泊小雨

任何问题都可以投置顶质问箱。
贺红相关文微博ID:挣扎在死线的鱼。
只要有爱什么安利都吃,欢迎随时投梗,完结作品见年终集合,间歇性还债,目前沉迷金光无法自拔,本命竞日孤鸣。
追各种英美日剧,同渣基三,电五唯满侠,不混贴吧。

【慕容家】慕容胜雪他就是不回家

.现代背景,这几天看剧内心吐槽和脑洞集合,无CP

.写完这篇文时我还没看妇联3,发这篇的时候我内心一片死寂。

——————————————————————

1.

慕容家过去杀业太多,纵然而后金盆洗手再不问世事,到底还是留了孽,导致第七代人丁稀薄。曾经叱咤风云的黑道十三人一直是江湖上的神话,可之后的第七代却陆续因故伤亡夭折,家主各地拜访高僧道士,助钱捐寺,广积善德只为慕容家有后,可最后仍然只剩了一根独苗,而这根独苗正是慕容胜雪。

 

慕容胜雪当初出生那架势怕是一般人难以复制了。

送慕容夫人去医院的时候更是慕容全家出动,道上人差点以为有什么宵小不长眼以为天剑慕容府没落惹上门了,黑压压的豪车风驰电掣而过,天上还有直升飞机巡航。留下一帮围观群众目瞪口呆地捧着饭碗或茶碗,半天才回过神来。

 

夭寿了,天剑慕容府要炸毁医院了。

 

有几个同慕容府家有点关系的这时候脑子才转过弯来,算一算确实也快十个月了。

 

2.

慕容烟雨老来得子,铁树开花这事在JG市上传得神乎其神,沸沸扬扬,有段时间还掀起了一阵浪潮,不少江湖郎中打着慕容府医师的名号招摇撞骗,声称自己手中有慕容家主日常保养偏方,保你老来仍能压却海棠,越战越猛。

 

当地派出所就这事还头疼了一阵子,有段日子还专门给立了专项单独给开了件大包监狱房,让他们自己私底下开慕容府医师会议去算了。

 

2.

言归正传,秃了好几年的第七代终于有了点消息,自慕容夫人怀上那天起,黑道十三人直接晋升十三太保,二十四小时不离身地贴身保卫,连上厕所都还有个陪厕的。

慕容夫人苦着脸总算挨到儿子出生那天,十三剑豪更是如临大敌,一个个愁眉苦脸地仿佛是自己生孩子,一堆人在产房门口直打转,尤其是慕容烟雨,恨不得现在就出门灭个黑帮团体什么的冷静冷静。一旁九妹扔着匕首挽了个剑花翻了个白眼,得了吧,自大嫂有喜以来,慕容家周围十里都快被平成治安守法规范基地了,还黑帮团体,能抓个缺斤少两的都不错了。

 

于是他们便只能练枪,练剑,可这也不够这十三个巨头砍的。

他们一个人都够毁一座山了,何况这里有十三个。

 

因而被抓来的医生望着窗外一片的枪林弹雨,再看一眼那干脆利落平滑顺畅的切面,禁不住咽了口口水。可怜她心神未定就被推到了房间里头,糊里糊涂地加入催产行业,定睛一看外头还有一排自己眼熟的同行——你们慕容家这是生孩子呢还是生足球队呢?

 

随着一声婴儿啼哭,外面十三个人瞬间都收了枪,一个个排着队跟等着领导检阅工作一般乖巧地站在外头等消息。

“怎么样?”

“生了吗?”

“男球还是女球?”

 

“恭喜了,是位健康的小公子。”

接生的妇科医生看了眼那黑黢黢的十三把枪,有点头晕,但还是要保持微笑。

 

一听这句,慕容烟雨高兴地胡子一翘一翘的,直接用枪在医院门口最后一块屹立不倒的假山上刻下了这孩子的名字,胜雪。

 

慕容胜雪。

 

你就不能取个笔画少点的名字吗?

