泊小雨

直男无误,欢迎推荐起点文。
贺红相关文微博ID:挣扎在死线的鱼。
只要有爱什么安利都吃,欢迎随时投梗,完结作品见年终集合,间歇性还债,目前沉迷金光无法自拔,本命竞日孤鸣。
追各种英美日剧,同渣基三,电五唯满侠,不混贴吧。

【苍竞】残次品

·机器人AU

·苍狼人工智能设定

————————————————————

1.

千雪孤鸣的邮件总是来得特别不是时候。

 

折腾完了手头的论文,又打发完了另一头的颢穹孤鸣,望着即将破晓的天际,竞日孤鸣正打算稍稍休息一下,叮的一声提醒便又将他从实验室的小床上拉了起来。

 

——“苍狼计划已经初步完成第二阶段,即将进入第三阶段,小叔你啥时候回来?”

 

嗯?

竞日孤鸣看着那个名字愣了愣,拿起手机又算了算时间。

 

竟然已经过了这么久了吗?

 

想了想手头残留的工作,竞日孤鸣匆匆打下后天就来的回复却是怎样都睡不着了。

 

2.

所谓苍狼计划是孤鸣企业联合墨家、西剑流等公司一起联合开发的高智能军事型机器人程序。为了这个程序的专利权以及应用范围等问题,几家之间的沟通颇花了一通工夫,最后才在温皇,赤羽信之介,默苍离以及竞日孤鸣四人的调和之下顺利达成初步协议。

 

竞日孤鸣代表的孤鸣企业是资金链最重要的一个环节,自然也占全局大头,默苍离和温皇二人则负责全程序的设计以及编程,西剑流方面负责一些精密的机械零部件的制作,本以为这大概会花上好一阵工夫,谁知道不过两年而已,竟然就已经完成了最核心的芯片制作。

 

当时就芯片功能的排布,自己还同默苍离针锋相对过不少时日,而后搁置争议直到现在,本以为芯片的制作进程可能难以前进——

 

剥离去所有其他鸡肋的技能,单纯只是为了屠杀而存在的军事型程序,这是孤鸣企业的要求。

但墨家方面并不认可这一行为,提出必须制造防止其增加识别人员,扩大敌人范围造成多余伤亡的辅助程序。

 

二者僵持不下,最后却是折中选择了一个古怪的方式——自主学习程序。

 

其细节如何,保密协议之下己方对此不得而知,想来大致上应是使用者自主规定攻击范围的东西吧。

 

竞日孤鸣仔细将程序的名字念了几遍,却总觉得并不仅仅是如此而已。

 

跟随在主人身边对使用者的思维方式进行模拟学习,战争之中再次进行复制思考,确实可以提高战争效率,但是……

 

竞日孤鸣晃了晃手中的笔。

 

虽说墨家主动要求参与苍狼计划是意料中的事,却没有料到默苍离这个整日里闷在电脑前头写程序的家伙竟然亲自前来商谈。

 

未深思,一个电话便忽的打断了谁人的思路,竞日孤鸣看了眼上头的名字,不由得挑了挑眉——

 

锻神锋?

这可真是稀客了。

 

接起电话来便是那人毫不客气的声音,直截了当,开门见山得一如既往。

“要制面和零部件了,他们二人说了一通乱七八糟,最后叫我来问你要制成什么模样的,切,就这么不相信我们锻家的手艺吗?”

 

说起来倒是……赤羽似是还未从东瀛回来,这落在另外两个手上,锻神锋怕是心下早已抓狂许久。

 

“孤鸣家自是相信锻家杰出的仿真手艺,”竞日孤鸣笑道,“也正是如此,想来您心中也早有计划不是吗?”

对于这个人,一句奉承威力尚缺半分——

“这完成品可是能记载入史册的存在,届时锻家之名便无人可敌,当初慢了一步的废家想来已是难以望其项背了。”

 

慢悠悠吐完后头半句,对面便传来哼的一声:“那是自然!我锻家手上皆是珍品!又岂是废家那些人能比得上的!”

 

最后锻神锋才像是想起来谁是财主一般问了句,那具体细节也全由我来安排吗?

 

这个啊……

 

“最后环节既是由我来调试,稍微亲近些的面容或许更易适应些,”竞日孤鸣想了想,“不若就按着千雪的模样来吧。”

 

“哼,锻神锋不屑做相同之物!”

