泊小雨

任何问题都可以投置顶质问箱。
贺红相关文微博ID:挣扎在死线的鱼。
只要有爱什么安利都吃,欢迎随时投梗,完结作品见年终集合,间歇性还债,目前沉迷金光无法自拔,本命竞日孤鸣。
追各种英美日剧,同渣基三,电五唯满侠,不混贴吧。

【苍竞】Bésame Mucho(肉慎)

#和行雨的豪华车队中的吸血鬼狼人AU

#苍狼为狼人,小王为血族。

#单纯的只是肉而已,这个人已经放弃思考,然而还是爆了字数= =

——————————————————

1.

已经入夜,城中的女仆尽职尽责地将那厚重的天鹅绒窗帘一层层掀开,好让城堡的主人能够尽可能地欣赏到外面明媚的月光。作为上帝的宽恕,这是血族们能享受到的最后的救赎。

 

主卧的窗帘从来都是由竞日孤鸣自己掀开的,但今日有些不同。

 

被诅咒的双眼叫血族能够很轻易地看到黑暗中的事物,就比如当下——

 

竞日孤鸣看着将自己一层层团进那窗帘中,还在瑟瑟发抖的毛团子,不由得皱了皱眉,但还是伸出手轻轻拍了拍。

“苍狼,是我。”

 

咕呜——

 

窗帘里头传来幼犬一般低低的叫声,活像是受了什么委屈,又仿佛在撒娇一般,好不可怜。

 

竞日孤鸣想起来了,今日是他这小侄孙,苍越孤鸣的初月。

 

2.

孤鸣家是苗疆最大的狼人支系,因为血脉强大,后代自第一次满月之后便能够拥有人形,随后随着体内狼人血脉的一点点苏醒,最后于成年后的第一个满月迎来化为狼人形态的初月。

 

啊,当然,要除去自己这个不能被言说的“禁忌”,竞日孤鸣将窗帘一点点从苍狼的口中夺出来。

 

狼人与吸血鬼世代交恶,老死不相往来,却因为一个神秘的血族女子打破了这样的传统,诞生了他这样一个怪物——同时拥有血族和狼人两支血脉的婴儿。但血族的血统却将狼人血统压得结实,让他更多地呈现出血族的姿态。

两种血脉在他体内相融,又互相撕咬,导致他的身体一直较为虚弱。就力量而言,不管是在狼人还是在血族之内都只能算是半吊子。

 

幸得父亲垂怜,他还能勉强在狼人家族排的上名号,而不至于被两方驱逐——虽然自己的城堡被修建在孤鸣家领地的最边缘,已与放逐无差。

 

可不比这个缩在自己怀里瑟瑟发抖的小家伙。

竞日孤鸣将那个紫色的小狼崽从窗帘布里头哄骗了出来,揉了揉那毛茸茸的脑袋,表情却是有些晦暗不明。

 

如今孤鸣家与周边的血族矛盾又在日益增加,狼族的长老会上更是几次有意无意地提到自己,其用意实在不难揣测。

 

3.

“乖,先变回人形,不要同你小叔那样总用狼型撒娇。”

竞日孤鸣将小狼放在面前,拍了拍它的脑袋,仿若是驯养哪家家犬一般熟练。

 

苍狼拿湿漉漉的眼睛望了竞日孤鸣一眼。

他从来是极信任自己这位祖叔叔的,因而在初月迫不及防到来的时候,他甚至没敢询问父亲该如何处理,就直接通过魔法阵传来了竞日孤鸣的城堡里。

 

竞日孤鸣看着面前的小狼崽一点点抽长了躯干,最后化为人类的形态乖巧地跪坐在了地上,初化狼型,他连衣物也没有准备,赤裸裸的模样叫他垂着头不敢往上瞧。

 

其实要说他是狼崽也有些过分,就大小而言他其实完全算得上是成狼,只不过比起他那只本就大块头的小叔千雪孤鸣起来,到底还只是个崽子。

 

但今日起,他也就已经正式成为一名孤鸣家的狼人了。

 

