泊小雨

任何问题都可以投置顶质问箱。
贺红相关文微博ID:挣扎在死线的鱼。
只要有爱什么安利都吃,欢迎随时投梗,完结作品见年终集合,间歇性还债,目前沉迷金光无法自拔,本命竞日孤鸣。
追各种英美日剧,同渣基三,电五唯满侠,不混贴吧。

【史家全员】史家丸子店

.群里聊的丧心病狂的史家丸子店。
.全员性转,注意避雷。
.无cp,亲情向。

——————————————————————

1.

九界中原黄金地段正气山庄广场,从来都是各家白领上下班逛街消磨时间的地方,充斥着各类奢侈品店不说,便是小吃店也大多装修得颇为小清新,只为迎合时下年轻人的品位。因而在这金光闪闪的地方,某家丸子店便因为过于朴素耿直而显得格外引人瞩目了。

 

史家丸子店,就连这标牌的字体都是宋体加粗,耿直得给人一种如果再打下去说不定还是一点五倍行距,前面空两个字的格式走向。

但不比那些街头苍蝇馆,店内倒是收拾得干净清爽,便是有残破的地方也都被小心补好,拼凑在一处倒也颇为美观,推门的一瞬,门带动上头铃铛作响,店内原本戴着眼镜在柜台不知写些什么的女老板笑着抬起头来——

 

欢迎光临。

 

2.

史艳文正是这家丸子店的老板,因性情温柔,长相美艳淑静在当地颇受欢迎,平日里在店内又多惯穿白衣,被人拍了照传到网上还被人叫做丸子西施,而后就有不少外地人特地跑来正气山庄就为看上这西施一面。

史艳文谈吐同她的外表一般温文尔雅,传闻有人为追求这女老板硬生生吃了一个月的丸子,最后却被知情人告知了三个惊天霹雳——

 

史艳文,已婚,有三个女儿,已经快五十岁了。

 

3.

史艳文的三个女儿在当地也颇为有名,虽然大部分人觉得她们有名的原因可能是因为那仿佛上个世纪穿越而来的取名品位,因而除了家里人,在外头大都还是叫这几位外号的多。

 

4.

史·御魂·戮世摩罗·空·仗义,因嫌弃中原高中中规中矩的蓝白条纹运动服,选择去了魔世高中。因掌握母亲平时在妇联做报告的精髓,当年成功以一场“一年内,取回修罗班大姐头;三年之内,一统魔世高中;七年,七年后,我要称霸魔世和妖界两所高校!”的演讲吸引了一帮追随的太妹们,可她最先思考的问题却还是——手下刚收的这帮人怎么叫自己。

 

戮世摩罗一脚跨在桌子上,气势颇为浩大地喊了一声:“是我戮世摩罗哒!”随后转头看了一眼旁边的荡神灭:“怎么样?”

荡神灭正在那头刷恋红梅的最新出行消息,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快速地在那里加了一串#恋红梅##梅花绽雪新片宣传#的TAG,光速转发评论“今天我们哥哥也是超级好看(*/ω\*)”,和她淡漠的语气形成鲜明对比。

曼邪音今天倒是不刷手机了,一旁炽阎天古怪地看了眼他的手机屏幕,发现了备注减肥教练的五十个未接电话。

叫空姐也不对,叫摩罗姐总感觉和某品牌有什么关系,叫仗义姐又仿佛土到了高唱南泥湾的时代,史·御魂·戮世摩罗·空·仗义,拥有最长名字的女人,却在这一刻感到如此无助。

 

“还是叫空哥吧。”

网中人最后拍板了,顺便指了指戮世摩罗的裙子:“腿抬太高了,该看不该看的都看见了。”

 

“是我空哥哒——!”

 

修罗国度全员一致鼓掌通过,今天的魔世高中一场腥风血雨的会议也圆满结束了。

 

5.

作为前面有一堆类似于,“三好学生”“优秀班干部”“全区十佳少年”“全国优秀少年候选人”等等乱七八糟定语的人物,俏如来其实压力一直很大,回家看到坐在那里无所事事翘着腿涂着指甲油的二妹,在那里盯着作业本咬铅笔的小妹,俏如来感觉肩上背负着沉重的担子,唯有柜台前招呼客人的母亲还有些温暖。

 

“老大今天好像心情不好。”

戮世摩罗在手指上涂了个骷髅小声在小妹耳边念叨了一声。

“嗯?有吗?”

