泊小雨

任何问题都可以投置顶质问箱。
贺红相关文微博ID:挣扎在死线的鱼。
只要有爱什么安利都吃,欢迎随时投梗,完结作品见年终集合,间歇性还债,目前沉迷金光无法自拔,本命竞日孤鸣。
追各种英美日剧,同渣基三,电五唯满侠,不混贴吧。

【苍竞】草莓牛奶巧克力

·校园AU,学生苍狼×政治老师竞

·情人节贺文,祝两位长长久久圆圆满满,也祝大家甜甜蜜蜜吃狗粮~

·和行雨说好的投喂给苍狼的巧克力

好啦好啦,王上我错了,这篇才是你的情人节贺礼,别咬我了谢谢。

————————————————

无论就长相而言也好,亦或者是未来身份,苍越孤鸣向来很受欢迎,每年的情人节桌案上都能满满地摆了一堆的巧克力。他是个好孩子,平日里也从不拿捏身份,平易近人的性子叫他甚至还能从不少情侣那头收到些义理巧克力,只是偶尔有几个好友问起他到底有无确定对象时,他总是支支吾吾了好一阵,最后只能顾左言他地拿上课铃逃避。

 

要说心仪的对象那自然是有的,苍越孤鸣上课时忍不住将书包的内格层看了又看——棕红色打底的包装纸上印着淡淡金色的回纹,是很古雅应景的包装。

 

很衬祖叔叔的模样,苍狼想到,他几乎可以想象出竞日孤鸣红润的手指剥开那包装的那一刻——细长的指尖会捡起其中一颗,舌覆于其上,同那淡淡的苦涩和香甜一齐融化在那人的唇齿之间。

 

越想便越叫他感觉面红耳赤,连忙拍了几下脸颊,好叫自己清醒些。


这次一定要抓住机!

 

那里头装着的是他前几日偷偷在半夜做的巧克力,早上更是趁着祖叔叔未起床匆匆忙忙从冰箱拿出脱了模,细细摆好这才出门,这几日天气还有些寒冷,不至于这样快融化,午休时就能借着课代表的职务之便跑到办公室塞上那么一盒。

 

主意一定,苍越孤鸣这一上午便什么都听不进去了,满脑子都是竞日孤鸣的模样。

 

他的祖叔叔活得精致,用他小叔的话来讲那就是难伺候的主,挑食得不得了,为此他在一月份的时候便假装不经意地试探了一下那人——

“如,如果说是甜食的话,祖叔叔会更喜欢什么口味啊?”

“嗯~”

竞日孤鸣托腮似是思考了许久,而后带着浓浓的笑意看向一旁红着脸正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的小家伙,只觉得可爱极了。

 

“我呀……”

 

当然是喜欢草莓奶味的啦~

 

祖叔叔的口味原来偏甜啊,平时竟然没看出来,实在是……!

苍狼一阵懊悔,立刻在脑中更新了祖叔叔的喜好列表,仔仔细细把草莓奶味写在了上头。

 

时间切回学校,在惴惴不安了一个上午,随着午休的到来,苍越孤鸣也终于迎来了人生的最大挑战。

 

耐心地教了他巧克力食谱的雨音霜在拉着银燕出门的那刻,对着教室里头的苍狼比了个拇指,眼神满满地写着相信自己。

 

望着身边成双成对出去的小情侣们,以及已经迫不及待开始塞巧克力的虐狗模范,苍狼义无反顾地背起了书包,快速捧着作业本往楼顶的教师办公室跑去。

 

竞日孤鸣的时间总是非常的规律,午休去门岗拿了金池送来的便当后,就会走上楼来,也许他还能顺便和祖叔叔一起吃个中饭。

 

计划十分完美,一直到苍狼推开门的那一刻——

 

这是什么恐怖的厮杀现场……

 

仿佛一瞬间走入了什么巧克力专卖店般,原本还挺大的一张办公桌上密密麻麻地垒了一堆包装精致的巧克力,苍狼才靠近一步,几盒靠在一处的巧克力瞬间倒塌,掉了一地。

 

苍狼欲哭无泪。

 

——整个计划最大的败笔就在于,他忘记考虑竞日孤鸣的受欢迎程度了。

 

诚然他的祖叔叔只是个政治课教师,却是九界学校里的四大传奇之一。

比起难以靠近的默教授,总爱捉弄学生的温皇,以及极其敬业的赤羽先生,竞日孤鸣要平易近人许多,也不在意同孩子们混在一处聊些所谓八卦,再加上他本就俊美温柔的外表以及耐心的教学方针,叫他在学生里人气极高,而且男女通吃。

 

望着那一堆各色包装,上头还不忘放上写得满满当当的粉色信笺,苍狼捧着自己那盒手作巧克力不知该如何是好,退出去又不甘心,往前走又觉尴尬,只能不上不下地卡在那处。

然而时间不等人,还来不及细思,背后便传来一个熟悉的声线——

 

“呀,乖苍狼,你怎来了?”

