泊小雨

任何问题都可以投置顶质问箱。
贺红相关文微博ID:挣扎在死线的鱼。
只要有爱什么安利都吃,欢迎随时投梗,完结作品见年终集合,间歇性还债,目前沉迷金光无法自拔,本命竞日孤鸣。
追各种英美日剧,同渣基三,电五唯满侠,不混贴吧。

【苍竞】相合伞(完结·肉慎)

 #10·31祝兔兔和小王生日快乐~

#现代Paro,含轻微剑蝶

#极度傻白甜狗血,我从未写过这么温柔的王爷,OOC注意

#只想看两人互宠,不纠结逻辑

 和行雨约的脑洞   @行雨。無盡的旅程

——————————————————

27.

跟着兔兔偷偷次狐狸。

我们也可以在WB次狐狸。


28.

外面还在下着雨,苍越孤鸣却从未感觉心如此平静过,那雨声听起来都格外祥和。

 

简直和做梦一样。

 

抱着竞日孤鸣,他竟然有种想要流泪的冲动:实在是太幸福了,幸福得简直不像真的,以至于都不敢合眼,担心不小心睡过去就发现这真的是一场梦。

 

可怀中的温热又是这么真实。

 

一秒,一秒,再听不见嘈杂的雨声。

 

只有渐渐平和的两个人几近一个频率的呼吸声。

 

29.

那头两人正相拥入眠,那头的颢穹孤鸣却是闹得人仰马翻。

 

“那个竞日孤鸣把股份转让了?给谁?什么时候的事?”

撼天阙心中虽然对竞日孤鸣置气,可对上颢穹孤鸣这个所谓暂时合作对象口中却难免嘲讽。

 

“还珠楼,这……”

颢穹孤鸣正气得要直接打电话,面前却晃过来一道蓝色的身影,正是他要找的罪魁祸首之一,温皇。

只是还来不及兴师问罪,前面这个笑意盈盈的男子已经递过来了一份股份转让合同。

 

温皇看了看颢穹孤鸣即将摁下的那个号码,笑着摇了摇手:“诶~建议你莫要坏人好事啊,小心到时候招人恨。”

 

颢穹孤鸣不懂其意,却还是哼了一声:“你给我的消息怎么这么迟?”

 

温皇道:“诶呀,在下这不是亲自给你送结果来了吗?”

 

颢穹孤鸣翻了几页合同后便难以置信地去找最后的签名和落款。

 

“诶,放心,绝对是竞日孤鸣的亲笔签名,温皇从来以诚待人啊。”

 

他手上所有的股份……

颢穹孤鸣没听见似的一遍遍端看最后的落款:他手上所有的股份全部转到了苍越孤鸣的名下。

 

这怎么可能?!

 

“哈。”温皇看了一眼另一头早已知道消息闭眼不语的撼天阙,又回到了颢穹孤鸣的身上,大笑道,“你可真是生了个好儿子。”

 

颢穹孤鸣忆起五年前竞日孤鸣同他在办公室的交谈。

 

“你完全可以彻底地放下心让我出国。”那人似是反应过来一般,“啊,对,我现在可是在直接同你谈结果,可不是在换条件。”

 

硬要说条件的话,不如侄子就好好看住你儿子,别告诉他任何我回国的消息。

 

“这么简单?”颢穹孤鸣皱紧了眉头。

 

那人的回复带着轻蔑的笑意:“就这么简单。”

 

30.

诶,疑心重是病,可得治啊,我的好侄子。

 

竞日孤鸣笑着,仿佛都可以料到现在的颢穹孤鸣会是怎样生吞苍蝇一般的表情,想着这么多年那人被自己这样一番话给折腾得日日夜夜睡不着觉的模样,他的心情便很好,虽说在温皇那里欠下了个人情,不过想来为了罗碧,温皇也不介意直接把这个人情卖给未来的孤鸣企业继承人吧。

 

明明还只是只刚刚磨利了爪子的幼狼而已,自己却是输的彻底。

 

“祖叔叔在想什么,这么开心?”

