泊小雨

任何问题都可以投置顶质问箱。
贺红相关文微博ID:挣扎在死线的鱼。
只要有爱什么安利都吃,欢迎随时投梗,完结作品见年终集合,间歇性还债,目前沉迷金光无法自拔,本命竞日孤鸣。
追各种英美日剧,同渣基三,电五唯满侠,不混贴吧。

【苍竞】圈套

#OOC严重注意,不适者请迅速关闭页面。

#限制级注意。

#和互相抱团取暖的道友一起折腾出来的“如果苍狼的童年没有王爷说不定会被叔叔带坏成为不良”的现代师生Paro。

#和道友的聊天记录就是每天吸狐脑洞污小王,敲碗等行雨投喂《霸道狼王媚狐妖》! @行雨。無盡的旅程 

 

1.

上课铃声已经响起,但苍狼却跟个没听见似的,仍然呆在天台慢慢悠悠地吃着手下小弟方才给带上来的便当,目光不时扫过底下的操场,看看在那头打篮球打的兴起的校队,亦或者是在另一头压腿训练的田径队。

 

啊,真没意思。

 

手中的蓝莓牛奶已经见底,苍狼索性重新躺回阴影处合上眼睡觉。

 

其实若不是今天父亲难得开车压着他来,他根本就没打算来上学,反正这学校也算在他们的家庭产业里头,混混学分不愁最后毕不了业,自己同那些庸庸碌碌每日里死命背书的家伙才不一样,自己可是天生就比他们高一等的,羡慕不来。

 

学校的老师也早早对这一问题学生选择了放弃——惹谁反正也惹不起这位孤鸣企业的大公子。

因而即便旷课情况严重,即便班级常常传来打架斗殴、寻衅滋事的消息,即便整个班被这位大公子带的堪称教育界毒瘤,只要不到不得不叫警察的地步,他们也宁可选择视而不见。

 

可硬说起来几个资历比较久的老师对这个问题学生还是有点怜悯之心的——毕竟是生在那样的家庭里面嘛。

 

2.

苍越孤鸣自生下来起便撞上父亲的事业上升期,颢穹孤鸣每日里在外头打拼赚钱,再多的心思也全放在了那从不给什么回应的妻子身上,全然关注不到那后头的儿子,而苍越孤鸣的母亲虽然早逝,但也没有留下什么好的回忆,她对自己的孩子的态度极为冷淡,在过了必要的哺乳期之后,苍越孤鸣对于保姆的记忆甚至都远远超过于自己的母亲。

 

比起父亲相册之中那带着羞涩笑意的美丽少女,苍越孤鸣记忆之中的母亲只有一个远远的决然的背影,在她看向自己的时候目光常常带着痛苦和悲伤,或许……还有一些仇恨。

 

唯一可能还能作为童年玩伴的便就只有自己的叔叔了。

只可惜他这叔叔千雪孤鸣也全然不是什么带头的好榜样,年轻的时候便是拉帮结派的一把好手,带着身边两个兄弟,一个负责出谋划策最后擦屁股,另一个负责和他一起无法无天,就算偶尔进了局子,反正凭借着他们的背景关了几日也总是能放出来的,嚣张肆意够了,不料把小侄子也给一并带坏了。

 

因而等颢穹孤鸣日后总算想起来要管管自己真爱留下来的儿子时,就看见了个跟在自己小弟屁股后头拿着酒瓶子满口调戏街头小妹粗话的小流氓,所幸耳钉倒还没打到鼻子上去,不过那挑染的紫色头发已经足够颢穹孤鸣背过气到医院了。

 

3.

昨日苍越孤鸣坐在医院的凳子上挨了老爹一下午的训,当然他那叔叔更惨,直接被颢穹孤鸣命令以跪坐的姿态在医院的大理石地面上待了数个小时。

 

“你看看你,我说你什么好!你怎么把苍狼带成这样的!”

千雪孤鸣看了一眼面前的老哥,觉得颢穹孤鸣这精神状态简直能扫平整栋大楼,怎么想都是分分钟就能出院的样子。

“老哥哦……”

“我让你说话了吗?”千雪才开口说了三个字,当即被颢穹孤鸣打断:“你看看你带这臭小子染的这什么头发!”

“诶呀,我像他这么大也染过,好玩嘛,这是一次性的,而且深紫色看不出来的……”

颢穹孤鸣一巴掌就狠狠地拍在了自己这不争气的小弟头上。

“那是你!”颢穹孤鸣用着一种恨铁不成钢的语气道:“今天染成紫色,明天说不定就染得五颜六色就出来了!”