最后假山终于承受不住这份不该属于自己的帅气,轰然倒塌。

 

3.

慕容家宠起孩子来是怎样的无法无天,慕容宁觉得自己应该最有发言权,作为全家最小的孩子没长歪实在是老天保佑,可自己再怎么受宠也比不上这根独苗。

 

慕容烟雨对这儿子简直是抱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黑道上的这十三人登时又晋升十三奶妈奶爸,天天想着法的逗这侄子开心,几乎是百依百顺,指哪儿打哪儿。

想想当年能止小儿啼哭的这几位大哥如今沦落到给人换尿布,当大马的境地,慕容宁非常心痛地点了根烟。

 

然后被慕容烟雨掐灭了。

 

慕容烟雨表示,从今天起,你们侄子周围五十米不许人抽烟。

 

慕容宁脸都绿了。

 

4.

小家伙满月酒那天,半退休状态的慕容烟雨更是难得不低调了一回,大摆宴席,白道黑道甭管是哪条道上的,就算以前只是点头之交,反正能请的统统请来。

 

自小侄子出生后就被下了禁烟令的慕容宁,混在人群里头准备伺机讨些烟,一边感慨这满月酒俨然一场大佬开会,就连少问世事的遥星公子岳灵修这等人物也都赫然在席。慕容宁暗自替自家这小侄子捏了把汗,这将来日子看来是不好过啊。

 

到中间的抓阄环节,慕容宁百无聊赖地看着那帮大佬在小家伙身旁放了一堆的金银财宝,甚至还有人直接把心爱的配枪放在上头的,慕容胜雪看着那把枪眼睛呼地一亮,就想往那里爬,周围一帮人不由感慨果然虎父无犬子。

 

慕容烟雨却是摇摇头赶紧把枪拿下来了。

“我慕容家到此只有一子单传,这等危险的东西还是远些的好。”

 

一帮人明了慕容当家的意思,拿出手的便是些金饰的小算盘亦或者是精装的童话书,慕容胜雪懒洋洋地趴在地上打了滚,将那些小玩意儿全部推了开,很是不满父亲拿下他最在意的事物,几个叔叔姑姑围在那里等结果,他却在那小嘴一瘪似是又要哭。

九姑在旁边拿着手帕正准备给小家伙擦眼泪,却看见慕容胜雪不知看见了什么,眼睛忽然发亮,一点点又挪了过去。

 

而外头的慕容宁趁着没人管的机会,正要剪了人新送的雪茄试试味道,扭头却听到大哥在里面生气地大喊自己的名字,赶紧掐灭了烟跑进屋,却看见小家伙笑呵呵地捧着烟斗,糊得烟嘴满是口水。

 

坏了,把烟斗落在桌子上了。

 

“慕容宁你看你干的好事!!!”

 

慕容宁拒绝回忆后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反正那段时间他是再也不想听到烟这个字了。

 

5.

慕容宁在那时候就知道这侄子是个不省油的灯,而事实也确实如此。

自小这臭小子撵狗掏鸟蛋的事都干了,小学时候就敢梗着脖子背着书包对着他老爹声称要离家出走,最后是被慕容宁拎着脖领子给带回来的。

 

初中高中嚷着要住宿,打死也不要住回家来,折腾得他老爹自个儿两头心累。等到了大学,慕容胜雪趁老爹不注意就给改了志愿,跑去大老远,这回是真鞭长莫及了。

慕容宁接到老哥电话的时候就猜到一定是这不省心的侄子又搞事了,果不其然,过两天就顶着一头非主流蓝汪汪的头发抽着烟被老师给送回来了,慕容宁定睛一看,嚯,这小子可真有心眼,监护人那里还填的自己的家庭地址和联系方式。

 

“你这心眼怎么就没见着长到学习上去呢?”

慕容宁戳着自己这小侄子的额头,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十三叔你这表情跟慕容烟雨那老头真是越来越像了。”

慕容胜雪挖了挖耳朵道。

 

“……我再给你一次重新组织语言的机会。”

你叔叔永远是你叔叔,当年你十三叔混道上的时候,你小子还不知道在地府等投胎呢。

 

慕容胜雪有点怂,但到底还是要面子,低低地反驳道:“……老头养我跟个养宠物似的。”

 

“嘿,你!”

