泊小雨

任何问题都可以投置顶质问箱。
贺红相关文微博ID:挣扎在死线的鱼。
只要有爱什么安利都吃,欢迎随时投梗,完结作品见年终集合,间歇性还债,目前沉迷金光无法自拔,本命竞日孤鸣。
追各种英美日剧,同渣基三,电五唯满侠,不混贴吧。

【贺红】爱神劣等生的试炼

1.

“下一个,莫关山!”

一个高挑的女孩子走出办公室拿着文件看了半日后,总算在一大堆人里头瞅见了那个一头红发的家伙,并对他招了招手,示意他进到办公室来。

 

“啊?啊,哦!”

莫关山一时走神没反应过来,等到了办公室门口才想起来仪表的问题,慌忙摸了两下头发才大大方方地走了进去。

 

只是在坐下看到对面面试官的一瞬间,他的脸色便由红转绿又转黑又转紫,总而言之,一时之间那表情变化可叫一个五颜六色,变幻莫测。

 

要知道原因,我们就先得从莫关山此人的身份说起。

 

2.

他不是人。

 

3.

他是神。

 

4.

准确来说其实也算不上神,顶多只能算是个见习期的小神仙,如今这个社会,哪怕是神仙也得老老实实地参加各种资格考试,各种期末考核,也有所谓什么天考、省考、事业编制。

 

而莫关山正是月老庙下的一名见习生,简单来说就是牵线搭桥拉红线的专业爱神。

听月老说当年招了莫关山正是因为看他那头红毛觉得喜庆,这才收了当学徒,却是没算准这莫关山根本就不是当爱神的料。

 

十年了,一对情侣都没拉成。

 

月老一脸痛心疾首地拉着莫关山的手:“不是老师说你,你这十年了,别说异性恋了,你TM连同性的都没拉成一对啊!你这期末还想不想毕业了?”

 

月老为难,莫关山自个儿也很为难,可又能怎么办呢?

 

眼见着这期末又得挂科。

 

这几年,天庭大学如今对各个学科都加强了监督和管理,老师不好轻易给学徒通过,如果拿不到学分,期末再次挂科,这大学毕业不了,莫关山一辈子就都只能是个见习生了。

 

莫关山想了想日后自己的学弟学妹们都有可能在自己之前毕业,终于定下心来反省了一遍:绝对不是专业知识的问题,月老专著的那几本《夫妻八字面相速配指南》、《红娘学案教材完全解读》、《五年恋爱三年结婚》什么的他都已经通读过好几遍,可事情一落到实践上就屡次出错。

 

什么不小心把人家恩爱的小夫妻给扯离婚了啊,好不容易撮合一对结果发现对方是失散多年的兄妹啊,总而言之莫关山的实践简直是全线崩溃。

如今大学又注重人间实践的分数,学分给的很高,如今他的分数可以说是岌岌可危。

 

只是好在事情总算还是有那么点转机。

 

5.

月老拿了一份厚厚的文件摊在了莫关山的面前。

“老师给你好不容易从上头求了一个机会来,你自己好好瞧瞧。”

 

莫关山刚刚拿起那份文件,硕大的“童子命”三个字就出现在他的眼前。

 

童子命童子命,顾名思义就是一辈子都找不到对象的命。

这个人说不定很风流,情人无数,可一旦下定决心想和某个人结婚,那对象就注定多灾多难,如果命不够硬,就很有可能被克死。

 

我日,老头,你这实践作业也TM给的太难了点吧!

 

在教案上那些个童子命的人受命格影响,通常也都是又穷又丑的典型,也算是上天给人对象唯一的仁慈,因而莫关山在翻开资料的时候早就做好了心里准备,却不料答案远远超出他的预计。

 

“诶?”

资料上的照片里是一名长相英俊的青年,眉眼温柔,唇角含笑,放在人间绝对算是一表人才,器宇不凡。

再往下一瞥——好家伙!

鼎鼎有名的贺家集团二少爷!

 

娘的,这世界也太不公平了吧!

莫关山暗自骂了一句以后,愤怒地合上了资料——活该这辈子童子命!

 

“这和书上写的不一样!”

莫关山怒敲了一记桌案,看得月老一阵心疼,连呼了好几声心疼自个儿的紫檀。

 

“诶,现在的年轻人就知道死读书,不知道实践。”

月老摸了摸桌案皱了皱眉,高深莫测地捏了捏自个儿的胡子,忽然凑近压低了声音道:“你知道为什么这个人抵得上你这么多学分吗?”