 

这倒是也在意料之中,竞日孤鸣抚了抚额角:“那便再改改,不如……”

 

他沉吟了一会儿,抬头和实验室里头养着的几只兔子对上了眼,心念一动——“再乖巧可爱些。”

 

乖巧可爱?

锻神锋眉头一皱,这不是军用型人工智能吗?

 

可电话那头的人还在念叨:“软软的,对,就像是兔子一样的感觉,如何?”

 

最后那两字听在锻神锋耳中却像是对他能力的质疑,一时也顾不上思考为何军用型人工智能要套上这样一个外壳,下一秒便已经答应了——“绝无锻神锋无法完成之物!”

 

挂下电话,竞日孤鸣戳了戳笼子里头还在咔嚓咔嚓咬着菜叶子的白兔,却是有些期待起来了。

 

3.

在收到锻神锋完成的短信时,竞日孤鸣已经在回程的专机上了,为了能够赶上回来进行调试的时间,他不得不连夜将后头好几个月的任务一次性完成,也就错过了第一时间知晓苍狼计划产物已经诞生的消息。

 

等醒来时,来不及看手机,竞日孤鸣整个人便已经被千雪给拽到了开发室里头。

千雪孤鸣同温皇交情不错,颢穹孤鸣便借此机会将他也给安插进了程序制作的小组之中,本期待着他能借机学点墨家的东西为孤鸣企业所用,谁料他还真是一门心思地开发程序去了。

 

竞日孤鸣一眼便见到了那个安安静静躺在调试台上的……人工智能。

 

作为苍狼计划的第一产物,平日里人们也大多以苍狼叫着他,全然忘记竞日孤鸣最开始还替他定过一个苍越孤鸣的大名。

 

不愧是锻家出品,竞日孤鸣伸手碰了碰那人工智能的肌肤,无论是色泽还是手感都与正常人一般无二,拟真水平令人惊叹。

 

“小叔,你快开启看看!已经录入你的声纹作为使用者啦!”说着千雪便要来捉人的手,一边念叨着,“若说定下这个计划的大哥是他亲爹,又让他姓了孤鸣,那算起来我也是他半个叔叔~”

 

听到这处,竞日孤鸣不由失笑:“小千雪啊,如此胡言乱语,若是让你大哥知晓,怕是又要将你捉回我那儿管教了。”

 

千雪孤鸣后脊骨一凉,立刻往旁边跳老远:“我可打死也不要去你那儿!你省省吧!”

 

“哈。”

竞日孤鸣摇了摇头,走到了那人工智能跟前,仔细打量着那孩子的模样。

 

这相貌确实同千雪有几分相像,或许又柔和了一些?

 

竞日孤鸣附身揉上那深紫色的头发,毛茸茸的触感叫他莫名想起当时心血来潮对着锻神锋提出的古怪要求,不由低声笑了出来——倒还真的有几分像是兔子。

 

“苍越孤鸣,”竞日孤鸣将那头短发仔细理好,终于唤出了他的真实姓名,“该醒了。”

 

声纹录入核实,苍越孤鸣的体内传来系统启动的轻微声响,肉眼可见的,竞日孤鸣便看见他的手稍稍动了动——起初只是僵硬着的,仿佛是被什么无形之力所操纵着的傀儡一般,随后慢慢转开调和了片刻,渐渐便同正常人一般能够张握了。

 

他的眼睫毛微微抖动了一下,随后缓缓睁开——

 

使用者面容确认。

面容确认完毕,录入成功。

录入身份,使用者竞日孤鸣。

确认成功,允许使用。

系统正式启动,资料载入中——

 

竞日孤鸣看见那双原本暗沉的双眸忽然透出晶莹如海一般的蓝光来,似还有波浪在其中起伏般,随后那蓝色渐渐归于更深的海蓝,宛若倒映星空,片片星芒散落其中。

 

刚苏醒的苍越孤鸣反反复复地调整着焦距,同婴儿一般探寻着这个初次见到的世界,而面前这个正对自己微笑的,也正是他所见到的第一个人——苍狼下意识也露出了一个微笑来,自己知道他是谁,这是自己的使用者,他的名字叫做——

“竞日孤鸣。”

 

他初初使用声带发出的声音有些颤抖,还带着些机械的味道。而看到面前使用者露出好笑模样来后,他立刻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迅速搜索了人类常用的发音,重新开口叫了一次。

 