慕容宁正要打,慕容胜雪却是不服气了。

 

“本来就是!小时候天天带着我到别人家里去背古诗,背完再唱歌,唱完还跳舞!”

慕容胜雪一脸目不忍视的表情。

“我找实习呢,结果到公司见个人就问我是不是慕容家背唐诗的那个孩子。”

说到这句慕容胜雪已经有些咬牙切齿了。

 

慕容宁仔细回想了一下侄子的童年时光,自己大哥好容易有个儿子太过高兴,时不时过年就要拿出来遛一遛,还给拍录像压成碟片各种派送,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家儿子多大了一般。

自己那段时间好像还屏蔽了大哥朋友圈好一阵子来着。

 

慕容胜雪当年还算听话乖巧,也不清楚那一干叔叔们到底是怎样厉害的人物,奶声奶气地给人表演才艺,如今道上大佬们怕不是家中都有一份慕容胜雪当年的黑历史。

 

慕容宁静静地点了根烟,慕容胜雪正在旁边讲到最新应聘的纵横企业老总居然还说当年喝过满月酒的小子现在竟然这么大了哈哈哈。

 

大哥给人小孩认的叔叔也确实有点多,想起当年浩浩荡荡的大佬聚会,慕容宁觉得自己的预感实在是有些太过精准了。

 

“诶,不许抽烟。”

看着一旁侄子蹭过来要偷烟,慕容宁一把把那偷偷摸摸的手给打落:“当年就为了你这臭小子,害的你十三叔戒烟多少年。”

 

“记打不记吃,认那么多叔叔逢年过节少过你红包了?”

 

慕容胜雪切了一声,索性掏自己口袋,慕容宁看了一眼小孩那倔强的模样,想了半天也没管,两人就并排一块抽了两三支,默默无语。

 

“年轻人少抽点烟,别让你爹到后头又赖我。”

“……哦。”

 

“抽够了就跟叔回家。”

“我不!”

慕容胜雪拍着胸脯表示,事业未成,誓不归家,慕容宁想了想,看了看周边的环境,直接捂着人嘴给脱下楼塞车里了。

听着后头一堆国骂,慕容宁一脚油门就下去了:“小子,再教你一条,你十三叔急了也是会直接绑人的。”

 

慕容宁望了眼还在后头老大不愿意的小子,又补一句:“要不是管你这臭小子,你堂弟都一窝了!至于天天薅你一个人的羊毛?”

 

慕容胜雪终于不吵了。

 

5.

在当年连着十家背了十遍唐诗三百首的时候,慕容胜雪就知道这家自己是呆不住了,也从小励志要独立出来,自己创业。

 

而他创业的第一步就从改名开始了。

 

恨只恨家里老头人脉太广,黑道白道一眼望去都是给背过诗的叔叔们,他索性就顶着个明晨的假名开始走上人生第一步,随后又抓了随风起诸葛穷这些个人给成立了间简陋的工作室,专门给人解决麻烦。

 

诸葛穷是真穷,全靠成绩领着学校补助金过日子,随风起则是真傻,一整个钻到钱眼里的人,一个人能打好几份工,只要钱多啥都愿意干,三人又分在一间寝室,简直一拍即合。

 

可慕容宁是谁,纵然慕容家不混江湖了,江湖上依旧有他的传说,没两天,慕容宁就给找上门了。

慕容胜雪看着在自己床榻上喝着茶的叔叔,整个人紧张地僵在那里,望了望自己的枕头——没变动,应该没发现下面的烟。

 

既然自己没过错,胆子也就大了不少。

“十三叔,不管你怎么说我都是不会回家的!这次在学校呢,你敢绑我就敢叫人!”