 

果然有来历。

 

月老在对面轻咳了两声:“这人以前是东方青龙圣君手下的尾宿,当年天庭资料数据化时写他命格的本子给弄丢过一次,等好容易找回来的时候他早就入轮回了,等青龙圣君算日子觉着该回来的时候,才发觉他这命格给变了,说是我给写错的,就找我来了,可这都几百年前的事,如今数据又不好变动,要找以前的依据吧,这几千本的书册我找到什么时候去!”

 

所以说当年你们录入的时候就不能长点心吗?

几百年的童子命啊……这得白白克死多少人。

 

东南西北四大圣君搁在人间怎么都得算是省部级的正职,手下的七星宿算是秘书,但也都是厅级或是县级的角色,隔段时间都得被下放人间当做是体验基层,到时候上来也好提拔升职,命格不对拢自然回不来,青龙圣君正看好自己手下这尾宿,打算这次回来给他升个秘书长,结果中途出了这么个问题。

 

眼下唯一的解决方法就是破了这童子命格,赶紧让他找着真爱,让他原先的命格得以对拢,也好回来升职加薪。

 

这人简直开挂开得天怒人怨。

 

然而青龙圣君亲自写的毕业证书在眼前晃了晃,莫关山立刻就怂了:“好,我接。”

 

6.

这年代高富帅找不到对象是什么原因?

 

从天庭回来以后,莫关山默默钻进了自个儿那不足八十平米的合租小屋开始仔细研究贺天此人的生平经历。

 

所谓童子命还真是难以言喻。

贺天的第一任未婚妻在订婚那天出车祸差点没死。

第二任未婚妻在两家差不多谈拢的时候家里公司忽然破产,这婚事就莫名泡汤了。

第三任未婚妻好容易挨到了结婚那天,结果忽然想不开要上吊了,在医院闹腾了好几天,直到婚事取消以后才恢复正常。

第四任……已经没人敢和贺家二少爷谈婚论嫁了。

 

……厉害厉害。

 

饶是莫关山也是第一次看到如此命格的家伙,看完那厚厚一叠资料以后暗自叹了气——这人其实也真挺惨的。

 

那自己就权当是活雷锋了,给他算算命卦,找个比他命硬的家伙赶紧给连上红线得了!

 

7.

然后莫关山就发现自己实在是太天真了。

 

如果事情这么好解决,月老怎么会把事情丢给自己,这么一个人又怎么会抵得上那些前辈牵死牵活几百对才能赚来的学分呢?

 

这人的命真的是他生平所见最硬没有之一了。

 

若是放在别处到还好,人家还能说这人有福气,福大命大什么灾祸来了都死不了,但是如果放在这童子命上……

 

日。

莫关山默默地捂住了脸,这日子没法过了。

 

可能对于他来说唯一的好处就在于——怎么折腾这个人都不会死吧。

 

8.

《爱神入门手册》第二十六条:要让所有可能的选项尽可能完整地出现在目标人物的面前。

 

在莫关山熬了数夜算卦,甚至连性别问题都不纳入考量之后总算勉强挖出了那么几个可以试验的人选,第二天他便顶着黑眼圈把红线一头先给那些人的手上给牵好了。

 

肉眼虽然看不见红线,可一旦两头被束缚在两个人身上,两人之间就会被莫名牵引,之后就能来一场轰轰烈烈的邂逅。

 

一头的红线已经系在一人手指之上,他便拉着另一头慢悠悠地等在贺天每日必定会开车经过的马路口。

为避免自己动作太大被人发现,他今天还特意戴了顶遮阳帽假装是在等红绿灯的模样。

 

看了看手表,差不多——来了!

 

莫关山深吸一口气即刻发挥他多年来的快速打结技术,在马路口伸出手指暗自捏诀,往车窗一指。

 

眼瞅着车子如预料一般缓缓停下,莫关山心潮澎湃地等着两个人来一场轰轰烈烈的相遇时,下一秒便傻了眼——

 

我日!

贺天你TM今天怎么自己开车!!!

 

红线没拴住贺天,却是拴住了车后座的一个家伙,那人不知道在里头吵吵闹闹地说了些什么,忽然就打开车门雀跃着跳了下来,指着街角正缓缓走过来的一个人,大喊道。

“展希希!!!我见一又回来啦!!!”