其实苍越孤鸣的表现已经远远超出竞日孤鸣的想象了,他捏了捏对方有些肉肉的脸,看着那呆呆的模样,不由起了些恶劣的心思。

“你不该叫我的名字,你只是人工智能。”

 

苍越孤鸣有些惊慌失措,他的系统录入之中竞日孤鸣是他的使用者,是他的主人,自己只知道他的身份和名字,但这个人却说自己不能叫他的名字,他思考了片刻,正要开口,那人却又用手指戳了戳他的脸。

“也不许叫主人。”

“啊……”

苍越孤鸣怔住,倒是一旁的千雪孤鸣看不下去了,走过来摇着头道:“小叔,你可别乱出问题了,这只是军事型机器人,不是玩具。”

“可他若是连这种程度的事情都思考不了,那便是失败。”

竞日孤鸣却是不以为然,既然是号称足以媲美人类的高智慧产物,那就合该有与之相符的模样。

 

苍越孤鸣听到失败二字时立刻察觉到使用者对自己的不满,不由紧张起来——

 

他所全部存在的意义便是为了竞日孤鸣,自己是为了他而诞生于此的,决不能被这个人否认!

 

手头忽然一暖——这细节却是做得精致,竞日孤鸣下意识回头望去,看见苍狼再次开了口——祖叔叔。

 

眼下不仅是竞日孤鸣,连千雪孤鸣都楞在了当场,等想通了苍狼的逻辑之后,千雪孤鸣更是大笑出声——这回我可真是有个大侄子了!

 

瞬间长了辈分的竞日孤鸣也不由笑出声来,看着苍越孤鸣似是如释重负般露出微笑的模样,不由又伸手揉了揉他那柔软的头发。

“好,那便这样叫我。”

 

得到了认可,苍狼不由喜上眉梢,只是这模样落在竞日孤鸣眼中却是天真得有些可爱,当真有几分像是自己养在实验室的兔子了。

 

可那兔子终有一日要用于实验,而他……

 

竞日孤鸣牵着人的手叫他能站到地上,又好能够慢慢行走。轻轻控制着力道握着自己的少年正全心全意地依赖着自己,仿佛初次学会走路的婴孩般时不时抬眼望着自己,像是想要讨几句奖励。

 

竞日孤鸣笑着,但心里明白,他是人工智能,终有一日要运用于战争的军事型人工智能。

 

4.

自己最大的任务便是确认苍狼体内程序的运行结果,并对其知识的搜索方式进行改良,扩充其在军事方面的日常储备,偶尔也出些难题测试他的临时应用能力。

 

而自己最在意的自然也是当时默苍离的那个所谓折中的方式。

 

自主学习的程序其实运用起来确实非常流畅,许多只是偶尔说了一句的事,苍越孤鸣都牢牢地记了下来,倒是为知识库的储备省下了相当多的时间,慢慢也形成了他自己特有的一套搜索方式,甚至还会记得该以何种形式对不同人进行汇报。

 

“祖叔叔,你起来了?”

在检测到竞日孤鸣清醒过来后,苍狼便乐滋滋地蹭过来坐到了床边,将手中金池刚熨烫完的衣物整齐地放在一侧以便对方更换。

 

他很喜欢同竞日孤鸣呆在一起的感觉,虽然这人在之后也不忘给他出各式各样的难题,但在与对方的言谈之中却能够切实感受到自己各方面程序的改进。这个人给自己一种充实感,安全感——说起来也很有趣,明明自己是保卫他而创造出来的产物,但这个人却反而更能给自己带来这种安全感。

 

有时甚至感觉不仅仅是因为能从他那里获得些什么。

只是呆在他身边,或者在后头望着他,有时候甚至只是在宅子里漫无目的地等他回来而已,但似乎只因有竞日孤鸣的存在,自己便能得到些什么。

 

他不明白原因,也找不到答案,这回答像是虚无缥缈的东西,就算查遍所有的资料库也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定义。

 

那便也不去细究,苍狼想,也许只是因为他第一眼就认准了这个人,知道自己属于他,那么自己就继续远远地看着那个人,等着他回来,然后就已经足够。

 

5.