 

苍狼轻轻地啊了声,一没注意手中的那个巧克力也掉入到那一堆巧克力山中去了——糟了!这下更完蛋了!

 

竞日孤鸣似是未察觉异状,走进来无奈地看着那一堆巧克力,叹了口气。

“这样多……诶,苍狼帮忙一起收拾起来寄给小千雪他们吃吧,想来我那几位好侄子今年怕是也没能收到本命巧克力。”

 

苍越孤鸣就这么眼睁睁地瞧着自己的巧克力被人给收拾进了纸箱里,顿感内心一片死寂。

 

一盒盒绑着缎带的巧克力被他一股脑地全部塞进了庞大的纸箱里,偶尔瞥见上头写着的热情告白,苍狼心底一阵不乐意。

 

哼,如果只是道谢的话何必还要在情人节送巧克力啊!用意不明!

 

啪得一声,一包巧克力便被甩到里头,苍狼又拿起一盒,看了看那高档的包装,又撇了撇嘴。

 

祖叔叔才不喜欢黑巧克力呢!祖叔叔喜欢的是草莓奶味的!他亲口说的!

 

竞日孤鸣侧头看了一眼一旁那个嘴上能挂油瓶的小家伙,偷偷发笑,看在他眼中,这孩子简直像是只垂着耳朵闷闷不乐的小兔子。

 

哈,真可爱~

 

回到家中,金池笑着朝苍狼眨了眨眼,不忍心叫偷偷陪自己练习的人失望,他便只能勉强笑着点了点头,直到了房中才失落地扑到床上。

 

只是有些失策而已,情人节还能过的,怕什么……

 

苍狼打了个滚安慰了自己一遍,只是还来不及缓和心情,门忽然被人敲响,心心念念的那个人便带着一如既往的温柔笑意走了进来。

 

一声祖叔叔还来不及说出口,嘴里忽得就被人塞了什么东西,苍狼从来不防备竞日孤鸣,因而下意识地张了口。

 

唔,甜甜的……

 

“乖苍狼好吃吗?”

 

竞日孤鸣捏了捏那受宠若惊模样的小苍兔,笑得更加开心。

 

他怎么会不知道啊,某个孩子半夜三更偷偷摸摸跑去后厨一边同凤蝶和霜打电话,一边在金池的指导下做了好几日巧克力的事。

 

“好,好吃……”

苍狼讷讷地回答了一声,只觉得脸快烧起来般发着烫。

 

“嗯~是吗,那让祖叔叔也试试看。”

 

苍越孤鸣还未从忽如其来的巧克力惊喜中回过神来,下一秒更是整个大脑都炸了开去——

他几乎可以看见竞日孤鸣的细长睫毛在两人交织的呼吸中微微抖动。

 

早已化开的巧克力弥漫开浓浓奶香,带着草莓的香甜在两人勾缠的舌尖上画出一片心跳,苍狼几近饥渴地吸吮着竞日孤鸣的舌尖,明明吃巧克力的是自己,为何这个人的吻和嘴唇却仿佛比那糖还要甜美,叫他欲罢不能呢?

 

苍狼感觉自己几乎喘不过气来,脑海里全是心脏快速跳动的声音,已经再听不到事物了,他几乎要怀疑心脏一整个都要随着竞日孤鸣的吻融化——纵然他也是甘愿的。

 

“哈……”

 

两人纠缠的吻终于慢慢松开,苍越孤鸣红着脸,有些不敢看不知何时被自己压在身下的人,可还是忍不住被那张因接吻而微微红肿的双唇夺去视线。

 

竞日孤鸣笑着点了点苍狼的嘴唇,又慢悠悠地将指尖含入嘴中。

 

“果然很甜。”

 

他道。

 

“是草莓奶味的。”

 

苍越孤鸣这时候才懂了竞日孤鸣之前说的那句话的含义,一下子脸便红到了脖颈,不知该拿这个人如何是好,只得垂下头去堵住那带着促狭笑意的嘴唇,去吻那媚眼如丝的眼神。

 

于是呼吸再一次纠缠,二月寒冷的天气忽得带上了春意的温暖。

 

“苍狼,情人节快乐。”

 

听着这句,眼眶不知为何忽然有些微热,苍越孤鸣合眼吻了吻那人嘴角。

 

“祖叔叔也是,情人节快乐。”

 

最后还有一句我爱你,大抵同那盒扔在床头的巧克力一样,即将融化在这到来的春色里了。

 

·END·

——————————————————

给兔兔投喂巧克力来了!!!!

没有道理!!!!

就是甜!!!!!

评论(41)
热度(68)

© 泊小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