泊小雨

任何问题都可以投置顶质问箱。
贺红相关文微博ID:挣扎在死线的鱼。
只要有爱什么安利都吃,欢迎随时投梗,完结作品见年终集合,间歇性还债,目前沉迷金光无法自拔,本命竞日孤鸣。
追各种英美日剧,同渣基三,电五唯满侠,不混贴吧。

【苍竞】相合伞(三)

#10·31为苍狼和小王庆生写的,2w3已完稿,到生日那天全部发完。

#现代Paro,含轻微剑蝶

#极度傻白甜狗血,我从未写过这么温柔的王爷,OOC注意

#只想看两人互宠,不纠结逻辑

 和行雨约的脑洞   @行雨。無盡的旅程

——————————————————

14.

自己最中意的学生能够来到自己的研究所,早就期待已久的导师自然是热烈欢迎,而竞日孤鸣也确实没有辜负他的期望,纵然他已经错过了许多的时光,却仍以极快的速度就跟上了研究的进度,甚至成为了举足轻重的存在。

 

互做心理侧写的同事对这个忽来的新人颇为在意。

“我不知道你过去发生了什么,但你的防备心真的太重。”

竞日孤鸣不言不语,笑着并不解释,只合拢了资料准备离开。

 

“看,又是这样的微笑。”

可同事却是不依不饶,这人脸上的笑容总让他产生一种难以探视的感觉。

“你的心里就像是有一道界限,一旦越过那条界限,你便会选择主动远离,可那毫无必要……”

 

“不。”

竞日孤鸣忽然出声了,用着笃定的语气道:“那是最有必要的。”

 

曾经的一时心软造成一场大错,明知道那人是谁的儿子又意味着什么,却还是忍不住让他越界了,后来他反反复复地思考过太多次,在同那孩子牵手的时候,接吻的时候,他都忍不住去审视那样的自己。

 

少年孺慕的眼神,通红的耳根,如火一般的热情和渴求。

 

明知道什么才是正确的,在那个人越界越来越深之后,自己何必去后悔开始的选择,又何必去理睬那人的感受?

 

乖苍狼啊,一场未竟的复仇还不够吗?我们之间早已退无可退了。

竞日孤鸣想起那日在办公室中颢穹孤鸣噎住的表情,不由露出快意的笑容。

 

这就是正确的。

 

可心头却总似笼了层雾般难以畅快。

 

15.

没有任何的电话,甚至该说是音讯全无,所有人都知道竞日孤鸣常年在国外进行研究,可也就只到这一步了。

 

千雪孤鸣此时还真想打自己一巴掌——当真是被那目小温给说中了,自己这嘴啊……

 

那张相合伞的纸一直被苍狼好好地收藏着,纵然字迹因为当初的那场雨而模糊不堪,纸页也都已微微泛黄,他仍始终不舍得丢掉它,甚至执着到每日醒来第一件事便是确定这张纸是否还好好地被夹在他的本子里头,简直像是疯魔。

 

可或许竞日孤鸣注定就是他的心魔。

 

那本子他每日放在床边,像是那个人还陪在自己身边一样。

 

曾经收到这张纸的时候他总会想,自己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快点长大呢?长大到能够真的撑着伞走在他的身边,一路替他遮风挡雨的地步。

 

如今他已经如愿地长大了,可他想撑伞的那个人在什么地方呢?

 

那个人要走,他不介意,可是那人却忘了告诉自己什么时候回来。

 

16.

同往常一般检查好了实验室,关了门便回到吵吵闹闹的寝室,几个室友都还未睡,笑着冲他打了个招呼便又各自做自己的事。

 

苍越孤鸣习惯性又打开那本本子,手却不由一僵,一种如当初无意将那张纸打湿的恐惧感从指间迅速蹿起——那张画着相合伞的纸呢?

 

纸页哗哗地被反复翻过。

 

没有,没有,到处都没有!

 

心咯噔一下,他慌忙将桌案所有的书本拿起,一本本仔细检查,纵然他心中知道不可能放到其他位置……

 

抽屉。

书包。

书架。

 

甚至连衣柜里所有衣裤的口袋都检查过一遍,没有,就是没有。

 

平日里总是分外内向的苍越孤鸣难得露出这般紧张的表情,甚至搞出这样的动静来,几个室友也不由开了口询问原因。

 

“嗯?纸?”

一人仔细思索了一会儿:“今天打扫的时候,好像是看到有一张,很旧了,上面还满是蘸开的墨水……”

 

看着好友愈加阴沉的表情,那人似是知道了原因,慌忙道歉。

“抱、抱歉,那是很重要的东西吗?我、我不知道……我以为没用了的……”

 

他是第一次看见这人显露出这样的眼神——阴阴冷冷的,愤怒之上更多的是一种绝望。

 

他们所知晓的苍越孤鸣从来都是优等生的典型,纵使怎么开玩笑他也全然不在意,对朋友的容忍程度总是很高,家世优秀,相貌出色,性格还极为包容温柔,因而在学校一直都极受欢迎,却是忘记了他也是个有性格的人。

 

真是闯大祸了。

那一定是对他来说很重要的东西。

 

“我、我去下面找找。”

“……算了。”苍越孤鸣阖眸许久,慢慢叹出一口气:“没事。”

 

终于他把那人与自己最后的联系也给丢掉了。

 

也许有些东西、有些人的归属都是注定,就算他怎样努力强求,怎样努力挽留也都是没用。

 

“也许那本来就是该丢掉的东西。”

几乎是一字字从牙缝里挤出,指甲深深嵌入肉中,用着疼痛叫醒他的理智,他都明白,可为什么就是这样不甘心呢?

