泊小雨

任何问题都可以投置顶质问箱。
贺红相关文微博ID:挣扎在死线的鱼。
只要有爱什么安利都吃,欢迎随时投梗,完结作品见年终集合,间歇性还债,目前沉迷金光无法自拔,本命竞日孤鸣。
追各种英美日剧,同渣基三,电五唯满侠,不混贴吧。

【苍竞】冬之日、命运之夜

*标题玩梗,FZ Paro

*当年看FSN是超久前的事了,后面重置没补,基本凭记忆,如有bug全当私设(喂

————————————————————————

1.

冬日清晨的空气干净而澄澈,仿若剔透的结晶,包裹着暖暖的阳光在土壤之上洒下一片静谧,紫发少年收了手看了看时间,这才收了手中的园丁剪匆匆跑出玻璃温室。

 

早有人微笑着备好书包和校服等在客厅。

“金池?父亲呢?”

被唤作金池的女子柔声道:“苍狼少爷,家主昨日研究了一夜,如今尚在安睡。”

苍越孤鸣了悟地点了点头:“马上就要到那一日了,也难怪父亲如此费心。”

 

金池知晓这对父子冷淡的关系,张了张口却不知该如何说起。

“少爷……”

金池算是半个看着自己长大的人,但有些话依然不好开口,苍狼苦笑着摇了摇头。

“无碍,我懂父亲只是严苛了一些,毕竟我的魔术天赋……”苍狼顿了顿却还是说了下去,“确实不如俏如来。”

 

“苍狼少爷……!”

金池急忙想否认,面前的少年已经换背上了书包回身上了楼梯。

 

“父亲,我出门了。”

 

里面无人应答,苍越孤鸣也只能叹了口气重新下了楼,出门最后一眼看了看放在门口的相框——那是一名身着白色连衣裙的少妇,便是满面愁容也难掩她的美丽。

 

“……我出门了,母亲。”

 

2.

苍越孤鸣是一名绝对的优等生。

家世优秀,长相出色,性格温柔,又是学校的学生会主席,任凭谁说来要是拥有这样一个孩子,那都是值得吹嘘和自豪的事情,可对于魔术师世家来说这些并不是最重要的——他们所追求的是更为浩瀚的魔法,那永生的根源,那能实现所有愿望的圣杯。

 

作为曾经御三家之一的孤鸣家族,他这样的孩子是过于平凡了的,至少相较于拥有四十道魔术主回路,且对五大元素都具有适性的俏如来而言,他简直落后太多。

 

六十年一次的圣杯战争,这是所有有资格的魔术师心目中的决战时刻。

 

自己的父亲颢穹孤鸣自两年前便彻底埋头沉入了对于这场战斗的准备,废寝忘食的程度简直令人担心——不过也许这也是好事。

 

毕竟在母亲去世之后父亲的精神状态一直令人担心。

 

苍越孤鸣放下手头的报告,忍不住又偷偷将一本小小的册子从书包内夹层地步小心翼翼掏了出来。

 

传说中能实现一切愿望的圣杯……

 

少年修长的手指抚摸上那册子,那花草纹路宛若纠缠着铺满了一整个封面,仿若什么禁咒一般封印起一段难以触及的过往。

 

孤鸣家的家族史,自能追溯的几千年前的古代至今都有着详细的记载,厚厚一本本收藏在主宅最隐秘的地下室之中,平时唯有家主才能打开,而家主所下达的结界咒令更是不允许任何人将家族史相关的书册带出,这本子上所记载的则是他前几日趁父亲不注意,偷拿钥匙去地下室摘抄的结果。

 

若是认得苍越孤鸣,便一定知晓他出色的苗疆史成绩,尤其是苗疆古代史,他甚至细致到连每一场战役的年份都记得的清清楚楚。

 

可那些人却不一定知晓他如此钟情于苗疆史的原因——

“是时中苗之战迫在眉睫,伏羲深渊即将开启……诸侯北竞王设九龙天书之局,乱中谋利,挑拨离间,篡位窃国……”

 

苍越孤鸣望着册子上不过短短几段的文字记载,不由皱起了眉头。即便是主家,对于这位先祖的记载也实在是太少,末了也不过一句得位不正,荣华不过风中残烛,终伏诛。

 

其实说是自己先祖怕也是大逆不道,因为这位竞日孤鸣因其叛逆之名,早在当时就被剔除出了孤鸣家,尸骨无存。

“竞日孤鸣……”