“啧,老哥你这什么审美。”

被小弟怀疑了审美的颢穹孤鸣差点又被气到吐血,好容易从牙齿缝里憋出一句话——上梁不正下梁歪。

 

结果千雪孤鸣动了动有些跪麻的膝盖,默默吐槽了一句:“那上梁怎么算也得是你。”

 

不活了不活了,活不起了。

 

被气到这个地步颢穹孤鸣反而冷静下来了,看了一眼那个正眼观鼻鼻观眼的儿子,又看了一眼注意力全然在膝盖那块,扭着屁股跟个毛毛虫一样的小弟,伸手拿出手机。

“我记得你小叔前段日子回国了,我给他打个电话,转校。”

 

苍越孤鸣虽然知道自己还有个叔公在,但从来没见过他,可自己身旁那从来天不怕地不怕的叔叔反应却是有些精彩了。

 

千雪孤鸣屁股也不扭了,闲话也不说了,直接干脆利落地给大哥做了一个标准的土下座。

“大哥!有必要这么绝嘛!你这还不如让我去死!”

 

苍狼不由一惊——这个叔公这么可怕?

只听说也是教育体系里头的,虽然学历颇高但因为身体孱弱所以常年在国外接受治疗,也只能教一些比较轻松的课程。

 

算起辈分来应该是个六七十岁的老头子了吧?

 

苍越孤鸣脑子里头已经勾画了一幅比自己老爹还要老爹的老学究的模样,不由皱起了眉头来,他最讨厌的就是这种腐朽古旧快入土的老头,这种人日后还要管到自己头上来?

 

想都不要想。

 

苍狼心里虽然是一千个不愿意,但颢穹孤鸣定下来的东西谁都改变不了,任凭千雪孤鸣在医院里头撒泼耍赖,颢穹孤鸣都是不听。

“大哥!大哥,你只要别把小叔叫来,我按时上班,我绝不早退,我好好工作……”

“哼!”

颢穹孤鸣一副看好戏的模样,拄着一旁挂葡萄糖的架子下了病床,把手头冒着铃声的手机丢给了千雪。

 

千雪孤鸣看着手头那小小的手机跟拿着个定时炸弹一样,苍狼感觉自个儿这叔叔都快哭出来了,接通的那一刻,千雪孤鸣立刻把声音放低放柔了八个度,痛苦地开口。

“小叔啊……”

 

围观了叔叔跪着打电话全程的苍越孤鸣心下更是对这叔公有了几分嫌弃——毕竟他从来和千雪孤鸣统一战线。

 

4.

在天台吹了大半节课的苍狼总算爬起了身子,想起今天出门前叔叔的嘱托,不由有些失笑,他什么时候见过这叔叔这么狼狈的模样——“苍狼啊,你这几日一定要好好上你祖叔的课记住没?你祖叔可给我算了连带责任啊……”

 

每日里同兄弟胡天黑地地闹,局子里熟得都跟自己家一样的千雪孤鸣到底还是过不了这一关。

 

差不多应该到点了,苍狼看了看手表,他可就正等着这人呢!

 

虽然转校手续下个星期才能全部处理好,但不妨碍苍狼先提前跑过来踩点,方才午休之前他刚在小巷子里头拦了个话都说不利索的家伙,抢了校牌趁着人多就给混了进来。

 

到时候该怎么收拾收拾那个老头比较好?总得给个下马威才行。

 

比如在黑板上先胡乱写一点骂他的话?还是提前跑去教室把粉笔拧断也不错,或者把教案偷偷拿走然后拿黑笔涂黑呢?最好能绊他一脚,给他泼个透心凉,再把他的丑照拍下来。

 

这点伎俩以前教过苍越孤鸣的老师都尝过一遍,因而到了后头根本没几个人愿意带他所在的班级,不少男老师看见他都得绕道走。

 

想着,苍狼就已经溜进了他叔公即将教授的班级,同样也是自己即将被转学进入的班级,随手拿了几根白粉笔,便开始在上头胡乱涂画起来。

 

嗯……那个老头叫什么名字来着?