苍越孤鸣眨了眨眼睛看着正靠在沙发上笑的竞日孤鸣,乖巧地伸手给人继续揉腰,竞日孤鸣放缓了身子随他动作,眯起眼睛享受这未来孤鸣企业继承人的福利,笑得活像只狐狸。

 

“嗯……想你马上就得回去了。”

 

一听这话,苍越孤鸣的脸就垮了下来:“不行,这次说什么我也要把你带去!我给你机票都定好了!昨晚你都同意了的!”

 

竞日孤鸣无奈地揉了揉眉头,也不知这孩子从哪里学来的无赖方法,昨夜一边折腾他,一边硬逼他答应,当真是学坏了。

虽然这么想着,竞日孤鸣还是眨了眨眼:“诶呀,就祖叔叔现在这个身体状况怎么上飞机?”

知晓这件事的罪魁祸首是谁,苍越孤鸣红了脸,支支吾吾道:“那、那我抱你过去……”

 

“哈。”竞日孤鸣不由笑出声来,拉着人上了沙发,“算了,倒不如陪我再休息一下。”

 

竞日孤鸣是个会享受的人,便是沙发也比寻常人要大出许多,不过平日睡个人还可以,忽然上来了两个人便不得不挤在一处了,但苍越孤鸣绝不会拒绝这样突来的亲密,见人并不推拒这样的距离,更是开心地将人抱得更紧,一起合眼入眠。

 

31.

醒来的时候苍越孤鸣便感觉有些不对了,昨晚远程给导师发了报告之后便睡了过去,本想着今天早点把竞日孤鸣给绑回国内,可等睁眼看的时候却发现早就已经误了班机,更重要的是——

 

竞日孤鸣早就不见了。

 

本就只是暂住的场所,因而并没有什么多余的事物要整,偷偷关了苍狼的闹铃和提醒,顺手还帮他重新检查完了一遍论文,竞日孤鸣出门前看了一会儿苍狼那睡熟的模样,自己都没察觉到脸上淡淡的笑意。

 

等他醒来,怕是又要闹了,竞日孤鸣看了眼外头渐渐减弱的雨势,笑着捏了捏苍狼的鼻梁,这次给你留好面包渣,好好看管,可不要被鸽子吃了又哭鼻子才是。

 

32.

不得不重新改签时间,苍越孤鸣坐在候机厅中脸色阴郁:回程之路还是只有自己一个人,又把祖叔叔给搞丢了……

 

到底怎样才能彻底抓住这个人啊……

 

甚至已经开始认真考虑进还珠楼实习的这个提议,苍越孤鸣凄恍了好一会儿,终于记得看一看远处的时刻表,跟着下意识便掏了掏皮夹,准备检查一下机票。

 

自己都买了双人份的机票的……诶?

 

苍越孤鸣一愣,望着被夹在中间的一小张白纸,心头忽而猛地一跳,像是有种预感一般——

 

一个三角形,一条直线画成一把伞。

 

从未觉得一张纸如此之重,捧在手上都不知如何放下了——

 

左边写着苍越孤鸣,右边写着竞日孤鸣,都是那个人飘逸娟秀的字体。

 

背面留了一串号码,一旁还特意画了只哭唧唧的小狼和一只笑得开心的大尾巴狐狸,活灵活现的模样叫苍越孤鸣不由苦笑。

 

立刻将号码念了许多遍,牢牢记在了脑中,苍越孤鸣又小心翼翼地将纸折了起来,放在了左胸的口袋中。

 

最贴近心脏的地方。

 

外头的玻璃窗有飞机正在滑翔准备起飞,天边阴沉沉的云已经透出淡淡金光,是如琥珀般绚丽的温柔的颜色。

 

放晴了。

 

·END·

————————————————

结束啦~

今天又是王爷又是兔兔生日,给兔兔送上狐狸次次,给狐狸送个兔兔暖暖~祝我深爱的两只生日快乐~愿编剧手下留情QAQ

评论(19)
热度(95)

© 泊小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