他喃喃地念道了一遍这个名字。

 

很奇怪,这个名字自他第一次知晓开始便记忆尤为深刻,仿佛这名字从他诞生开始就刻入了他的血脉之中,仿佛在叫出这个名字开始他的心才开始真正跳动。

 

可这个人相关的记载又是这样少,仿佛所有的史书都在刻意模糊着这样一个人,拒绝记载着这样一个人一般,用着简简单单一句叛逆甩干净和他所有的联系,反像是设下了一个谜团,等着人去揭晓他——奈何至今无人能靠近这历史任何一步,更难以追溯。

 

但越是稀少便越是好奇,也就越是想要知道。

 

为何孤鸣家要完全湮灭这样一个人的痕迹呢?

 

等苍越孤鸣回过神来的时候,发觉自己不知何时在纸上打下了一个草草的印记。

他少时曾见到过一张小像,只短短有过一眼,随后自己立刻被带出了那个房间,此后也再不曾见到过那副古朴的小像。

 

不知是谁落笔画的,却题了竞日孤鸣的名号,画中的男子露出无奈的笑容,很是精致儒雅,自己却未曾在任何先祖的画像之中见过他。

 

他是孤鸣家的人?为何自己从不曾听闻?后来也再无法寻找?

 

他曾问过父亲,但颢穹孤鸣坚持称这件事不过是他大脑一时创造的错误——但他分明清晰地记得在看到那副小像瞬间的感受。

 

那仿佛天底之下只余下了彼此一般的安静。

 

那个人真的是竞日孤鸣吗?

设计谋害自己的皇侄,追杀自己的皇侄孙,引得苗疆大乱之人——但、他不该是这样的!

 

他绝不是这样穷凶极恶之人!

 

几乎是下意识,苍越孤鸣在第一时间便否认这样的史实,心中仿佛有个声音大喊着不愿意承认,不愿相信。

 

苍越孤鸣望了望自己的手背,无奈地合上眼——若它真能实现所有的愿望……

 

3.

冬日的阳光总是短暂的,待回家之时天际唯有些许淡淡的红霞了,黑云压境,光明也即将被黑暗所吞噬——

 

今天回家之时苍越孤鸣便感觉气氛有些不对,从来安静的别墅之中竟传来什么争执的声音,楼下的金池似乎也分外为难,却又不敢上楼劝架,见得苍狼归来,这才松了口气。

“苍狼少爷,是您的大伯来了。”

 

苍狼摇摇头苦笑了一声。

 

那可就难怪了。

毕竟谁都知道自己父亲和大伯深仇不共戴天了,两人见面必然掐架,一分钟都不带消停的。

 

撼天阙作为魔术师的天赋比颢穹孤鸣要高许多,更重要的是他的身体素质甚至一定程度上已经可以同一些servant相媲美了,若圣杯选中了他,那孤鸣家的胜算应当是最大的,只可惜这位大伯早就同孤鸣家分了出去,自立门户,平时两家少有来往,这次倒是……

 

苍越孤鸣上了楼正打算像从前一样叫两位长辈先停下战,却被撼天阙一句话给怔在了门前。


——“别以为老子不知道你要召唤那个竞日孤鸣!”

 

苍狼一度还以为是自己太过心心念念产生了幻听,但那分明就是……!

“我就知道你从老爷子那里把那玩意儿拿出来就没安好心!别以为你是继承了家位就可以肆无忌惮了!论魔术师的天赋,你不过也就是个庸才!”

“你不要每次都拿天赋压我……现在我才是家主!”

“哦?你保证你能发挥出他所有的能力吗?你能支持的住吗?你竟然有这个自信?”撼天阙话锋一转,“别以为手头有令咒就能为所欲为了,像他这样的人——我有十足的把握坚信——你是驾驭不住他的。”

颢穹孤鸣被压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在那里气得直喘气。

 

他无法反驳。

决定召唤这个人也只是纠结了许久所做的决定——那个人的圣遗物是家族深埋已久的秘密,甚至连教会都没有一点线索。

 

作为魔术师他的天赋普通,但忠心可鉴,比起难以控制的撼天阙,家族自然会选择自己同拥有更强天赋的希妲结合,只可惜即便有强大而古老的魔法师血脉注入,苍狼的天赋也确实比一般魔术师强出不少,却依然难及另一大家的史家。

 

而历史之上这样一个诡谲的智谋天才,他真能控制住吗,又或者——真能召唤出全盛时期的他吗?

