泊小雨

直男无误,欢迎推荐起点文。
贺红相关文微博ID:挣扎在死线的鱼。
只要有爱什么安利都吃,欢迎随时投梗,完结作品见年终集合,间歇性还债,目前沉迷金光无法自拔,本命竞日孤鸣。
追各种英美日剧,同渣基三,电五唯满侠,不混贴吧。

【贺红】宅男腐男恋爱真难

送给橘子小天使和啪啦小天使的521贺礼,感谢到现在还支持着我,忍不住就写了这篇,希望你们喜欢(*/ω\*)

PS:啪啦之前你问我的问题我有看到,但我要回过去再重新复习下全文,隔太久忘记当时的思路了,我尽快给你回复!

————————————————

1.

莫关山一直在努力避免让人发现他真正的面目,外人看他不过是个浅度宅男,感觉无比正常,这年头喜欢ACG文化的年轻人那么多,也不缺他一个。何况他每日里和同学勾肩搭背喝喝啤酒吃吃串串,时不时趁着青春去篮球场来那么一次酣畅淋漓的比赛,看起来不过是在网络上偶尔消遣消遣罢了。

 

可真相是,他其实是个腐男,深度的那种。

 

一旦这事被人发现了,再被外人知道自己家里有那么多奇怪的手办那么多耽美本!

 

莫关山觉得这大抵就是社会性死亡了。

 

他兢兢业业刻苦努力地把这个秘密一路隐瞒到了大学,想着大学更加自由轻松,估计室友们日后谈了女朋友就更不会回寝室,自己说不定还能偷偷把本子寄到学校赶紧看完再带回去,如果可以的话,自己还能在寝室继续码文……

 

理想自然是非常美好的,可现实总是残酷的。

 

莫关山整理好床铺,正要把电脑放上桌子,寝室门又被打开了。

 

他回头一望。

 

啊,完了,他默默在心里喊了声倒霉。

 

来人个子极高,相貌更是相当出跳,高鼻深眸,完全是少女漫画里出场就要占掉一整大面,有时候可能还跨页的那种王子角色,周围还闪着冰凌冰凌的闪光特效,开满各种百合花来衬托,无论从衣服搭配选择又或者是那清爽的发型,都散发着浓浓的现充气息。

这种人大抵是在大一的时候就各种积极参加活动,才艺出色,成绩优异的交际草,日后还会被评为班草啊院草啊校草之类,过两天就换一个女朋友的角色。

 

若他的人生是部漫画,自这人一进来,自己就大抵沦为助攻的配角了。

在心里给人默默贴上设定,莫关山默默转过头想,总之未来四年有多远离多远才是正道。

 

那人看了莫关山一眼似是也在做着评价,随后只简单地介绍句,我叫贺天。

莫关山囫囵地点了点头随口也报了自己的名字,瞥了眼那人打开行李箱专心致志收拾的动作,光速把电脑桌面上的几个文件夹改了名。

 

果然箱子里的那几本同人本就老老实实压箱底吧。

 

2.

没过两天,莫关山就觉得自己很快就可以凭借看相出道夜市了。

 

看了眼在舞台上深情地朗诵着台词,穿着西式骑士装扮的贺天,再看一眼台下一帮自他出来后就止不住尖叫的女生们,莫关山深刻怀疑他到底是不是在念大学,结果被旁边刚认识的妹子白了一眼。

 

你懂什么,女人至死都是少女。

 

莫关山无言以对。

 

3.

莫关山虽然在现实生活里头藏得艰难,网上却是各种放飞自我,甚至因为写同人还拥有了一小批粉丝。

 

如今线上的某部漫画正火,他自己也看得津津有味,忍不住跑到这个坑来继续写起了同人。男主男二的性格正是最典型的耽美配对,男主黑道霸总不懂何为拒绝,时常强取豪夺,性格轻佻,可私下又有着难得温柔的一面,男二外表看起来狂躁不可一世,可内里却无比柔软脆弱,这样两个人就这么互相吸引。

 

莫关山大呼王道已死多年,如今终于复活,腹黑攻傲娇受什么的,实在值得买上一股,便开始噼里啪啦地码起文来。

 

“莫仔~”

背后忽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莫关山当机立断最小化了码文页面,以多年看本的手速快速调了本别的放在了页面,假装专心致志修改的模样。

“有事快说,有屁快放。”

 

“真是冷淡啊,”贺天笑道,“都当了好几个月的室友了,莫仔怎么还这么生疏。”

“下个月我要出去,恐怕还要在外面住两天,到时候帮我签个到?”

