泊小雨

任何问题都可以投置顶质问箱。
贺红相关文微博ID:挣扎在死线的鱼。
只要有爱什么安利都吃,欢迎随时投梗,完结作品见年终集合,间歇性还债,目前沉迷金光无法自拔,本命竞日孤鸣。
追各种英美日剧,同渣基三,电五唯满侠,不混贴吧。

【苗疆全员】下戏时间的孤鸣家

.放飞自我的time,其实就是些无聊的蛇精病脑洞。
.以ooc为己任,主旨是歌颂孤鸣家的亲情,未来大概还会歌颂三杰的友情,不时有其他人员出没。
.总之当年聊了多少骚话和段子,写完就算完结。

——————————————————

1.

相较于如今还要在新剧跑上跑下各种折腾的千雪和苍狼,竞日孤鸣虽然在台词里刷足了存在感,然而并没有要重出江湖的意思,依然安心地在孤鸣家当他的祖宗。

 

其实影视剧这种东西作为艺术的一种,到底来源于生活,因而有些东西倒是没拍错,比如竞日孤鸣确实是孤鸣家辈分最大,下去三个侄子,再下去还有一个侄孙,是全孤鸣家的祖宗没错了。

可有些东西可能就没有那么准确了,就比如他在剧中作为金光四智之一,摆下九龙天书之局,搅得苗疆天翻地覆,心机深沉,可下了戏——

 

千雪孤鸣如今戏份也没那么多,把台词又重新看了一遍之后,正要叫上侄子赶紧进场,却看见苍越孤鸣在那里匆匆忙忙地给人发语音。

“祖叔叔,你先重启看看行不行……哦,不行啊,那你把电脑放着,我已经叫人去家里帮你看了,你可千万别动!”

听着这一句,千雪孤鸣脸都被吓青了,赶紧抢过电话千叮咛万嘱咐地又唠叨了一遍,临上场的时候还在惴惴不安。

 

且不说竞日孤鸣这人最爱戴机械表,可不出一年必定出问题吧,上次他热个外卖能把微波炉给炸了,上上次对着说明书又炸了高压锅。

回到家时看着他小叔那张无辜的表情,再看看已经嵌入天花板的锅盖,千雪孤鸣深刻怀疑他们家这祖宗可能是属上古的,不然为什么他能跟所有现代器皿尤其是电器犯冲,学得一手化万物为炸药的优秀技能?

 

好几次他都想劝他们家这研究古汉语的教授热心于他的古代就好,高抬贵手放过现代科技,不然就投入隔壁建筑行业搞爆破。奈何他到底还是要命的,不然天天被两个大哥拉着耳朵教训,再对上他小叔那“寒风凛冽洒满我的脸,千雪叛逆伤透我的心”的经典表情,他宁可选择死亡。

 

2.

好容易挨到下戏了,千雪孤鸣正想问问竞日孤鸣的情况,就看见他的助理跑上来,拍着他的肩语气沉重地对他说:“我这里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要先听哪个?”

本来就万分不安的千雪更加头大,想了半日还是决定先听听好的,说不定对那个坏的还有个铺垫过程。

“……好、好的吧。”

“刚刚修电脑的打电话过来说已经解决问题了。”

千雪孤鸣松了口气,觉得应该不会有更坏的了,毕竟竞日孤鸣从厨房可出入名单里被剔除了。

“那坏消息呢?”

助理深深地吸了口气:“你们家祖宗说要来片场找你们。”

 

对不起,我收回之前那句话。

 

助理就看着千雪孤鸣一个百米冲刺抓着苍越孤鸣的后脖颈穿着戏服就冲出片场了。

“千、千雪叔,勒、勒死了……”苍狼怀疑孤鸣家目前唯一的独苗大概是要葬身于此,“又、又出什么事了。”

“你祖叔叔一个人出门了!”千雪一边跑着一边哀嚎道。

“什、什么?”苍狼一个跨步当即就跟上了他小叔的速度,“手机呢?有没有挂名牌?”

 

3.

竞日孤鸣自小成绩就出类拔萃,从小到大都是别人家的孩子,只有他不想拿的奖就没有他不能拿到的奖,可上帝为他打开一扇门就一定会给他掩上一个气孔。

 

那个气孔叫做方向感。

 

竞日孤鸣的方向感大概只限于他从小到大生活的孤鸣家老宅以及他的别墅了,剩下只要一出大门他就能直接开始迷路。

 

虽然一直有专人接送,但苍狼在幼儿园时期就已经牢牢记住了家和幼儿园的路线,许多次都是他牵着竞日孤鸣,摇摇晃晃地把特意跑去接小侄孙的祖宗给领回家。

 

“不知道啊!!!!”千雪孤鸣此时才想起来完全忘记询问助理这些事,但跑都跑了这么久了,再回头好像有点太傻了。

 

苍越孤鸣忽然想起他祖叔叔那句我家千雪同我家小千雪果然是一模一样。

 

3.

不过竞日孤鸣口中的那只小千雪是只纯种哈士奇。

习惯就好,苍越孤鸣叹气,反正竞日孤鸣的别墅里还有只叫小天阙的牛头梗,叫乖苍狼的荷兰兔以及一只叫小颢穹的……萨摩耶。

 

当祖宗真的是可以为所欲为的。

 

4.