雪山银燕看了眼大姐。

 

俏如来放下书包,把那头白色长发高高竖起打了个结走进厨房帮忙,不多时便听到里面一声声沉闷的剁肉声,那力道仿佛又要坏一块砧板。

 

“……我们家最近换了几块砧板了?”戮世摩罗嘴角抽了抽。

“没换。”雪山银燕耿直地回答。

可不等人松一口气,下一句就跟上来了——不过厨房的瓷砖倒是坏了不少。

 

原来俏如来已经练成隔山打牛了。

 

“……跟史艳文说一声我这个礼拜都吃食堂了。”

戮世摩罗拍着孪生小妹的肩,连指甲油都没来得及带走,深情地请了假。

 

6.

今天的老板娘有点不大对劲。

 

某中原人盯着柜台前翻着账本的史艳文皱起了眉,怎么说呢……总感觉……好像……

 

胸大了一点。

 

“砰——!”

一声巨响在耳边沉沉传来,顾客下意识抬了头,却看见老板娘那张凶神恶煞的……笑脸?

“您,的,丸,子。”

 

眼看着那青花纹的陶瓷碗在木制桌上生生嵌入一寸的深度,吓得这位顾客差点没钻到桌子底下去。

 

7.

藏镜人心里头骂骂咧咧地走回柜台,直把刚才把心里话讲出来的某中原顾客盯得冷汗直流,差点给噎死。

 

比起小时候头发稀疏后头病好了又热衷于染各种彩虹荧光色的某外甥女女和她那耿直听话得让裙子永远保持在膝盖以下4.375厘米的小妹,戮世摩罗和雪山银燕这对孪生姐妹简直天差地别到甚至找不出什么相同来。

可藏镜人和史艳文这对,却是像到换件衣服穿就没人能够认出来的地步。

 

今日史艳文去妇联开会了,就算丸子店不营业她也总是很忙,于是藏镜人便常常被她拉来看店,平日里也只是算算账,其他的都有手下店员打理,她只需要充当个“史艳文活招牌”就好。

 

俏如来一回到家便察觉到气氛同以往的不同了,看了看照常站在柜台那里的“史艳文”,再看了看店内仿佛肃杀的气氛,叹了口气走去轻轻喊了声:“小姨,我们这是丸子店,不是帮派开会。”

 

8.

藏镜人以前也是混道上的,那模样简直同日片里看到的那帮不良少女一样,绷带缠胸,身穿黑色皮质风衣,一头披肩长发被摩托车带起的风吹得蓬乱。摩托车后座除了香烟就是钢棍棒球棍之类凶器,所到之处宛若杀神。因而她特别看不爽她二外甥女如今这拉帮结派的行为,总觉得比之自己当年简直小打小闹透了,可虽说如此她却是极力反对自己儿子同任何势力扯上关系,有时姚明月跑来吃个饭看个儿子,几个人不得不站在旁边拉着她的手才能制止她不把盐倒上去的冲动。

话题也不知是谁带起来的,但姚明月是很爱讲当年遇上藏镜人的那些事的,类似十大魔头,九脉峰等等的话题。

 

而后谈到黄沙坝同隔壁男校约战这件,戮世摩罗连指甲油都不涂了,藏镜人的脸色却不是很好看,扯了根凳子过来,垂着眸子静静地说了一声,那不是我。

 

“嗯?”

正在和雪山银燕分瓜子的俏如来也抬起头来了。

 

“那件是你们母亲史艳文干的。”

 

长时间的沉默叫藏镜人都觉得有些尴尬,直到戮世摩罗很是时候地喷出了一口可乐,这才打破了这沉默的气氛。

 

“艹?!”

 

9.

事情的原因其实藏镜人很不想讲,因为第一次试着穿高跟鞋结果崴了脚还扭了腰这种事实在有伤颜面。

可她已经同隔壁几家男校约了群架,输人不输阵,作为大姐头的她绝对不能缺席,可任凭她在床上如何挣扎,腰间的伤还是叫她只能乖乖趴下。

 

当时她想这一定是她人生中最郁闷的时候了。

 

可实则不然。

在她听到外头吵吵闹闹的声音,还没咆哮着叫手下人安静些的时候,已经有人推开了门走了进来。

 

是史艳文。

 

同样不同人,史艳文从小到大都是乖巧的优等生,身边追求人无数,个个将她封为女神,自己同她仿佛除了血脉上有共同处外就没有什么更甚的联系了。

 

“小……妹。”

“你特么叫谁呢!”

 

史艳文并不在意对方的回答,笑眯眯地给人刨了苹果码在床头,拍着藏镜人的肩。

“小妹放心,一切有我。”

“所以说你特么叫谁呢——!老子才不是你小妹!”