 

剧情竟然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了吗!

莫关山深感现充和腐男的世界果然不在一个次元。

 

爆炸吧现充。

 

在心里比了个中指,莫关山黑着脸正准备开口,却看见面前的贺天笑眯眯地比了个嘘的动作,突然弯下身,两个人之间只有一个吐息的距离了,下意识向后退的莫关山发觉背后就是自己的桌子。

“知道让我听到拒绝的回答会怎么样吗?”

 

莫关山的鼻子闻到了贺天身上像是香水的味道,深沉低徊,很是好闻,只是这一刻却显得和他的微笑一样气势逼人。

 

“……哦,我造……额,知道了。”

被吓得差点连话都不会讲,等回过神的时候,那人又匆匆出门了。

 

莫关山在凳子上保持着被恐吓住的姿势回想的第一个问题却是——刚刚贺天那句话有点熟悉啊。

他仔细思考了许久,终于恍然大悟。

 

啊,这是漫画第一话里男主对男二的台词来着!

 

4.

活到现在,莫关山从来不知道何为憋屈,然而在碰上了贺天后,他真实地体会到了阶级差别有多么严重。

 

和对面七号楼男生的一场友谊赛,在水利专业多年未见异性的莫关山,看着主席台黑压压的一片粉云,终于明白自己其实念的是男女合校来着。

 

所以这是全校女生来这里集合了吗?

 

莫关山忽然感觉压力倍增,可才跑了没几步他很快就明白过来,这帮妹子根本就不是冲着比赛来的。

 

讲道理贺天什么时候连个人后援会都有了?

过两天是不是马上就能走花路C位出道了?

 

有人递水有人递毛巾有人扇风进个球还有人呐喊,嚯,这C位果然不一样,莫关山有那么一瞬间很想反水跑去对面队伍了。

 

正一个走神,篮球忽然被扔到了他的怀里,对面队伍迅速将他包截,莫关山立刻进入状态伏低身子,往左虚晃了一下身子,球则直接从胯下转移到了右手,直接带球自右脱围而出,整个动作之流畅连他自己都想为自己鼓掌了。

 

可还未得意多久,立刻就又被对方前锋拦在三分线前,贺天在后面偷偷示意传过来,莫关山却是别过眼假装没看到一般直接起跳投篮了。

 

众人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却听一声沉闷的击球声,竟是被人直接扣下,前后不过一秒,球立刻就易了主,莫关山心一沉,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觉得果然还是托大了。

 

随着身后传来的一声清脆利落地落筐声,莫关山下意识打量了一下贺天的神情,却见人一刻未顿,直接跑了过来,听着观众台上一片遗憾的叹气声,正觉得一阵难堪,可那人携风而过,风里有他的声音。

“再来。”

 

莫关山啧了一声,立刻跟着赶上前,不知道是什么心态。只觉得自己的胸口像是硬生生被什么东西堵住了,可里面却仍咕噜咕噜地冒着水想往外涌。

 

不加任何个人想法,莫关山必须承认贺天的球技确实出色,对面7号楼的队伍里有一个体育生,身高就接近两米,再凭借经验着实占了不少优势,自己的队伍从开始就被拉开了快二十分,几次连续得分也大都是贺天的功劳。

 

方才前来截球的9号成为我方重点拦截对象,靠着全部人马倾巢出动,贺天从他手上硬生生又把球给截了过来,可才跑到中场就被那体育生拦了个正着,莫关山正暗暗心下喊糟,却听见贺天忽然点到了自己的名字,一抬头,球直直地便冲他而来。

 

啪嗒一声便入了怀。

 

几乎没有任何的迟疑,莫关山迅速接球而过,冲过重重防线,直接就是一个扣篮。

 

哨声紧接着想起,场上顿时一片欢腾,心下松了口气,一个回头却直直撞上贺天意味深长的目光,冲他挥了挥手,莫关山老大不愿意地走过去准备击掌,一个不注意却被那人搂过来生生把头发揉得仿佛红毛丹。

“艹,你个贺几把……”

“嗯?”