 

……我……艹……

 

不!没事!我莫关山才不是这么轻易就会被打败的人!

 

多年失败经验让莫关山早就准备好了第二套方案,说着他便抽出了裤腰带里拴着的第二根红绳。

 

这次一定没有问……啊啊啊啊啊!!!我艹!!!贺日天你TM给我站住!!!

 

莫关山没料到贺天竟然放下见一就直接开车走了,可自己的第二计划人离这还有百八十米远呢!

 

不许开!不许动!不许跑!!

老子的学分!!!

 

如果月老能看见这一幕,他应该会为自己学生为了学分而豁出性命的行为颇感欣慰。

 

总之莫关山现在正以一种极端不优雅的姿势扑倒在贺天的车前。

 

揉了揉被紧急刹车声给刺激到的耳朵,莫关山抬头便看见一脸紧张的贺天。

“你没事吧?”

 

莫关山愣了几秒后,思考了一下目标人物的距离,在良心和学分之间作出了抉择。

“啊……好痛,我感觉我大概是要死了。”

 

本来是想借着这个机会把人给拖住,谁知道那个贺天二话不说直接把自个儿给打横抱起放到车后座,火急火燎地往最近的医院疾驰而去。

徒留什么毛病都没有的莫关山在车后座装死。

 

……大哥,你TM别生来就是坑我的吧?

 

9.

把人送到医院,贺天丢下自己的名字和钱便离开了,剩下自己在医院被上上下下地折腾了半天,等好不容易从医院爬出来的时候莫关山感觉自己的心非常累。

 

他看了看手上满满一袋子的红药水和创口贴忽然觉得前途渺茫,毕业无望。

 

10.

前途渺茫,毕业无望,然而日子还是得继续过的。

见习的小神仙必须自己赚学杂费,天庭亦不提供宿舍,纵然已经不需要进食,可品尝人间美食依然是非常多神仙的兴趣爱好之一,这当然也包括莫关山,只可惜尝不了大餐,只得自己学一学尝个鲜,更多的钱还是被兑换拿去交学费和人间的房租了。

 

这么一来他的厨艺倒是日渐精进,如果不是当年分数不够自己应该是去灶王爷门下,怎么会被调剂到月老那里呢?

莫关山暗自叹了口气,把报纸上的招聘广告又浏览了一遍。

他现在正看中了一家知名餐饮公司的厨师职位,工资待遇都相当不错而且还有员工宿舍,可惜只有三个应聘职位,想来竞争应该非常激烈。

 

可是总得去试一试。

莫关山研究了半日,又看了眼桌上被涂涂改改了一大堆的贺天的资料,终于还是选择——睡觉!

 

11.

于是时间倒回到现在——

 

莫关山后悔了。

 

他非常后悔。

 

他一开始就不应该买这张报纸,如果不买这张报纸他就不会看到这条应聘消息,如果不看到应聘消息他就不会千里迢迢跑来应聘,如果不千里迢迢跑来应聘……

 

他就不会知道这家公司前两天刚刚被并入贺家集团旗下啊!

 

莫关山一脸懵逼地看着面试官那排坐着的正对他微笑的贺天,心都快凉透了。

 

那人居然还笑着同他打招呼。

“身体还好吗?”

“……还、还好。”

 

“昨天你突然跑到我车子前面,我还以为撞上碰瓷的了。”

“……哈、哈哈哈。”

 

简简单单两句话包含的信息量令人震惊,旁边一溜的面试官脸色都黑了七八度,莫关山感觉自己真TM倒霉极了。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那家公司走出去的,总之,在贺天问完那两句话以后,面试官连现场实践的机会都没给他就让他离开了。

 

这贺天不仅克对象,还TM克自己。

 

12.

然而缘,妙不可言。

 

13.

第二天,看见手机上让他今天来公司进行第二次面试的短信时,莫关山以为自己还在做梦,以至于差点面试迟到。

 

他气喘吁吁地跟着厨师长的指引,从更衣室换好衣物排进了面试的厨师队伍里头,抬眼便看见那要自己老命的贺家二公子正在前头对着他挥手示意。

 

这家伙怎么又跑来面试了?

 

许是目光中有意无意地透露出了这一丝讯息,贺天在那头轻咳了两声便开始做自我介绍。

“我今天只是众多面试官里的其中之一,大家不用紧张,做到自己最好的水平就可以了。”

 

……就是因为你在才紧张好么!