以防万一,孤鸣家的人特意为竞日孤鸣准备了手机,考虑到他妨现代科技的体制还给配备的是那种老年机,只能打电话发短信的那种,甚至还学着电视里防止阿尔兹海默病患者走失那样给人的衣服里塞上写着家庭地址的名牌——竞日孤鸣,男,39岁,若发现请速速联系XXX-XXX-XXX,或送至苗疆省苗王宫市后花园区北苗街道北竞王府,重酬。

 

5.

两人差不多跑了有快五分钟,终于停下了脚步,一是因为跑不动了,二是因为他们已经看见那位祖宗在马路对面朝着他们挥手示意,那画面配上车水马龙的路况,简直跟个阅兵大典一样。

千雪孤鸣问:“小叔啊,你怎么来的?”

竞日孤鸣笑眯眯道:“出租车啊。”

 

……去TM便利的现代社会,千雪孤鸣觉得自己一定是因为和竞日孤鸣待久了才会和这个时代脱轨。

 

苍越孤鸣的脸色也很难看,他觉得自己应该离小叔远一些,犯二大概是既东北话之后第二令人匪夷所思的传染源了。

 

6.

竞日孤鸣完全不查这两人内心的郁卒,还在那里感慨小千雪的新造型还是第一次看到,苍狼啊你穿这么厚的衣服跑起来不累吗。

不累就出鬼了。

 

千雪孤鸣缓了口气擦了擦汗这才想起戏服没脱的事,后头那个小侄子更惨,一身厚重王袍加披风硬是要在这倒春寒的苗疆叫人起一身痱子。

 

竞日孤鸣拿了手帕出来替小侄孙擦了擦额角的汗,心疼着他家这独苗最近可辛苦了,一边说着一边就往苍狼手里塞糖。

 

苍越孤鸣接过一看。

 

大白兔奶糖,还是特浓的。

 

再一抬头,他祖叔叔都已经替他剥开一颗送到嘴边了:“我记得你从小最喜欢吃的就是这个了。”

“祖叔叔啊!”

苍狼欲哭无泪。

“我都已经二十多岁了!”


“多大都是你祖叔叔的小苍兔啊~”

说着竞日孤鸣忍不住又揉了揉侄孙柔软的脸颊,用慈祥的目光看着他。

 

不能反抗的苍越孤鸣看着竞日孤鸣那张保养良好,比他那群侄子还要年轻的欺骗性外表,忽然有点怀疑人生。

 

7.

在一旁的千雪孤鸣也在怀疑人生,看着面前爷慈孙孝的画面,同样跑了那么远路的他觉得自己已经基本可以确定是抱来的了。

 

8.

苍越孤鸣的那颗心到底还是放的太早了,竞日孤鸣跑到片场来怎么可能真的只是单纯跑来探望的呢,在他下了戏正顺手要去拿自己的可乐时,却发现自己那罐可乐已经静静地躺在了垃圾桶底部,取而代之的是一大杯菊花枸杞茶。

 

刚拍完武戏正口干舌燥,最讨厌喝茶的苍狼也只能闭着眼睛往嘴里倒上两口这好歹富含H2O的玩意儿。

 

那头竞日孤鸣正在检查千雪孤鸣的背包,所有的零食全部被收缴了,只留下一堆手剥小核桃还有阿胶枣之类,此时千雪正在为他最后一瓶芬达做着努力。

“小叔啊!你好歹给我留一瓶啊!”

“都是糖和色素的碳酸饮料你少喝一点。”

“有什么关系啊!反正我也到身高顶峰了!”

“过量摄入糖粉不仅仅会导致肥胖而且还会影响身体……”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是医学生我是医学生啊!你就当我芬达上瘾慢性自杀算……”

 

啊,完蛋了,千雪叔你保重。

苍越孤鸣熟练地在心里划了个十字,转过身继续喝他的菊花枸杞茶。

 

9.

“诶,早知道小千雪这样不重视自己,我又是何必煞费苦心。”竞日孤鸣捂着胸口幽幽叹了口气。

“……小叔你可别再唱沙茶酱之歌了……”

千雪孤鸣条件反射地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竞日孤鸣抬头悲痛欲绝地看了人一眼,千雪孤鸣简直想把自己的嘴给封起来,可他思考再三觉得自己这次不能再怂了!不能再妥协了!芬达就是他的命!尤其是橙子味的!

 

他紧紧地盯着竞日孤鸣那微抿的薄唇,做了个深呼吸,扎了个马步,然后他就听到那人唱——

 

“为你付出那种伤心你永远不了解……你又狠狠逼退我的防备,静静关上门来默数我的泪……”

 

还没唱到“真正爱你的人独自守着伤悲”,千雪孤鸣就已经乖乖双手奉上了他的“命”。

 

“……小叔我错了,你下次还是唱沙茶酱之歌吧,别切歌了。”

 

竞日孤鸣满意地笑了,嗯,为所欲为。

 

TBC


评论(27)
热度(203)

© 泊小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