贺天瞥过眼神,只轻轻地嗯了一声,莫关山直接就噤了音。

 

正暗道自己怎么这么怂,却听见身旁人哈了一声,拍了拍自己的肩。

“干的很好。”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这一瞬莫关山感觉这个贺天也没那么遥远,明明就是触手可及的距离。

他暗暗又补了句贺几把天,可脸上却止不住扯开一个笑容。

 

只是还没走两步,观众席上却传来撕心裂肺的声音。

“贺——天——你看看麻麻吧!”

“玩什么球——玩我吧——!”

 

原来是真的可以出道了,莫关山当机立断选择挥开贺天的手,呵,男人。

 

“莫仔这么在意?”

像是早就习惯了这种阵势,贺天戏谑地笑道。

“艹,老子在意个屁!”

“那你脸红干什么?”

贺天温热的吐息就在耳畔,莫关山心口忽然一跳,下意识摸上自己的脸,却听旁边人大笑出声来。

“我骗你的,傻莫仔~”

 

我屮艸芔茻!

莫关山看着前面快步追上其他队友的贺天,心中警钟咣咣作响。

 

这一定是太热了一定是太热了一定是太热了……

这么想着,脸上的温度却好像愈加上升了起来。

 

5.

辛辛苦苦啃完最新更新的漫画,男二遇险!男主挺身而出英雄救美!

 

啊,何等老套而狗血的剧情,五百年没吃到这种的了,莫关山嗑得津津有味。

 

此夜未见明月,黑夜笼罩小巷,仅在逼仄的方寸天地露出点点星辰记录藏匿在角落的黑暗。

 

他疯狂地在巷子中寻找脱身之所,背后来人紧追,耳边几乎只余下自己呼哧呼哧的喘气声以及心脏剧烈跳动的声响。

 

往左还是往右?

黑夜之中他根本分不清来路,只能凭着运气闭眼随便挑选了一条。

 

不对,是死路!

 

正要回头另寻岔口,身后追踪的步伐已经赶到。

“挺能跑啊,小子。”

熹微星光勾出一道黑影,仿若一场噩梦。

“不过,这里不是你横着走的地方。”

 

重拳破空而来,紧接着剧烈的疼痛和窒息感便如鹰爪死死地卡在咽喉,叫他几乎只能发出沙哑的嘶吼来,眼前一阵阵地开始冒起黑影来。

 

唯有鼻尖,鼻尖……

 

“你们——”

 

咽喉上的枷锁忽然被松开,眼前突然映起一片白光,耳鸣之下他只觉得头晕目眩得厉害,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便撞上一片温热的体温。

 

“都别想走。”

 

他记起来了方才那个味道是哪里闻到的了——

 

高鼻深眸,前额细碎的黑发下细长的羽睫,阴影同光在他脸上交织出一片,危险而暧昧,注视着面前那帮人许久,他的嘴角微微翘起,却是回头望了怀中人一眼。

 

我艹,这不是贺天?

 

莫关山一个机灵,瞬间睁开眼睛,猛然坐起。

 

问,做梦梦到自己和室友主演了嗑的CP怎么办,本人男,在线等,急。

 

真是个悲伤的问题。

 

莫关山捂住脸哀叹了好一会儿,从指缝间看了眼对床还未睡,正开着小灯带着眼睛看书的贺天,有种想掐死人的冲动。

 

虽然老子是腐的,但老子也是直的。

 

“做噩梦了?”

贺天悠悠地将书本合上,笑着斜眼看了过来。

 

那模样让莫关山又忍不住记起梦里那人同样笑着睨过来的自信模样。

 

——他如夜般危险深沉,似狼似虎,于月照不见的黑夜之中,独成星芒。

 

太合适了!!!简直就是现实版!!!

 

“噗——”

耳边忽然传来贺天的笑声,莫关山才反应过来自己竟然忍不住锤起了床,整个人尴尬到僵硬,默默骂了句艹,直接埋进了被子里,但一闭上眼,梦中的悸动却猛然涌上心头。

 

……老子真的是……直……艹

 

6.