而在竞日孤鸣的眼中,苍狼着实是一个很成功、很人性化的人工智能,成功到有时候自己都要忘了他是因为什么原因而被创造出来的,甚至于差些不记得他只是一个人工产物——

 

“祖叔叔,你该休息啦,已经很晚了。”

完全精确到秒的报时方式,竞日孤鸣心下暗暗叹了口气,但并没有放下手中键盘的打算,苍越孤鸣便乖乖地坐在人对面,跟着仔细地盯着屏幕,活像是只人形跟宠,尽职尽责地履行着输入其中的任务。

 

竞日孤鸣想想其实还是屈才了,这孩子放在自己的身边不过日常调试功能运行正常与否而已,可莫名地就呆成了半个管家。想想他身上用着最高级的人体扫描设备,结果全被用来监控自己身体状况,装备的冷兵器被用来下厨,强大的搜索程序被用来翻找棋谱,平时还承担着一系列诸如打扫卫生,开车接送的事项,简直大材小用得天下独一份了。

 

可苍狼毫不在意,甚至还有些觉得自己的能力太弱了,不然怎么会连劝个人上床睡觉都这般麻烦?

起先他还会同竞日孤鸣谈论熬夜的坏处,但说了半日以后却反而绕不过他,每次到最后竞日孤鸣开口一句:“横竖不过一条命而已,还真能将我如何?”

 

人类难道不都是害怕死亡的吗,苍狼疑惑了,但为何面前这个人却正好相反呢?

 

他实在是看不懂竞日孤鸣。

 

这个人似乎什么事情都更爱放在心里,不管想着什么,面上都是轻轻地笑着的模样,与其说自己是人工智能,不如说这个人表现得才更像是人工智能一些。

 

竞日孤鸣终于被对面焦灼的目光给逼得停下了手,而这稍稍一顿,苍狼便立刻有了反应。

“祖叔叔累了吗?”他站起身来忙不迭地将人一整个往房间里头推,“苍狼今日刚晒了被子,暖气也已经提前开好了,还是说祖叔叔更想在之前洗一个澡?”

 

自己到底是创造了一个用于军事的机器还是养了个多事的小侄孙啊?

竞日孤鸣想着不由笑出声来。

 

“祖叔叔怎么了吗?”

苍狼努力用背遮住计算机,眨着眼睛望着面前忍俊不禁的竞日孤鸣。

 

“没有,”竞日孤鸣看了看面前的孩子,忍不住轻轻上前咬了一口他的鼻尖,“只是忽然觉得……”

 

这是竞日孤鸣第一次距离自己如此之近,苍狼几乎都能看到那人又翘又长的睫毛,不比自己模拟的呼吸方式,人类的吐息比自己想象的还要温热些——

 

这人的眼睛真好看。

 

这是苍狼脑中第一个跳出来的想法,说起来作为使用者的竞日孤鸣靠这样近是被允许的,可莫名的却有一种……该说是危险感吗?

 

体内不自觉的心跳加速,呼吸加快,甚至连搜索功能都一并罢工。

 

这应该是危险的感觉吧……

可按照竞日孤鸣的权限,怎么可能给自己带来危机感呢?

 

一定是哪里坏了!

 

苍狼有些紧张起来,竞日孤鸣看着人木愣愣的模样似是终于玩够了,总算转过身,吐出了后头半句话:“果然去洗个澡比较好吧~”

 

“啊……啊,哦,哦,我,我替你去准备!”

好在接受系统还是运行正常的,得到命令的一瞬间,苍狼总算摆脱了之前莫名的罢工状态,当下执行起来。

 

明明刚刚那人靠得那么近的时候感觉这样危险,但为什么后退到安全距离之后反而……

 

苍狼摸了摸该是人类心脏的位置。

 

这种感觉……

苍狼一边从衣柜里拿着衣物,一边努力搜索着此时的感受。

 

似乎叫做失望?

 

6.

这样的事情也不知该找谁谈论比较好,好在后头也没再发生相同的事情来,自己还能守着一点点的快乐静悄悄地陪在竞日孤鸣的身边。

 

实验室里往来的人并不多,基本只有当初按照条例规定来取得实验数据的几家人,而来得最勤的怕不还是自己的“小叔”,千雪孤鸣。

 

当初也正是因为在休眠期收集了他的言谈数据,这才有了一个“祖叔叔”。

 

自己的小叔和祖叔叔的关系看起来似乎并不是很好,每日里千雪孤鸣都是偷偷摸摸地溜进实验室,随后来同自己聊几句。

“你不找祖叔叔也说几句吗?”苍狼开口道,“前几日他还念叨过你。”