 

4.

苍狼的手在颤抖,兴奋地颤抖,他简直难以想象有一日竟然能同他心目之中的传说如此靠近,短短几句话间他便已经听出了所有的讯息:孤鸣家这一次打算召唤出竞日孤鸣,而圣遗物都已经由长老那里分派到了自己父亲的手上,但在知晓史家长子也加入战争后,为了圣杯战争的胜算,如今本家似乎有意让撼天阙来接手这个任务。

 

两个人吵起来自然也是正常了。

 

但重要的是——圣遗物!

 

苍越孤鸣激动地几乎不敢呼吸——他就知道这个人的故事被恶意抹去了太多,原本有更多的东西流传下来的才对!

 

里面的对话不欢而散,似是要结束的样子,苍狼连忙轻声走向走廊尽头自己的房间,假装才回来的模样,低着头冲着父亲和大伯点了点头,假装没看见大伯那不屑的眼神,便赶紧关上了门。

 

竞日孤鸣的遗物如今就在父亲的房间之中。

这个事实让苍狼难以抑制内心激动,一个他从前想都不敢想的念头便从大脑之中跳了出来——将它偷出来!

 

不行!

理智第一时间否认了这个选项,苍狼闭上眼睛想将这个念头排挤出去,却反而被撩得一颗心炽热难耐——

 

或、或者只是去看一眼呢?

 

对!看一眼!只是看一眼而已!

 

苍越孤鸣咽了口口水摸了摸父亲炼金室的大门,四下打量了一番,终于还是将手贴在了门扉之上,开始逆行魔术回路。

 

5.

颢穹孤鸣的房间便如同每一个最传统的炼金术师一般,昏暗而单调,唯有数不尽的材料和符文铺在台面之上。

 

也许是苍越孤鸣实在太过听话乖巧,颢穹孤鸣对于他偷描结界的魔法回路的事毫不知情,自然也就不知道自己的地下室和炼金室房间早已被儿子偷偷闯入过几次。

 

因而苍越孤鸣很快就看见了,那个雕刻着精致而复杂花纹的盒子。

 

比他预想的简单太多,本以为父亲会设立什么结界亦或者藏在更为隐蔽的地方,可是都没有。

 

那盒子就这样轻巧地放在那里,仿佛就等着他过来一般。

 

简直就像是潘多拉的魔盒,苍狼心想,那他在打开的时候释放出来的是否便是灾难?亦或者还有最后的希望?

 

他的手心几乎都要冒汗,但还是控制不了地打开了它,眼睛更是忍不住往里面看去——是什么?

 

是一个酒杯。

碧玉制成的犀角状的酒杯。

 

苍狼拿起它在灯光下照了照又晃了晃,那烛光将玉质照得通透,显示出上面精致曼妙的纹路。

 

那个人也曾握过它吗?

如此精美考究的花纹,这该是怎样风雅之人啊……

 

奈何来不及感慨,炼金术中沙漏的声响唤回了苍狼的魂来。他匆忙将酒杯放回盒中,想赶紧离开房间,可奈何——双手却怎么都放不下这盒子了。

 

得赶紧走!不然父亲便要回来了!

 

耳边隐约似是已经传来了谁人的脚步声,苍狼紧张得双手直发凉,末了却鬼使神差一般将盒子往怀中一塞,立刻走出了房门,快步往别处走去。

 

背后传来不知何人的叫唤声,似乎是金池?亦或者是父亲?还是只是风声?

苍越孤鸣听不及,脚下的步子已是越来越大,最后开始奔跑起来。

 

谁都不能碰,谁都不会给。

 

这是他脑中最后的念头——这是属于我的东西。

 

6.

等终于跑不动了的时候,苍越孤鸣终于停下了脚步,四下看了看,才发觉自己下意识竟是跑到了后花园的温室暖房来。

 

这是父亲为了让母亲散心而特意建造的暖房,母亲去世后荒芜了许久,还是自己重新和金池一起重新建起来的。

 

这里大概是唯一让自己能冷静下来的地方了。

 

苍越孤鸣拿出怀中那硬邦邦的盒子。从方才起它就一直膈在自己的胸口,但他仍然舍不得将它放手。

 

又重新将盒子打开,对着月光,他忍不住重新打量起来。

 

入手细腻若肌,花刻栩栩如生……诶?