 

莫关山默默地看了两眼旁边一个个站得笔挺的家伙,选择直接挽起袖子在厨师长的安排下开始做规定的几个菜肴。

 

14.

烦,很烦。

 

看资料的时候怎么不知道这个贺天TM有这么烦?

 

“诶,红毛你在做炖牛肉吗?”

“哦,你还会往里面加奶油啊!”

“诶?红毛,你这个又是什么?”

 

这么多人!你TM为什么偏偏来骚扰我一个!

莫关山表示,如果不是因为贺天是面试官之一,他现在就要把手头这桶汤浇到旁边这人的头上!说到做到!

 

莫关山皱了眉不说话,只是手头的动作越来越快,谁料贺天见得人不理他反而开始动手动脚起来。

 

“红毛,你这个汤先借我尝尝呗~”

贺天拿着手指戳了戳旁边人的腰,吓得莫关山整个人都快跳了起来。

 

“贺天!你TM……”

等总算想起来这人身份的时候,莫关山的几句国骂已经出口,结果面前几个面试官埋头猛看资料假装不知道,身后几个一同面试的人更是专注自己手头的汤底,唯独剩了个贺天在那头笑得得意洋洋。

“哈哈哈,小红毛,你好敏感啊。”

 

月老,这个人还是单身算了,我不要毕业证了。

 

15.

纵然有贺天捣乱,莫关山到底还是完成了全部对于菜品的要求,面试官经过他面前的时候轻咳了两声便叫他回去等消息。

 

没能发挥自己的最高水准,莫关山把所有的锅全给扔在了贺天的身上,正晃晃荡荡到车站准备等公交,迎面便又看见瘟神降临。

 

贺天移下车窗道:“我接你回去?”

“不了,谢谢。”

他再也不要跟这人有任何的牵扯了,一定,绝对!

 

贺天似是早就知道这个答案,眨了眨眼睛忽然推开车门就走了下来。

这一瞬间,莫关山忽然有一种强烈的预感——这人怕是要搞事。

 

而答案也确实是的。

 

贺天忽然抽出了一大束的玫瑰捧在了莫关山的面前,轻咳了两声,用着深情的语调刚刚念了莫关山三个字,莫关山整个人被吓得一激灵,在围观群众掏出手机之前连忙打开车门把人重新塞了回去,自己则赶紧跳上驾驶室踩下油门,马不停蹄地离开了车站。

 

自己是倒了多少年的大霉碰上这么个无赖?!

 

贺天在副驾驶室笑得前俯后仰,莫关山在驾驶座气得直骂娘。

 

好容易给开到了一个僻静的地方,莫关山这才踩下刹车,咬牙切齿地转过头看向一旁乖乖系好安全带托着腮打量他的贺天。

“……你TM到底想干啥?”

“嗯……”贺天假意“沉思”片刻,笑着开了口:“你碰瓷我一次,我也‘碰瓷’你一次,就这样。”

 

“那我可真是谢谢你了……”莫关山忽然感觉头大如斗。

贺天还在那头摇着手指:“不用客气!”

 

自己会不会成为第一个被气死的神仙?

 

“……喂,之前面试的事是你搞的鬼吧?”

莫关山有气无力地看了眼他,贺天大方承认:“因为我发现你还挺有意思的,要是放过就太可惜了。”

 

……我还是求求你放过我吧。

 

16.

虽然这么说,事实上真正上班后莫关山其实鲜少能够再看到贺天。贺家的产业非常大,就算他是二少爷也依然每日里忙得团团转,自己那次面试恐怕他还是挤出不少时间特意过来的,也不知道是该谢谢他还是怎样。

 

偶尔能遇到也全凭运气,有时自己在站头等个公交,那辆香槟色的轿车若恰好经过便总会停留在他的面前带他一程。

车上两人也没那么多话,贺天只笑着同他打个招呼,便不得不再低头重新翻看手上的文件,一路上电话未断,甚至连告别都只能挥手示意。

 

……诶,所以说人类赚钱也是很辛苦的。

 

17.

莫关山有时候会怀疑这贺天是不是有两个灵魂,不然为什么在自己面前和在公众面前为什么仿佛是截然两个不同的模样?