 

能叫竞日孤鸣挂心的人实在不多,千雪孤鸣算是头一个了。

 

千雪孤鸣听罢却是夸张地打了个寒颤:“不了不了,叫他给逮住我人都不用做了!他这祖宗可真是我祖宗,打小就压着我不说,长大了也劲给我找事。”

说起竞日孤鸣这个麻烦,简直就是他半生的血泪史,从小到大这人简直阴魂不散。

 

“祖叔叔只是为你好,小叔你也该听一些的。”

“啧,这才多少日子啊,苍狼你怎么胳膊肘就拐到外头去了,想当初还是我给你亲自调试……”

“诶呀,小千雪,来了怎么不同我说一声,真叫人好生伤心啊。”

 

苍狼一抬头见到门口不知何时出现的人,不由喜笑颜开地叫了一声祖叔叔,倒是把千雪孤鸣给吓得当场软了腿。

“哈、哈,小,小叔啊哈哈……”千雪孤鸣眼角使劲盯着那遥远的逃生门口,腿止不住往那头迈,“这,这个……”

“我记得某人是不是还欠了我三十遍定性书没抄?”

 

千雪孤鸣瞅着人那张毫无破绽的灿烂笑容,情不自禁地咽了口口水。

 

7.

苍狼望了望那个抓耳挠腮,最后开始拿着钢丝熟练地溜门撬锁的小叔,看了看另一头似乎毫不知情的竞日孤鸣,有些糊涂了。

 

“祖叔叔?”

苍狼碰了碰竞日孤鸣翻着书页的手:“你不开心?”

 

“怎么会,”竞日孤鸣奇怪地看了眼苍越孤鸣,“这怎么管得住他,我早习惯了。”

说罢还笑着揉了揉苍狼那头手感颇好的额发。

 

“可是你的精神状况数据,还有举止数据分析来看,你明明就很失落。”

苍越孤鸣紧紧地盯着对面的人,像是要从他眼中看出些缘由来。

“在你见到小叔的时候还是开心的,可很快数据就往下跌了。”

 

竞日孤鸣摇了摇头,却是笑得更加灿烂。

 

“不要笑了。”

苍狼皱起眉来。

 

竞日孤鸣嘴角的笑容不由僵住,许久才开口:“……不过是些无用的数据,你完全不需要记录,删了吧。”

“才不是无用的,”苍狼坚定的摇了摇头,蓝色的眸子里星星点点的光芒闪过,“这都是祖叔叔的数据,对我来说就是最重要的东西!”

 

竞日孤鸣一时竟不知该如何回复,可随后一个温热的柔软的拥抱便紧紧地拥住了他——

 

“我的资料给我的解决方法是这个。”

 

8.

明明是军事型的机器人,为何会有这样的变化,竞日孤鸣有些茫然无措起来,明明只是人工智能而已,他反反复复地提醒自己许多次——可他的表现却远远超过了人工智能所应有的。

 

他有自己的思维方式,甚至会在自我判断之后对使用者作出否认的回答。

 

这样的变化是他自己所追求的吗?

这一刻竞日孤鸣感觉自己似乎有些明白默苍离这个所谓折中的方案的真正意图了。

 

苍狼还在耳边咕咕叨叨的。

“我喜欢祖叔叔笑起来的样子,但是我不喜欢你这样笑起来的样子。”

他同往常一般蹲坐下来将头埋在竞日孤鸣的膝盖上。

“你明明并没有那么开心。”

 

竞日孤鸣摇了摇头:“你的任务并非如此,如此了解我又有什么意义呢?”

 

苍越孤鸣似是有些不明白这句话的含义。

“只是因为想要了解你啊,这是什么很奇怪的想法吗?”

 

想要了解这个人,想要距离他近一些,危险也好,失落也罢,希望他对自己展现出更多真实的姿态,希望他能够微笑着触碰自己,更多的将目光放在自己的身上——

这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感情?苍狼已经有些糊涂了,为何在看到这个人的那一刻,这样纷繁复杂的情感接踵而至,叫他难以分析?

 

这是什么病毒吗?

 

灯光之下,竞日孤鸣如他所愿的一般敛去了笑意,但眼中却仍然阴云密布,苍狼垂下头来,涩涩地开口。

“难道是什么病毒吗?需不需要我删除这个程序?”