苍狼一愣,揉了揉眼睛仔细看了看覆盖于左手之上的神奇纹路符文——等等,这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这难道就是父亲他们说的圣痕?!

 

也就是说……圣杯选中了自己?

 

三笔拼凑出一副繁杂的图案宛若笔描一般印于左手手背。

 

自己竟是被选中的那一个?

 

苍狼惊讶地感受了一下体内魔力的循环,确认这符文的存在后,眼神止不住望向那犀角杯,颇有些受宠若惊。

 

“……是你选择了我吗?”

 

7.

虽然父亲时常那自己同俏如来比较,但其实他同史家的关系倒颇为良好,俏如来早就被圣杯选中,因而自己从俏如来那里也有所听闻——

 

最重要的并不是召唤仪式的繁复与否。

 

苗疆的冬夜是万分寒冷的,但苍越孤鸣却丝毫没有感觉一般一笔一划地在地上细心地描绘出召唤的符文来。

 

新鲜的血液是生命的开源,纯度极高的金子是魔力的基础,五个方位所对应的五个属性是魔法阵力量的支撑。

 

重要的是,你的愿望。

 

苍狼实在是太过激动了,以至于手被冻得通红也无暇关注,只一门心思地将代表五大属性的最佳事物放在法阵的各个方位,又用新鲜的血液重新浇灌一遍法阵。

 

月行当空,白雾成霜,那月色便如瀑布一般倾泻在法阵的每一个角落,将上面的每一个字母都照得清晰。

 

大伯早上的话犹在耳畔——你有能力控制住他吗?

 

不,我并不是为了控制他而召唤的——

 

“战车轰隆已临疆土,吾宣示赦免一切之罪,释放一切生灵……”

苍狼在阵前站定,伸手开始释放体内所有的魔力,并立即开始咏诵自书上背下的召唤咒文。

 

风起雾拢,视线瞬间被风暴所淹没,仿若扭曲着这个世界一般撕裂着时空,硬生生只为插入这样一个奇迹。

 

巨大的魔力消耗是苍狼没能料到的,那法阵似乎是要掏空他体内所有的魔力一般,但他不愿松手更不肯放弃,因而如舍弃了生命一般调动所有的魔力注入法阵之中。

 

“吾之命运与汝同结,吾赐予汝斩碎一切之刃,遵从圣杯的召唤——”

 

我……只是为了见到他!

 

“再此重现汝之神迹!”

 

8.

叮铃——

 

苍越孤鸣倒吸了一口气,魔术回路瞬间停了下来。

 

他听到了,是金属碰撞时清脆的声音。

他闻到了,是秋时才有的金桂之香。

 

耳边尽是自己大喘气的声音,大脑之中也只剩下快速的心跳声,早已无法他想——当自己看见这个人的时候就注定了,自己已无法再容下其他。

 

淡淡雾气渐渐在月下消散,这人的模样便被月色照得清晰。

 

身披大氅,臂拥狐裘,发饰珠玉,足踏绣靴,雍容华贵之相。

睫若轻羽,眉飞入鬓,唇红齿白,眉目如画,堪得绝色之名。

 

他睁开双眸的那一刹那也许是苍狼这一生中所度过最漫长的时间了。

 

那如玉一般的人慢慢睁开眼,一双比宝石还要绚丽的双眸便占据了他全部的意识,心也迅速为之剧烈跳动起来。

因为魔力耗尽的原因,苍狼只能坐在地上下往上打量着这个人,他张开嘴想说话,却感觉像是被什么噎住一般什么都说不出来。

 

那人看着自己似是也愣了愣,随后却露出了如自己记忆之中画像上同样温柔的微笑。

 

“应允御主之令,Servant Lancer降临于此。”

 

那人的声音如风过竹林般清爽温和。

 

“试问,你便是小王的御主吗?”

 

9.

竞日孤鸣没有料到会是这个孩子召唤的自己,只因孤鸣血统的召唤,苗疆的召唤,他选择了临世,但是这个孩子……

 

如若不是这些现代的设备可还真是被吓到了,竞日孤鸣望了望这花园,笑了一声,是啊,怎么可能会是他呢?

 

那个孩子早就被自己……

 

苍越孤鸣好不容易从长时间的震惊之中回过神来,随后忍不住伸手试着去触碰了一下那个人的脸颊——

 

温热的。

 

是真的!