慕容宁抬眼看了慕容胜雪一眼,语重心长地叹道,你怎么能认为你十三叔是这样的人呢。

 

慕容胜雪架着手打量着他十三叔,眼神满满写着都是自家人别装斯文了。

 

“你十三叔今天不绑你,保证让你乖乖回家,信不信?”

慕容胜雪一抬下巴,显然一个字也不相信。

 

慕容宁笑了:“不是开工作室吗,十三叔当年也开过,你就看看你能不能谈成吧。”

 

慕容胜雪有点紧张了,慕容宁经过他身边拍了拍他的肩头。

“就算其他叔叔姑姑不在了,你十三叔还是疼你,压岁钱给你压枕头底下了,买点好烟抽抽。”

 

慕容胜雪脸一僵,赶紧跑去看垃圾桶。

 

好么,他十三叔一个人把他剩下的最后一包软壳中华都给抽干净了,一根都没给剩下。

 

6.

慕容宁一上场,创业困难等级简直是翻了个倍,当随风起拿着不知被退回来第几次的合同书叹气时,慕容胜雪这脸也挂不住了。

 

他们慕容家不是早就退出江湖五百年了,怎么全世界都仿佛认识他们一样。

 

诸葛穷精疲力尽地抬了抬手:“你和你十三叔说说呗,高抬贵手放过我们啦……”

随风起也搭腔了:“就回个家,还真能把你怎么样了吗?”

 

“回家事小,面子事大,”慕容胜雪黑着张脸道,“你们不会懂的,要是我不努力创业,我就只能等着回家继承家业了。”

 

慕容胜雪眼神深沉,你们一定不懂吧,每天从五百平方米床上醒来,身边围绕着五百多位漂亮女仆的痛苦。

 

走开你们这些该死的钞票,可恶的股份。

走开。

 

算了算天剑慕容府家的股份和财产,诸葛穷和随风起的脸一僵,彼此确认过眼神,是一样贫穷的人。

真的不是很懂你们富二代,如果可以请给我们一个可以懂的机会好吗?

 

于是慕容胜雪被快速地剔除出了工作室,随风起抓着慕容胜雪的手机就给他十三叔打了个电话:“这人我们不要了,领走吧。”

 

7.

慕容宁又回寝室了,不过这次是被两位室友请回来的,一人负责端茶,一人负责打扇子,十三叔就在当中转核桃。

 

“好了,只是挫挫你的气,给你爹打个电话报个平安。”

慕容宁表示他实在不想被大哥拽着再去阅览这臭小子小时候的录像了,也不想听大哥唠叨这孩子小时候多可爱,越长大越不听话这一类琐事,现在他唐诗三百首三字经弟子规都快倒背如流了,再下去只能出家了。

 

慕容家第七代到现在才一根独苗,你们父子功不可没。

 

慕容胜雪看了眼十三叔递过来的手机,半天没动作,慕容宁看了一眼,心领神会。

“上次我问过大哥,他彩铃已经换了,不是常回家看看了。”

 

慕容胜雪撇了撇嘴,终于摁了过去。

 

于是安静的寝室传出了幽幽的男声。

 

儿子啊,儿子,我是你爸爸~

你过来,坐下,咱爷俩今谈个话~

 

“噗。”

诸葛穷是最先笑出来的那一个,他看着慕容胜雪的表情狰狞,赶紧移开目光却发现慕容宁已经转到背后捂着嘴,明显憋不住了。

 

彩铃还在那头唱,要学你爸我爱谦让,这种品德你要随了我,嘿嘿才不亏是我儿子。

 

慕容宁赶紧把电话摁断了,顾左言他道:“大哥今天可能没接到电话……”

 

“这家我打死也不会回去了!”

慕容胜雪登时就站起来一拍桌子大喊道。

“你们也说两句!”

 

随风起看了眼慕容宁,深情款款道:“十三叔,你们慕容家还缺儿子吗?上过大学年年回家的那种。”

 

慕容胜雪深吸一口气。

 

这寝室怕是也留不住了。

 

·END·

评论(18)
热度(183)

© 泊小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