 

那委屈的模样倒是让竞日孤鸣有些不忍起来,只能艰难地开了口:“并不是……算了,这样也好。”

 

苍越孤鸣抬起头笑着蹭了蹭竞日孤鸣的手掌,你看,明明刚才看到这个人胸口还这样痛,现在却仿佛自那疼痛的裂缝里破土而出新的快乐。

 

9.

三个月的调试期结束,苍越孤鸣的成绩优异得令人瞩目,颢穹孤鸣索性直接将人划入到了第四阶段的模拟对战之中。

 

出色的性能,优秀的思维模式,压倒性的力量,这都是苍越孤鸣身上贴不完的评论标签,中原对此也是高度重视,一时之间乱了阵脚,竟不知到底该如何对抗,只能也匆忙将人工智能升级提上日程,并派人同参与其中的另外两股势力进行商议。

 

苍越孤鸣并不晓得自己在另一头造成了多大的影响,在日常完成任务后,便喜滋滋地通过系统溜入到竞日孤鸣的电脑里头,看一看这人如今到底在做些什么。

 

使用者的权限已经完全过渡到了颢穹孤鸣的手中,可自己还是放不下这个人。

 

啊,时间到了。

 

竞日孤鸣正打下一个句号,屏幕上头忽然蹿出一只紫毛兔子来,贴着电脑屏幕皱着小脸开始抗议。

“祖叔叔!十一点啦!早点休息!”

 

那兔子一蹦一跳地拿着自己肉嘟嘟的身躯挡住竞日孤鸣的文档页面,一副抵死不从的模样,竞日孤鸣只能笑着作罢,气起来拿着鼠标戳了戳那兔子的耳朵。

“真是……”

 

那头的苍越孤鸣看着人起身离开的动作,乐呵呵地把下一根电线往胸腔里塞了塞,开始进入休眠状态进行充电。

 

10.

苍越孤鸣作为四智难得共同合作的产物,竞日孤鸣对他的性能极为放心,而几个月来的实战成绩也确实令人满意,可他依旧担心那个自主学习程序——即便交托了使用权,可苍狼对自己的依赖却丝毫没有减少,甚至仍然大大超出对于颢穹孤鸣的信任。

 

再联想到曾经苍越孤鸣所透露给自己的那些细微的表现,简直就像是……

竞日孤鸣心中有些不安起来。

 

简直就像是,一个真正拥有情感的人类。

 

也许这作为人类所追求的人工智能的极限是完美的,可若是相对于其所肩负的军事任务,竞日孤鸣揉了揉眉角,也许他当初就应该同意将这段程序删掉,可是……

 

可一想起那孩子望着自己的目光,他根本说不出允许删除此类的话——

 

人工智能所有的错误本质上仍然是人类自己的错误。

 

11.

而竞日孤鸣的这份担心也确实没有持续太久,颢穹孤鸣怒气冲冲地打来电话的那一刻,他忽然有种松了口气的味道。

 

他早就知道这迟早会发生,不过早些晚些罢了。

 

“作为一个人工智能怎么可以对敌人心软?这难道不是一开始就写入程序中了吗?!”

“他竟然还把敌人交托的任务都给完成了,甚至同我们提出优先进行谈判?他到底当自己是那一边的?!”

 

竞日孤鸣看着屏幕背后怯生生的少年,脸颊和头发之上还带着鲜血,垂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这些多余的无用的东西我不要,也不管你们什么所谓的程序系统运行,总之你们赶紧修复这个问题!”

 

苍狼并不敢抬头往自己这边看,竞日孤鸣绞着手指思索了一会儿,轻声回复。

“我知道了,你将他送过来一趟吧。”

 

12.

苍越孤鸣回来的那一日天上淅沥沥地下着雨,竞日孤鸣站在实验室的窗前,一边回复着另一边实验室的询问信息,一边在雨幕之中寻找着那人的身影。

 

是了,苍狼在学习的不仅仅是这个世界浩瀚无际的知识,更是这个社会的美德和规则,知识本无对错黑白,但伴随着知晓感情和人性的存在,这个结局正是自己默许下的结果。

 

没有办法了,要是想彻底解决这个问题,那就只能将这整个程序——包括其中所有所包含着学习人性过程中的经历完全删除。

 

竞日孤鸣拿着毛巾将苍狼被雨水稍稍打湿的发尾擦干,将少年的额发撩起,认真地看向他的眼睛,两人默默无语许久,苍狼这才低低地喊了一声。

“……祖叔叔。”

竞日孤鸣应了一声,继续替他擦头发。

 

“是不是要把那个‘病毒’删掉了?”

