呢,哈哈哈。”纤细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快速滑动着,直到看到一个加粗大写的【内部消息:WULI花花的对象应该是仁义公司法律顾问沈浪啊!】这才停下来细看。

 

下面帖子细扒了这个沈浪的身世,原本极辉煌的沈家在上一次柴玉关连同多家公司的恶意合并,以及不赶巧的全球性经济危机之下走向了没落,但饿死的骆驼比马大,沈家在商场上依旧还是有些分量的,而后当时的沈家独子沈浪对公司进行了体制改革和重新编制,在公司渐渐好转之后却又扔下了担子,转头出国去攻读法学了。

 

而后就经常在各个国家学习,已经读完了法学和经济学的学士学位……

 

王怜花看得津津有味,沈浪则只是看着对方的侧脸,无所谓地笑了笑。

 

之后则是这个脑残粉对于王怜花的各种跪舔:

 

想我们花花定是在这样一个杏花微雨的季节遇见了真爱啊!我调查过在19**年的时候花花正好在法国参加一个绘展,当时那个法国画家正忙完一桩版权案,就有邀请这个沈浪!

 

下面一片又是感慨王怜花还有什么不会,长得好,出身又好,还各项全能,微博上各种和网友交流么么哒的,性格定然也不错,在什么圈子都混得很开。

 

王怜花歪头思考所谓的这次相遇:“沈浪,我觉得我们是那时候开始结仇的,不是么?”

 

沈浪无奈地看了他一眼:“我却觉得是结缘,不是结仇。”

 

那次其实并不是初遇,第一次见面是在好友的一个私人PARTY上,自己正一如往常地调戏着朱七七,却没想到自己追了大半年都没成功的女人在那人进来的下一秒就跑上去问好,若说这次不过是引起他兴趣,那画展上还真的是结仇了。

 

本来打算当着朱七七面落个下马威给沈浪,却反而成为了他一鸣惊人的机会,向来一帆风顺,心想事成的王怜花则将这个人默默写上了自己的黑名单。

 

再之后简直就像是电视剧一般,绑架,豪赌,一桩桩扑朔迷离的案子,一条条似暗似明的线索,将两个人反而捆的更紧。

 

当最终自己与沈浪携手将快活企业送上了经济法庭以后,两个人的关系也发生了一些变化。

 

王怜花似是终于看累了,放下手机揉起了眼睛,却被沈浪给捉住了手。

 

“别揉,等等我给你滴药水。”

 

“恩。”

 

王怜花笑着等那人给自己滴完眼药水后闭着眼,得意地躺在床上靠着那人的肩。

 

“我总觉得我好像和你在一起很久了,得从上辈子算起那种。”

 

“那我还真是要消受不起了……”话音未落便被王怜花狠狠地捏了腰。

 

沈浪转过身搂住那个睁开眼不满地看着他的人,安抚道:

 

“如此佳人,我确实一时难以消受,只得上辈子到这辈子再到下辈子慢慢来,不是么?”

 

“沈律师为人正直,竟也有这么油腔滑调的一面?”

 

“不好?”

 

“自然不好,比起会说,自然比不上会做。”

 

王怜花显然兴致很高,笑得一脸暧昧。

 

沈浪不置可否地扬了扬眉,将人带到身下,从眉心吻到嘴角,无比温柔。

 

你并不记得,但我记得清清楚楚,毕竟我已守了你两世。

 

——————————————————————————

 

一些乱七八糟的片段和PARO混更……_(:з」∠)_我真的有在努力写肉,所以就当我更了额ORZ

 

不知道有没有人喜欢这种微小说系列的(尽管在我笔下俨然已经不是微小说了)有喜欢的话我再找题目写恩。

评论(21)
热度(59)

© 泊小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