本来只是信手而作,却没想到竟然有人愿意收自己的作品,莫关山想了半日决定抓紧时间校对完稿子赶一下下个月的CP,却不幸陷入了苦战。

每次一打开文稿开始码字,写到男主的名字就跳出贺天的脸来,重点还毫无违和感,再写到男二的时候……我日,这是什么羞耻PLAY。

 

在这样剧烈的精神冲击下莫关山差点弃稿,后头还发现自己熬夜昏了头还真把男主的名字全打成了贺天,只能再匆忙修改。最后总算还是在主催的皮鞭下胡乱地交了稿,回头正准备补眠缓解下这个既视感问题,这才记起来——

 

啊,那个贺几把天好像还要自己帮忙签到来着,但自己去CP了也没时间啊。

 

可去TM的吧,莫关山闭上眼睛得意地想,让这人尝尝扣分的感觉也不错,总不见得他能拿自己怎么样……

 

啧。

 

想了半日,莫关山到底还是爬了起来,抓起了手机。

 

“喂,我下月要出去,你帮我签下到呗……啊,对……额,还有一个人……”

 

7.

从开始放人进来开始,莫关山便一直埋头在那里哼哧哼哧地在本子上签名,一旁则站着他们刚面基的主催祁放在那里帮忙一起看摊子——笑话,要他在那里卖一天的笑,人也不用做了。

 

讲道理原来腐男还真的不少啊,莫关山一边想着一边瞥了眼一旁在那里和妹子比心的祁放,打了个冷战继续低头签名。

 

“请给我两本。”

 

听惯了耳旁莺莺燕燕的欢笑声,冷不丁听到男声,莫关山手上的笔忽然一顿——我靠,不是吧,今天腐男开会?

 

再一抬头,不仅是笔,莫关山整个人都顿住了。

“诶?”

“啊。”

对面正伸手要去拿一旁无料的贺天也愣住了。

 

最怕空气忽然安静,最怕听到同好突然的关心。

 

完蛋了,这是社会性死亡现场吗?

这是莫关山想的第一个问题,而第二个问题是——

啊,他这COS的是男主诶,果然很适合,毫无违和感,简直就是从漫画里走出……

 

不对,打住。

 

“额,那个……”

祁放正要问个缘由,转头却看见莫关山忽然站起身,大喊了声我艹,你居然也是!

 

莫关山顿了一下忽然开口:“……你知道雪为什么是白色的吗?”

贺天啊了一声,比了个拇指:“因为它忘记了自己曾经的颜色。”

 

我艹,真的是一家人,莫关山终于明白贺天叫自己请假的原因了——他也要来CP啊。

 

再问个问题,室友来CP买你的同人本该怎么办,麻烦加急处理靴靴。

 

“我是评论里的那个天河,你应该有经常看见才对。”

……等等,你是指那个说话嘤嘤嘤,动不动就是⁄(⁄ ⁄•⁄ω⁄•⁄ ⁄)⁄(づ ̄3 ̄)づ╭❤~(*/ω\*)的那个天河吗?!!!!

 

莫关山今日的三观遭遇了多次粉碎重组,终于陷入死机状态。

 

8.

贺天是个宅男,各类漫画同人都来者不拒,在自己的圈子里还是个名气不小的Coser,不过他平日里更爱COS一些怪兽类型,亦或者是小丑,杰克船长这类欧美系,妆容变化会比较大的角色。

 

在走进宿舍的时候莫关山后头去藏同人本了并没有发现,他其实也在那里万分头大地往衣柜里塞各种COS服。莫关山一直以为他床头放着的被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大箱子是什么教科书,实则里头都是他自己制作的道具。

 

最近网上一部漫画风头正盛,他自然同往常一样,轻轻松松地将它塞到收藏夹里头等每月更新,本来也只是正常追法,不过最近他莫名觉得这个男二……和莫关山好像啊。

 

因为经常炸毛而被戏称红毛丹什么的,贺天抬眼看了看那头在电脑前疯狂打字的莫关山,以及他那头未梳理而翘起的乱发,努力憋住笑意,嗯,完全是了。

 

他发现莫关山是同类人的时间倒是要更早些,也许该说莫关山实在是太不会隐藏了。

 

毕竟不是每个人都会在搬书的时候在那头激情高唱无限大的。

 

当时离他只有十几米距离的贺天想了想还是放下了打招呼的手。

 

而真正在意到这人,还是某次借了他的电脑。一开机便明晃晃地跳出个文档来,贺天愣了愣,却是看到了自己的名字。

 

看起来像是那部漫画的世界观设定,额,所以为什么是自己?