 

之前听千雪叔叔念的,好像是叫……

 

“竞日孤鸣。”

一个清脆剔透的声音忽然从一侧传来,苍狼下意识地便收回了手,活像是个被抓了现行的小偷。

 

说话的是门外的一个英俊的男子,他手上捧着刚刚发到的书本和校历斜倚在门框边上,见得苍狼终于发现自己的存在,这才含着笑缓缓走了进来。

 

直到很久以后,苍狼依然能记起这一幕,浅金色的阳光透过玻璃照亮这个人的脸庞,在那棕栗色的头发上抹上淡淡的金色,仿佛亲吻着他的圣子,光芒流入他的眸子之中,那澄澈如琥珀的双眸仿佛真能定格时间一般拉住那阳光的末梢,映得他那眼睛甚至比那晴日还要夺目。

 

男子比自己高一些,手掌也要大上一些,因而很轻松地便就着他握着粉笔的手在黑板上写下了他的名字。

苍狼可以感觉到对方微凉的手温,他的掌心柔软,掌纹也极浅,贴合在一处时简直柔若无骨,可他的手劲很足,在写下名字的时候,一笔一划的力道都能透着关节传递到身上,而他的字也如同他这个人一样,神气畅然,转折之处丰厚雍容有若柔中带刚,即便苍狼并没好好学过书法,却仍看得出这是一手难得的好字。

 

“竞日孤鸣。”他眯着眼睛笑道:“这就是我的名字。”

 

苍狼喃喃地跟着念了一遍这个名字,忽然反应过来——这人就是竞日孤鸣?!

 

让自己叔叔闻风丧胆的叔公,竞日孤鸣?

 

同自己想象之中半身入土的老头子完全不同,竞日孤鸣非常的年轻,神态悠然,从衣着和发型上就能看出是一个非常讲究细节的精致的男人,他皮肤白皙,根本看不出皱纹,若是同自己那叔叔站在一起,恐怕自己这叔公要比千雪叔还要显得年轻得多。

 

“唔,你叫什么?”

竞日孤鸣转过身状似无意地瞥了眼苍狼胸前的校牌:“是叫……月荒凉?”

 

苍狼这才想起来这校牌还是抢了不知道哪个人跑进来的,自己没见过这叔公,想来叔公也是并不认识自己,想到这里,苍狼总算是松了口气,含含糊糊地便应了一声,扭头就看见竞日孤鸣放在桌案上的书册——保健科医生兼任心理咨询老师,不过就算身兼两职在学校里仍然算得上是几乎没有任何任务的清闲差事。

 

看来自己这位叔公的身体是真差。

 

“还没下课你在教室里做什么?”竞日孤鸣调笑着眨了眨眼看向一旁的人:“逃课?”

“哼,你管这么多。”

苍狼不自然地扭开头,说来也奇怪,明明是打定心思给这个人一个下马威的,结果怎么一对上这人的眼睛就怂了呢?

 

“哈哈哈。”

竞日孤鸣轻轻笑了几声,伸手抓了抓苍狼的胳膊:“谁都难免有年轻的时候嘛,可以理解。”

 

这人体贴温和得简直同千雪孤鸣口中的大魔王判若两人,面前笑容温和的竞日孤鸣冲着自己指了指门外道:“小朋友不如陪老师一起去保健室喝杯茶?”

 

5.

苍狼还是第一天知道自己竟然这么好说话,竞日孤鸣左一句你们下节不是体育课嘛,右一句老师一个人整天呆在医务室里也很无聊的,就这么被哄骗去了保健室。

 

因为刚刚上任没有多久,交接工作还没做完,外面的办公桌上还摆着一堆需要确认的纸,可进了里头,就不得不感叹一声不愧是孤鸣家的手笔,就算是个小小的保健室,什么沙发茶几,书架药架一应俱全,为了迎合竞日孤鸣的爱好,理事长似乎还特意送来了新购置的空气清新器还有一整套的高价茶具和咖啡机。

 

“随便坐就好。”

竞日孤鸣将手中书册一放,便打开另一头的小冰箱:“想喝什么?我这里还是有一些汽水的,如果想要茶或者咖啡倒也有工具,可以现磨。”

 

苍狼便随口接了句咖啡,也没在意竞日孤鸣后头又讲了些什么——如今他的注意力全然放在了到底怎么处理竞日孤鸣这件事上。

 

如果这人不多管闲事,其实……也没必要怎么折腾他。

苍狼托着腮看着那人忙来忙去的身影,视线最后定格在脱去外套之后衬衣所勾勒出来的纤细的腰线上。

这人那么瘦,听说又体弱多病的,要是真欺负狠了……

 

一种没来由的心疼就这么已经不知不觉钻到了心里。

 

咖啡已经煮上了,还需要些时间,竞日孤鸣转过身来坐到了苍狼对面,两人的目光便直直对上。

 

