泊小雨

任何问题都可以投置顶质问箱。
贺红相关文微博ID:挣扎在死线的鱼。
只要有爱什么安利都吃,欢迎随时投梗,完结作品见年终集合,间歇性还债,目前沉迷金光无法自拔,本命竞日孤鸣。
追各种英美日剧,同渣基三,电五唯满侠,不混贴吧。

【苍竞】相合伞(四)

#10·31为苍狼和小王庆生写的,2w3已完稿,到生日那天全部发完。

#现代Paro,含轻微剑蝶

#极度傻白甜狗血,我从未写过这么温柔的王爷,OOC注意

#只想看两人互宠,不纠结逻辑

 和行雨约的脑洞   @行雨。無盡的旅程

——————————————————

19.

仔细想想自己还是太过冲动了,温皇不过给了一个大致的位置而已,自己怎么就这样一头闷地跑来了?偌大的一个陌生城市,要找一个人又谈何容易?何况自己还是瞒着父亲偷偷过来的,身上并没有太多的存额,又能呆多久,瞒多久呢?

 

周围来来往往的人群拥挤,各不相同的肤色,各不相同的模样,宛如海底捞针一般,苍狼看了半圈只觉得眼睛疲劳得发涩。

 

四周完全两样的异国建筑,完全听不懂的语言交织成一道墙,前进的脚步略有凝滞,就算无数次哀叹自己简直入魔,可还是无法接受现今这样的结果——当年未竟的答案,不告而别的离开。

 

他无法给自己一个信服的理由。

 

一次,那就再试一次……

 

于他,竞日孤鸣就像是一段漫长无比的旅程,他不知道哪一条是通往那人的道路,更不知道何处才是尽头,他只是一直一直地奔跑着,却还是跑不尽对那人的思念。

 

20.

一日一日,五年都这样过来了,在这里的五天却显得格外漫长,手机中导师发来的催促短信叫他也开始变得急躁起来。

 

未来和竞日孤鸣。

 

他曾经以为这是一个选择——毕竟他希望自己的未来之中一直能有竞日孤鸣的存在,甚至为他安排好了最重的位置,只是这个人伴随他走过人生中那么多重要的节点,耗尽他所有青春的执着,可为何离他身边的那个位置却反而越来越远?

 

不是没有劝说过自己,如果他们之间确实没有缘分,那就停下这样漫长而毫无意义的追逐吧。

 

可思念却仍如野草般疯长。

 

21.

下雨了。

 

22.

这是苍越孤鸣最讨厌的天气。

 

他厌恶雨水那嘈杂的声音,厌恶它打在身上那种冷冰冰的感觉,厌恶在雨幕之中模糊的视线,尤其是像这样突如其来毫无预警的大雨。

 

被困在咖啡厅的他看着手机的日历:导师划得时间线越来越近,自己却还同个无头苍蝇似的在这里瞎转悠,苍越孤鸣已经开始后悔听信温皇的话了——凤蝶是对的。

 

按照这位老同学的说法,温皇说话能靠谱,隔壁母猪能上树。

 

其实就是没有缘分,承认自己被抛下了也不是这么困难的事情,手中的咖啡已经转凉,苍越孤鸣望了望并没有减弱趋势的大雨,又看了看最近卖伞的便利店,决定还是冒个险。

 

23.

所谓命运,便是不能掌控,便是有意玩弄,它最爱看人们后悔得原地跳脚的模样,仿佛这能给它带来什么乐趣一般。

 

将不可能化为可能,将千万分之一的可能性在手中兑现,这就是它的把戏。

 

竞日孤鸣看着面前忽然推门出现的少年,着实也是吓了一跳,可他脑海中跳出来的第一句话却是——这孩子长高了许多。

 

夙带来的情报里偶尔总会模模糊糊提到苍狼,要说是有意,提到的信息却也有一定分量,这个自小陪伴在他身边的人,有时候实在是有些贴心过头。

 

仔细对比起来,面前这个青年的长相和照片里看到的还是有差距的,该说是……更成熟些?

 

若是放在从前,这个孩子肯定要哭着抱过来了,然后埋怨自己怎么这么长时间不理睬他之类,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老老实实地站在他的面前。

可或许有些地方也还是没变——比如正紧紧地攥着自己衣物的手,执拗地看着自己的眼睛。

 

他太了解这个孩子,每当有什么特别想要的事物时就总是会露出这样的表情,不敢坦率地说出来,但眼神却又不肯轻易挪开。

 

“祖、祖叔叔……”

真是相当怀念的称呼,竞日孤鸣勾着唇笑着点了点头:“苍狼,好久不见。”

 

作为长辈总该有些长辈的样子,这是竞日孤鸣给自己的借口。

看了看苍狼头发上还沾着雨水湿气而蜷在一处的头发,忽略掉内心弥漫上来的酸涩,正要抬手习惯性去捏一捏对方的脸颊,却在触碰到的前一刻被人牢牢握住了手,像是担心眼前人下一刻便会消失一般的力道,捏得生疼,直疼得到心口。

 

几次想抽出手都以失败告终,竞日孤鸣眼见着面前的孩子张口要说些什么,却是扭过头率先打断了他。

“要去……我那里吗?”