 

贺天默默关闭了文件,把自己需要的文件拖进U盘开始思索这个问题起来。

 

晚上回来的莫关山浑然不觉自己暴露了什么问题,仍然在电脑面前写文稿,贺天就坐在床上看他忽然喊了声艹,随后开始啪嗒啪嗒地打了起来。

 

问,自己的室友在写自己和他的CP文怎么办,在线等,嗯……其实也不是很急。

 

贺天觉得自己有必要了解一下这部漫画的CP了,LO○TER启动!

 

9.

What the f**k?!

 

莫关山听完这段故事差点没一口可乐直接噎死,他说怎么那天回来贺天的目光如此地意味深长!合着他自个儿都暴露八百年了还不知道呢!

 

“大丈夫,萌大奶。”

贺天拍了拍他的肩。

“有丈夫。”

莫关山无比头疼地表示,贺天你就算是安慰我你也不要捂住嘴转过去好吗,你别以为你没出声,老子TM知道你在笑!

 

10.

第一天CP结束,莫关山拎着大包小包一堆海报同人本和周边,贺天刚卸了妆抱着大日草太太亲笔签名的同人一并拖着沉重的步伐去夜市流动摊歇脚,顺便解决个晚饭问题。

 

豆腐干豆腐皮油面筋到毛肚黄喉鱿鱼牛肉,贺天抱了一大串,时不时给莫关山递过去些,看着吃得油光锃亮,因着辣椒粉还吃得脸颊泛红的人,似是在思考着什么深沉的问题。

 

夺过贺天右手边上自己的那份可乐,莫关山莫名其妙地看了眼旁边的贺天。

“你在想什么?”

贺天深沉地把一声嗯拖得老长,终于开口:“我觉得可以。”

“嗯?什么可以?”莫关山往喉里灌了口可乐问道。

“我们要不要交往试试看?”

 

莫关山的可乐和在嘴里没咽下去的牛肉一并献给了大地。

 

“我,咳咳,我艹,咳,你咳咳——”

 

“我不介意你拿我写同人文,只要另一个主角是你。”

“我艹——!!!你不要再说了——!!!”

莫关山简直想表演个当场自尽。

 

“我会陪你逛展,帮你定酒店,帮你拎同人本……”

这些我又不是不可以自……

 

夜市明晃晃的灯光虚化了贺天的轮廓,那黑色的眼眸带着笑意,一瞬间,莫关山真的感觉少女漫画不是骗人的——这个人好像真的旁边在闪光啊。

 

莫关山垂死挣扎。

 

“帮你看摊子,帮你怼主催,帮你注意在意的太太的绝本,当然也可以出你喜欢的角色COS。”

贺天摆了摆手指,忽然压低声线,仿照之前cos剧里头的表演开口。

“知道让我听到拒绝的回答会怎么样吗?”

 

这个过分犯规了!!!

莫关山放弃挣扎。

 

11.

这少女漫画男主到底是怎么穿越到耽美漫画里来的?

 

莫关山一直觉得自己将来若是谈恋爱了,怎么也应该是小提琴悠扬,香槟酒伴着柔美的香水飘荡。

 

他看了眼旁边老老实实拎着自己大包小包的贺天,夏天的夜风仅留的一点热意仿若春天的和煦温暖,注意到他的目光,贺天回过头来笑着看了莫关山一眼。

“还要吃吗?”

 

嗯……但海鲜酱并着辣椒酱混杂进小贩们叫卖声的这种,好像也不赖啊。

 

“又脸红了?”

“艹!是太辣了,太辣了!”

 

·END·

——————————————————————

“……你知道雪为什么是白色的吗?”

“因为它忘记了自己曾经的颜色。”

↑虽然感觉大嘎应该知道,但还是说声这个是鲁○修的梗嗷。

评论(93)
热度(483)

© 泊小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