闻言,竞日孤鸣的手微微一顿,并没有回答。

 

“那能不能……至少把和你的记忆保留下来?”

 

竞日孤鸣第一次觉得开口是一件极困难的事:“恐怕……不能。”

 

气氛又凝固一瞬,许久那少年才勉强开了口。

 

“我是不是叫你们很失望?”苍越孤鸣把头压得更低了:“我是不是一件……残次品?”

 

竞日孤鸣不知该如何回答,只能叫他躺下,随后默默地将调试台往上抬高,并打开监控数据的相关仪器,苍狼悄悄地便拉住了人的袖子。

“祖叔叔,转过来再叫我看一眼吧。”

 

我很快就要睡了,睡醒之后,你还会在吗?

 

那双蓝色的眼睛终于合上,竞日孤鸣迅速调出了那一整块庞大的运行系统,可在打开的那一瞬间,一时竟不知到底如何下手。

 

那满满的是苍狼的记忆。

那满满的也都是自己。

 

从这个视角看自己倒还是第一次,竞日孤鸣顿了顿,还是忍不住看了几眼。

 

祖叔叔喜欢的音乐类型记录,祖叔叔喜欢的电影类型记录,祖叔叔经常访问的网址记录,祖叔叔的相关情绪和人际交往记录……

小家伙简直同编制竞日孤鸣词典一般敬职敬业,恨不得连人的每根头发长度都要标记上去。

 

竞日孤鸣到底还是合了眼没再看下去,迅速退出了程序栏,抬手停顿了许久,终于慢慢打下了一串编码。

 

13.

苍越孤鸣对人的兴趣远远超过竞日孤鸣的想象,对于人工智能而言,信息库的存在远远大于肉体的存在,因而只要信息库重启存在可能,他便是不生不灭的。

 

可人类的寿命是有限的啊。

 

竞日孤鸣曾这样逗他,等我走的时候,你又该怎么办呢?

 

那我会关闭我所有的程序。

苍狼弯着眼睛,没有任何的犹豫和畏惧。

我也可以选择我的灭亡啊,就像从前那样,不过是进入永远的休眠而已。

 

14.

那双蔚蓝的闪闪发亮的眼睛再次溢出光华,苍越孤鸣看着面前的人似乎有些没有回过神来,怔在了那处许久,才叫了一声——

“祖叔叔。”

 

“嗯?”

竞日孤鸣忙里偷闲地转过头来看了他一眼。

 

“我感觉我睡了好久。”

“哈,确实挺久的。”竞日孤鸣笑着继续摆弄手下的器械,“久得我又把自己签给了某个侄子好几年。”

 

“祖叔叔……”

苍越孤鸣诺诺地开了口。

 

——“十一点了,你该睡觉了。”

 

竞日孤鸣一愣,不由得笑出声来,叹了口气转过身敲了敲苍狼的脑门。

“睡了三个月醒来就说这个?”

 

苍越孤鸣的脸迅速红了起来,叫竞日孤鸣看得不由又感慨了一声这人工智能的技术,可还没说出口,便被人给抱得结结实实的。

“我,我,我看见了……”

“嗯哼?”

苍狼的声音越来越低——

我看见祖叔叔写在程序里面的那句话了……

 

说起这个,倒是连竞日孤鸣都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更枉论那小家伙还睁着闪闪发亮的眼睛紧紧地盯着自己,开心得几乎要跳起来。

 

人的弱点总是明显得那样叫人无奈,便是自己也绕不开。

 

可正是因为这样那样的弱点和缺陷,人才显得这样美丽。

 

苍越孤鸣几乎一晚上都没舍得放手,他并不需要休眠,因而可以肆无忌惮地在竞日孤鸣睡后打量他的模样,顺便回味着那人写在自己程序里的那句——

 

祖叔叔想送给苍越孤鸣的话:你不是残次品,你是我此生所遇到的最大的奇迹。

 

·END·

————————————————

_(:з」∠)_啊……终于写完这篇了……

最后王爷把自己卖给颢穹继续开发苍狼计划NO.2去了,把兔兔给赎回来了(兔兔表示:我是祖叔叔唯一的苍狼!第二个不算!唧!)

评论(20)
热度(74)

© 泊小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