 

24.

雨未停,苍越孤鸣打着伞紧紧跟在竞日孤鸣的身边,乖巧安静,如他曾经在这个人身边一直所扮演的那个乖巧的角色。

 

依然是突兀的雨,隔离开这个世界,只有自己和手上的温暖。

 

明明有很多想要询问的东西,明明有那么多的委屈,可是在抬头看见那个人的一瞬间,这样的想法便跟着自己的时间一起凝固了——只要他在,什么都不重要了,什么都可以慢慢来。

 

这正是他少年梦中的场景——

 

雨中,伞下。

左边是自己,右边是竞日孤鸣。

 

25.

竞日孤鸣第一次有些无法理解面前的这个孩子了:也许真的是离开太久了?

 

走到什么地方都亦步亦趋地跟在背后,拿着那双映着一整片天空的眼睛直直望着他,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只是这么跟着。

 

竞日孤鸣有些伤脑筋了,只能半开玩笑地开口:“怎么?祖叔叔又不会跑掉。”

“会,”苍越孤鸣眉毛微微拢起,总算开了口,“你会。”

 

你就是不要我!

 

如同耍赖孩童一般的说法,竞日孤鸣却是笑不出来,苍狼在他的布局之中实在是突如其来的一步,一时失守,如今却叫他进退两难。

 

分明早已下定了决心,可心头那一直难解的郁气随着这个孩子的靠近愈来愈沉。

那双蓝色的眼睛如今更深邃了,不比孩童时期澄澈如宝石一般得精致,现在他的眼中盛着一片海,无时无刻不翻滚着波澜,是一种未知的危险,随时准备着将置身其中得人拉入,一同溺毙。

 

“你为什么要走?”

 

手中动作微微一滞,竞日孤鸣感觉连着自己的心都在叹气,又是这样的眼神,自己真是完蛋,可自己又该怎么回答他?说自己正同你爹还有你大伯厮杀得厉害?

 

“祖叔叔不回答我吗?”苍狼的声音有些发抖,“都五年了,你仍不回答我?”

“我不会在这里停留太久,这时候你不应该在这里吧?”竞日孤鸣道,“到时候赶紧回去吧。”

“那也是要带你一起回去!”

苍越孤鸣狠狠拽住面前人的手腕,一副绝不松口也不妥协的模样。

 

当真是欠了他的,竞日孤鸣叹了口气道:“是你回去,我……不可能回去。”

“为什么?!”苍狼有些慌了神,“你说过要陪我的!”

 

那声音连带着自己的心头也一并发颤,很不想承认,但人心实在是最难掌控的事物,即便是自己的也是同样。

 

原本那委屈的质问声停住了,苍狼有些懊恼,可唇上这熟悉的触感叫他难以自拔——又是这样逃避自己的方法,可无奈的是自己却总是偏偏很吃这一套。

 

有时自己下意识的动作也出乎自己的意料,竞日孤鸣眯着眼睛舔了舔青年凉凉的嘴唇,感受到背后传来那人手掌炽热的温度,复而将吻继续加深。

 

一个带着雨水味道的苦涩的吻。

 

“乖,听话。”

 

为自己布下局,又为这个人收拢这个局,有时这样的天真反而叫人难以着手。

 

26.

“你先洗吧,祖叔叔便在外面等着你。”

苍越孤鸣看着面前捧着浴袍的竞日孤鸣,终于忍不住伸出手将人拉进怀里。

他现在无法相信竞日孤鸣任何的话,他恨,可却又拿这个人没有办法,恨不能叫他知道这五年的时光如何,恨不能换这个人来体会这样的感受,恨不能将他就这样拆吃入腹。

 

“祖叔叔……”

在那个人抱上来的那一刻竞日孤鸣就已经料到了,到底是谁拿谁没有办法啊?

 

看了眼已经被水打湿了的衣物,他无奈地捧起那湿漉漉的脸庞:“怎么又要哭了啊?”

 

苍越孤鸣知道自己面前这个人是谁,他吻的人是谁,伦理纲常的教育他都知道,可却仍然无法压制住对这个人的欲望,仅仅只是吻早已不能纾解他内心的沟壑。


他想要的,是竞日孤鸣,一整个的,完完整整的竞日孤鸣。

“……我不想听话。”


TBC

——————————————————

明天就是王爷和兔兔的生日啦!也就是最后一发完结了嗷~

所以明天的字数会很多的!跟着兔兔吃狐狸~诶嘿~

评论(8)
热度(45)

© 泊小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