孤鸣家的狼人啊……

 

竞日孤鸣咬了咬嘴唇,垂下眸子不知在思考着什么,苍狼战战兢兢地低头等着竞日孤鸣的回答。初月的反应叫他脸色泛起潮红,眼睛也带上了血丝,实在是被折腾得够呛,但对着祖叔叔却还是连大气也不敢喘。

 

他从不知道初月的反应竟然这样大,又这样古怪,而且自己似乎求错了人——进入成年期的狼人嗅觉更为灵敏,他可以更清晰地分辨空气之中来自祖叔叔身上那恬淡的香味。

 

丝丝柔柔绕进他心里,叫他整个人愈加烦躁起来,仿佛要撩起他心中最深处最黑暗的欲望,摧毁他这么多年来的等待。

 

想要撕碎这个人,再揉进自己的血肉之中,想要亲吻这个人,叫他展露出最坦白的姿态。

 

哈。

 

这样的念头在心中在脑中一层层翻腾,苍狼捏紧了手指似是要叫自己清醒些,却听见面前的人轻笑了一声,抬头之际,脸颊忽然一凉——

 

竞日孤鸣伸手贴住了他的侧脸,就好像是小时候经常做的那样。而这之后往往是一句赞叹或者是安慰,苍狼瞪大了眼睛望着面前合上眼睛靠得越来越近的人,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何没有后退,也没有闪避,就这样径自让这个人吻了上来——

 

他没有料到这次竟会是一个吻。

 

这个吻很柔很浅很轻,轻到在放开的时候苍狼还以为这只是一场幻觉,一场因为太过痴迷奢望而造成的幻觉。

 

他的呼吸不由加重了几分,可他听到了自己如雷轰鸣一般的心跳声,如春日的苜蓿那样蔓延生长。

 

“我那好侄儿作为父亲不仅笨拙,而且失职到不行啊——”

竞日孤鸣嘴角绽开一个柔软的笑意,迷了人的眼,却也许是因为太暗,又或者这幸福太过突然,苍狼并未注意到其中带着的几丝谋算。

 

他只看到自己从来只敢在心中默默仰慕着的人贴近了他的脸,落下了第二个吻。

 

这一次他没有错过,而是狠狠地抓住了那个人,他的那道月光——

 

附身吻了上去。


4、5.

Bésame, bésame mucho, como si fuera esta noche la última vez


6.

竞日孤鸣做了一个很长的梦,他梦到很久之前苍狼被他父亲带到自己身边的那一天,他并不怎样理睬这个内向怕生的小家伙,只照本宣科地教他些这个年纪该晓得的规矩。

 

却是有一日那小狼崽突然挠着门硬生生把自己从大早上叫醒,还来不及开口询问原因,小家伙一整个就像个毛球般滚进了自己怀里。

 

当时还只有半大的紫色小狼崽摇着尾巴,努力组织语言道。

“祖叔叔你摸摸苍狼,是不是暖暖的。”

 

竞日孤鸣便揉了揉那光滑水润的皮毛,聪明如他,怎会不知道这孩子的心意。

 

“这便是阳光的感觉了!”那小狼崽讨好地舔了舔自己的手指,翻出白白的小肚皮任这人揉搓,“祖叔叔喜不喜欢?”

 

睁开眼,竞日孤鸣望着将自己圈得紧紧的紫色大狼,算是明白做这梦的原因了,可此时这温度却显得这样烫手,叫人难以靠近。

 

血族果然不适合阳光,竞日孤鸣垂下眸子,他的手慢慢拂过那柔软的皮毛。

 

若不是自己遮蔽天日,便是总有一天将在这阳光之下,飞灰湮灭。

 

随后他将自己在那皮毛之中埋得更深,苍狼似有所觉一般乖巧地将人扒拉进自己的保护圈内,竞日孤鸣便靠在上面,慢慢合了眼——

 

但在那之前,让他再休憩一会儿吧。

 

·END·

—————————————

标题是歌曲名,好听的一塌糊涂,LO主中毒快半个月了

评论(18)
热度(123)

© 泊小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