 

藏镜人眼睁睁地看着史艳文打开了自己的衣柜,哐哐哐地拿出了一堆衣物,而后又解了马尾,脱了内衣开始缠绷带。

 

手下约架的人已经在藏镜人楼下齐聚,正奇怪着今天大姐头怎么下来这么慢,不会是怂了一类,下一秒就看见人从上头走了下来,大手一挥。

“走!”

 

10.

……她真的是一件衣服都没给我留。

 

藏镜人好容易从床上挣扎起来,看着已经空空如也的衣柜,心中感觉一团火简直越烧越旺,一路靠着墙走出去,随手就抓了个人问。

“老子还有的那些衣服呢!”

“……不、不是叫我们洗掉吗……”

 

冷静下来,藏镜人总算是听到了耳边洗衣机的搅拌声,又看了眼史艳文之前脱下来的那条缀着小白花的蕾丝淑女连衣裙,想吐血的心都有了。

 

11.

说不心急是假的,等她好不容易打车到了约架地点,也顾不上脚上的疼痛便匆忙跑过去找人。

 

此时已经是黄昏了,夕阳西斜将旁边那条河都铺上金光,藏镜人一瘸一拐地网前头走了两步,却是一眼就看到了史艳文。

 

一头乌发此时也有些凌乱地铺在肩头,夜晚的风吹着她的衣领啪啪作响,她就站在战场中心,脚下躺着一片已经落败的家伙。夕阳映得她的脸带着淡淡的红晕,可眉眼间带起的狠厉叫藏镜人感到有种陌生的熟悉——仿佛真的在那里的是自己。

她百无聊赖地拿着手中的钢棍戳了戳脚下正呻吟着喊疼的男生,又一脚把一个打算再爬起来的家伙给踩踏实了。

 

“……”

这速度之利落干脆,之快准狠让藏镜人忽然觉得自己的担心很多余。

 

史艳文抬起头来看见对面的人了,一双蓝色的眼睛微微弯起,下意识又露出了史艳文式的温暖笑容,随后像是想起什么一般压低着声音把棍子往肩上一抗,把面前的家伙踢开给自己让出了条道来。

“收工,回去了。”

 

她一步步带着后面齐齐整整的的队伍从那片腥风血雨里走出来,气势恢宏的仿佛大型历史剧最后落场,藏镜人下意识挪开眼睛,却被史艳文笑呵呵地打量了一番,随后挽了手往回走。

“姐,回家了~”

 

藏镜人有一瞬想毁灭世界上所有的白色蕾丝连衣裙。

 

12.

史艳文终于回家的时候,藏镜人已经在店门口打第不知道多少个哈欠,想来也确实到了高中生应该去睡觉的时间。

 

看到一家子整整齐齐地在那里剥着瓜子听着八卦,浑然不觉成为八卦中心,已经被姚明月美化到了日斩三万地步的史艳文非常满意。

见得母亲回来,俏如来下意识看了看时间,史艳文了悟地点了点头:“精忠要去睡了吗?”

俏如来用崭新的目光打量了一会儿母亲,郑重地点了点头,史艳文顺势便轻轻抱了抱,随后又揉了揉雪山银燕的脑袋,许诺明天帮她绑个好看的发型。

 

戮世摩罗在旁边看得不由在心里冷哼了一声,抠着指甲不知在想些什么,结果史艳文笑眯眯地抱了上来,瞬间炸了毛:“我靠,史艳文你干什么!”

可虽然这么说着,戮世摩罗也就象征性地推了推,便随人抱着了,甚至不忘冲后头的大姐做个鬼脸,只可惜还没顺便比个中指,就被史艳文又在脸上亲了一口,催促上床去了。

 

干咳了好一阵,戮世摩罗努力控制着自己的面部表情,随后吹着口哨就跟着雪山银燕跑上去了。

 

呵,女人。

俏如来心想。

 

13.

藏镜人看着史艳文的笑脸莫名有些发憷,躲避了好一会儿眼神后,终于仿佛献身一般红着脸大声道:“好啦,要抱就快点抱,磨磨蹭……”

话未完,一个柔软而温热的拥抱便落在藏镜人怀里,依稀带着皂角的清香,藏镜人也忍不住柔和了眼神。

 

“小妹啊。”

“……嗯。”

今日心情不错,藏镜人决定不追究这个称呼。

“咳咳,明天我要去外地开会,不如再帮我代班半个月……”

 

藏镜人额角青筋暴起:“史狗子!你别给我得寸进尺”

 

·END·

评论(28)
热度(159)

© 泊小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