 

狂喜迅速卷上苍狼的内心,终于磕磕绊绊地开口发出声音来。

“你、你,你真的就是竞日孤鸣吗?”苍狼的嘴角高高翘起,虽然努力想镇定,但颤抖的声音还是出卖了他的真实想法,“那个北竞王?真的是你吗?”

 

竞日孤鸣带着不变的笑意点了点头,半跪下来仔细打量面前的这个孩子。

 

像,太像了,几乎是一模一样的。

 

他曾见过这样无邪的模样的,满满的都是自己,掩盖不住的孺慕。那是被他亲手摔碎的宝石,事后早已无法再拼接起来,怎么都无法恢复原样了。

 

竞日孤鸣微微垂眸。

 

“是的,御主,小王便是竞日孤鸣。”

 

回答的一瞬间,他的眼前晃过许多场景,那糯糯地叫着自己祖王叔的尊敬的眼神,站在自己面前哑声叫自己竞日孤鸣的愤怒的眼神,高举着刀刃却久决不定的悲伤的眼神。

 

记忆中的那张脸与面前这个孩子的脸庞慢慢重叠。

 

——以及这天真无邪的眼神。

 

10.

苍越孤鸣就这样直直地看着竞日孤鸣,一朝梦成他感觉整个人还飘飘忽忽的,但灵魂却仿佛被什么感召一般,对着这个人有着千千万万的话想说,在喉口仿佛随时就要呼之欲出,但仔细想来明明只是第一次见面,又该说些什么呢?

 

诶,真是奇怪。

 

但感觉却分明像是早已与他相识,只是隔过了千百年又再次与他相遇一般,是铭刻在身上,让灵魂都为之震颤的欢喜。

 

他比画像上好看多了,苍狼如获至宝般将人摸了又摸,从发鬓到眉骨再到嘴唇,直察觉到面前这人笑容越来越甚,才反应过来——这可是传说中的北竞王啊!你在干什么!

 

苍越孤鸣赶紧收回手,忍不住红了脸,支支吾吾了大半天都没说出什么字来,也就没看到面前人忽然落寞的眼神。

 

竞日孤鸣掩了唇笑道;“御主可是满意了?”

 

苍越孤鸣点头如捣蒜般飞快,看得竞日孤鸣不由笑出声来——

 

真是叫人怀念。

 

他微微低下头,敛了神色,仿若祈祷一般开口。

“此身与汝同在,此誓与吾共存。”

 

竞日孤鸣望着那双如苍穹般无边的蓝色瞳孔。

 

“小王将引导御主走向夺取圣杯的胜利之路,将……誓死守护御主。”

 

如同少时牵着那孩子蹒跚学步一般,竞日孤鸣伸出手,覆在了少年的掌心之上,那温度火热得几乎可以灼伤人的心——没错了,就是这个孩子。

 

这一次,小王会将一切好好还给你。

 

两双手穿过千百年的岁月终于再次交叠重合。

 

于此,契约完成。

 

·END·

——————————————————

好了好了好了总算还了一篇的账_(:з」∠)_

这个Paro的补魔篇现已加入我和行雨的豪华车队(喂)

 

设定:

Saber 任缥缈→???

Lancer 竞日孤鸣→苍越孤鸣

Archer 凰后→雁王

Rider 黑白郎君→忆无心

Caster 默苍离→俏如来

Assassin 网中人→戮世摩罗

Berserker 千雪孤鸣→七巧

 

Master和Servant并不全为CP。

只是根据职阶拉人而已,千雪孤鸣因正剧地门被洗脑过因而可入狂阶,酆都月在上一场圣杯战中也曾作为狂阶被召唤过,最后败于当时的Saber任缥缈之手。

网中人因手下魑鬼分为暗杀者。

黑白郎君作为唯一一个有私家车的男人入骑阶,因忆无心能力强大因而此次选择召唤有不败传说之名的南宫恨,且为南宫恨全盛时期状态。

默苍离因止戈流阵对魔有效,低武,入魔术师。

凰后因火铳的原因入弓阶,独立性强,经常单独行动,御主雁王曾参与过上次圣杯战争,此次选择召唤Archer并默认了servant的如此行为,此次参与圣杯战争原因不明。

小王因传说与穿刺有关入枪阶。

任缥缈因缥缈剑法入剑阶,御主未知。

评论(37)
热度(76)

© 泊小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