方才苍狼便发觉了,竞日孤鸣有一双非常好看的眼睛,简直有什么魔力一般叫人挪不开眼,只是这双眼角微微上挑的凤眼可能更适合女人一些,放在男人身上便总叫他的眼神带着一种媚意,同那身边温和的气质有些出入。

 

如同每个老师会做的那样,竞日孤鸣打量了一番苍越孤鸣之后,微微蹙了眉似是有些无奈。

“方才没看出来,你这发色应该不符合校规吧。”

 

本来还对这人有些好感,这么一句话后苍狼刚刚被压下心底的那些不快便又开始冒了头,纵然他那不耐烦的意思毫无收敛,可竞日孤鸣仍然在那一头一件件数着他该改正的地方。

“且不说你的坐姿吧,校服到底还是要规规矩矩穿好的,一礼拜不过将就一日。”

说着竞日孤鸣索性直接走到了苍狼身边,替他掖了掖那件权当做披风一样披着的校服。

“鞋子也不该这样穿,总踩着鞋跟鞋骨若是踩坏了,穿起来便不精神了。”

 

面前人微微低下头替他理着衣物,两人的距离不过方寸,他甚至可以闻到竞日孤鸣身上淡淡的檀木的香味。

 

苍狼从鼻子里哼了一声直接夺过袖子,往另一边挪了一寸,谁料竞日孤鸣又追上来了一步。

 

叨叨叨的,这个人怎么有这么多的话,苍狼看了眼那人开开合合的嘴唇,忽然冒出了一个奇怪的想法来:这么个老好人一样的家伙,若是吻上他不知道会作何反应?

 

会生气吗?还是暴跳如雷?会不会直接去告理事长?

还是会哭出来?羞到离职?

 

越想便越觉得有趣起来,苍狼静静打量了一会儿那人的嘴唇——竞日孤鸣的唇色很淡,闭合的时候唇间甚至还有些微微翘起,天生就有着一个适合亲吻的曼妙弧度。

 

在这一点上苍狼的性子同他那叔叔倒是很像,想到了便去做,有时候根本便不考虑也不在意后果,任凭自己喜好开心。

 

在忽然压上去的一瞬间,苍狼看到了竞日孤鸣眼中的诧异,心中不免得意,可随后他很快便察觉有什么不对。

 

竞日孤鸣竟是直接放下了戒备,张开了嘴,任由自己取舍。

 

虽然每日里跟着千雪孤鸣学样总不着调,可这其实还是苍狼的初吻,凭着一时意气逞个强还好说,真谈到要如何继续,苍狼简直茫然得同个婴孩一般。

 

不过这窘迫倒也没有过许久,因为竞日孤鸣竟是开始应和了,苍狼发誓,在那一瞬间他绝对听到了那人嘲讽的一声轻笑。

 

【没错!这就是去幼儿园的车!赶紧上车!】

 

竞日孤鸣的度总是把握得极好,游走在尺度的边缘之上,便是这么小小的一个动作,落在苍狼的眼里可谓是极尽勾引,风华万千,直看得他头皮发麻,简直不知该拿这人如何是好,只能任他拿捏,为之沉沦。

 

糟了,好像又……

 

立刻察觉不对的苍狼手忙脚乱地整理好衣物,尽力掩藏好自己的窘迫,支支吾吾了大半天还是赶紧跑到了门边,生怕竞日孤鸣又再惹出什么事让他无法脱身来,仿佛最先吻上去的人不是他一样,可真推开了门,他就又有些舍不得了,回头看了屋内人一眼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挣扎了半天,最后只能红着脸甩上门就跑。

 

“诶呀,走廊上可不能跑步。”

竞日孤鸣笑着坐起身,走到另一侧的洗手台慢慢将身上的污渍洗净,又重新洗了把脸,漱了口,推开窗等着那个即将经过的少年。

 

啊,到了。

 

那人好像也打算偷偷再看竞日孤鸣一眼,却是不料那人早就等在那里。

竞日孤鸣摆了摆手飞了个吻,眼角眉梢全是促狭之意,苍狼此时正闹了个大红脸也顾不上深究,只得赶紧跑出学校。

 

“哈,还以为真的是条幼狼……”

等了几个小时的咖啡终于到了时间,竞日孤鸣慢悠悠地嘬了一口,看着那落荒而逃的背影,餍足地舔了舔唇角。

“原来只是只兔子。”

 

那么祖叔叔就期待你日后到底能给我什么惊喜吧,小·苍·兔~

 

 

·END·

———————————————————

兔兔啊,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你千雪叔怕小王绝对是有理由的啊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评论(16)
热度(86)

© 泊小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