 

不甘心这样的结局,不甘心自己是被舍弃的那一个。

 

仿佛又回到那个知晓那人离开的雨夜,他站着,雨水却像是铺天盖地而来,叫他全身发寒——

 

好冷啊,祖叔叔。

 

17.

颢穹孤鸣可真是不死心啊,看着手上姚明月发来的短信,竞日孤鸣不由笑出声来——怎么,不就是一个女人骑在他脖子上吗?这点事都不能容忍,谈何与自己抗争啊。

 

要知道自己可是忍了三十年呢,他的好侄子啊~

 

同魔界合作来将自己逼出来,看样子自己那大侄子给颢穹孤鸣的打击确实不小,想到前段日子苗疆忽然蹿起的一股新势力,竞日孤鸣沉了眼,比起颢穹孤鸣,这才是真正该防范的对象。

 

不声不响地将夙发来的资料全部删除,竞日孤鸣似是想到资料上看到的什么消息,迟疑了一会儿后打开了一个陌生邮箱,而在打开的一瞬间他的瞳孔不由缩了缩。


近两千份的邮件。

 

全部来自一个人。

 

他当然知道那是谁,竞日孤鸣合上眼睛,手上的动作停了停,竟是有些慌乱。

 

不过是小时候的意乱情迷而已,难道不该有了新的对象才对吗?

整整五年,这样的执着,那个孩子到底是像谁啊?

 

鼠标停在收件箱处犹豫了许久,一通电话却打断了竞日孤鸣的动作。

 

“您恐怕还是得回来一趟。”

是步霄霆的声音。

“还珠楼的消息,颢穹孤鸣已经同撼天阙达成暂时合作,具体原因并不清楚,但目的是一致的——”

 

“不用担心,我这两个侄子是绝不可能会真正合作的。”竞日孤鸣笑道,“他们能抱团我反而还省些心思,许多事他们自己便能替我做了。”

 

“是。”

步霄霆有些不解,但他从来不怀疑竞日孤鸣的谋划:“那颢穹孤鸣这次主动发起的股东大会,依然是姚明月参加吗?”

 

竞日孤鸣沉吟了一会儿,想起被派往撼天阙手下的夙,沉吟了一会儿,正要回答,眼角又瞥向电脑桌面,最后还是选择选择关闭了页面。

 

“嗯,还是她。”

 

18.

温皇看着面前正乱拉红线的千雪孤鸣,又看了眼那个自以为没被人发现的剑无极,心情忽然大好。

“诶呀,凤蝶你觉得我们家苍狼如何?”

苍越孤鸣和凤蝶二人对席而坐,一人捧着一杯饮料不说话,却都从彼此眼中看出了无奈。

千雪孤鸣喝多了酒,兴致更甚,一路已经规划到两个人的生辰八字了。

 

凤蝶听得脑袋大:自己这个义父从自己主人那处学来的什么古怪癖好,一个俏如来还不够,要再拉一个苍狼?

 

苍越孤鸣尴尬地笑了两声,随后借口上厕所,拐出了包厢。

 

他能等,他能忍,一年两年,多少年都可以,可是那遥无音讯的希望一日日磨空他的希望。

 

肩膀忽得被人拍了一记,苍越孤鸣抬头不由一愣,随后老老实实地低头喊了声:“温皇先生。”

“怎么,对我们家凤蝶没兴趣?”

温皇眯着眼睛打量着面前的青年半日,心下做了个对比,比起俏如来确实还差了些,不过比起那个在橱窗那里拼命想进来的剑无极实在是好太多,一边想着一边扫向外头的眼神便带了杀意。

 

“凤、凤蝶姑娘很好,只、只是……”

他赶忙晃了晃手,吞吞吐吐地回答着。

 

“哈。”温皇抬手敲了敲栏杆,脸上露出些古怪的笑意:“只是并非竞日孤鸣?”

 

这一幕若是叫凤蝶看见,心下一定要开始吐槽自己主人又在打什么鬼主意,某些人怕是要倒霉之类。

 

苍越孤鸣与他交往不深,只知道是千雪叔的好友,主业是教师,私下却又开了家事务所,不知是做些什么的,只知道道上没人敢招惹这一位,而今他算是有些知晓原因了。

 

“温、温皇先生!”

慌张地向后倒退了好几步,苍越孤鸣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面前这个人——他怎么会知道这件事……

 

“诶~不必紧张~”

温皇拍了拍对面少年的肩,那语气活像是要骗人进传销公司。

 

“想知道他在哪里吗?”

“您……”

轻飘飘一句话听得苍越孤鸣不由一震,诧异地看着面前的温皇——他记得凤蝶同他吐槽过许多次,她这主人的话是半句都不能听信。

 

“诶~温皇从来以诚待人啊。”

看着面前青年防备的模样,温皇笑着给人看了条讯息:“信不信由你,机会也就这一次,过两天我可就真不知这位要到什么地方去了啊。”

 

一、二、三……

 

温皇转身走了几步,数到五的时候,便听到了背后慌忙离开的脚步声。

 

哈,这时间不是卡得正好吗?

 

应当还赶得上股东大会啊,温皇笑着走回了房间,对上好友的询问,他只道苍狼已经离开了。

 

“哈?这么早干什么啊,我都还没讲到正题呢。”

“吾也不晓得原因啊。”温皇慢悠悠地看了眼松了口气的凤蝶,笑容更甚,“诶呀,不如我们再聊回俏如来?”


TBC

——————————————————

一如既往的媒人温

打算把车留到最后一天开,可能这两天更的字数并不多

评论(16)
热度(32)

© 泊小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