暗自吐槽了一句不是很懂有钱人的宴会后,莫关山还是任劳任怨地替宴会上的来宾重新摆盘,仔细制作手头的甜点。

 

几道招牌大菜自然还是几个顶级的老师傅出马,自己能出席宴会制作一些小甜点已经算得上是一种肯定了。

 

他抬头看了眼今天作为宴会主角的贺家大公子贺呈,暗自腹诽了一句——这人真的和那贺天是兄弟俩?该不会抱错了吧?

看看那个严肃威严的模样,被他瞪一眼估计冷汗都能流一游泳池。

 

作为爱神,莫关山对于这样欢乐的气氛极为敏感也很容易受到感染——毕竟这种时候最适合牵线搭桥了。只可惜现在腾不出手来,这么多来宾,厨房的每一个人几乎都快忙得找不见北,莫关山才开了一会儿小差,就被厨师长给狠狠敲了一记脑门。

“看好奶油的浓度和温度!别走神!”

 

刚刚做完手头一批精致的慕斯蛋糕,又点缀上鲜艳的水果,莫关山便匆匆将食物补充到另一边的甜点区。

 

仅仅是一眼,他便看见站在贺呈身边和他说些什么的贺天。

 

表情同他大哥一般严肃冷峻,虽然微笑着却总觉得那笑意显得太假,那身行头似乎也是特意打扮过的,比起平日里的模样显得更为高高在上,俨然是一副贵公子的派头。

 

可莫关山倒是觉得还是那个缠在自己身边捣乱的贺天比较好看。

 

贺天似乎看到了他,微微一愣,冲着他眨了眨眼睛,勾着唇晃了晃手头的酒杯,一瞬间那灯光便打在玻璃制的酒杯沿上,映得他整个人闪闪发亮。

 

不知为何,莫关山心里忽然涌上一种感慨:这才是他认识的那个贺天啊。

 

18.

等莫关山第三次出来补充甜品的时候宴会已经进入到中间了,正是人们半酣之时,不少人脸上都已经泛了些醉意,气氛也不似起初那么紧绷。

 

莫关山漫不经心地放了甜点准备离开,却冷不丁听到背后几个年轻妇人带着女儿在谈论着什么。

“这次叫这么多人,怕是贺当家又想给那二儿子找对象吧?”

“诶呀,又来?这都第几个了啊,还不死心。”

“你不知道,他那几任未婚妻有多惨……”

“我就说他天生就是克妻……”

莫关山捏紧了手中的盘子,努力让自己脸上的表情不要显得太过凶狠,可那心头所翻涌着的酸楚却怎么都无法停息。


“夫人,要甜点吗?”

几个妇人正谈论得兴致高昂,冷不丁被人打断不由一愣,扭头见是外人便收了声,拒绝后便自顾自地又分开跑到别处去了。

 

——你们这些人知道什么!

——不过一群只会搬唇弄舌的长舌妇,有什么资格说他!

 

莫关山忽然有种给这人打抱不平的冲动。

不行!自己一定要给贺天找到对象!无论什么手段!

 

19.

回程的路上莫关山本正玩着手头的红绳想着纸上还剩下几个目标,却忽然听到一旁汽车喇叭响了响。

 

是经常接送贺天的那个司机。

 

如今上这辆车莫关山可以说已经是熟门熟路了,打开后车门果然看见了贺天,似乎脸上也带着淡淡的酒气,原本被束好的领口如今也微微敞开。

“红毛,晚上好~”

 

正一路无言,正纳闷着平日里闹闹腾腾的家伙今天怎么这么安静,便忽然感觉肩头一沉,莫关山转头看去,发觉贺天不知什么时候就已经靠着他睡着了。

 

似乎是累极了,呼吸之间偶尔还有微微的鼾声,莫名心头一软,索性也随他去了。

 

司机将他送至楼下,莫关山看了眼正睡得开心的家伙,又看了看自己那栋楼,到底还是把他给推醒了。

“醒醒,贺天,我到家了。”

“唔……?哦,那我也下去了。”

 

这人是睡糊涂了吧?

莫关山揉了揉额头正要开口,贺天却忽然开了口:“……今晚光喝酒了,没吃晚饭。”


“红毛,你家还有菜吗?”

 

天知道为什么贺家会没有保姆做饭,又为什么这家伙不会叫外卖,就像莫关山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还是把这个人给带到了家里一样。

 

20.

一碗米饭,一碟酱豆腐,一小碗土豆炖牛肉。

 

眼前这位大少爷吃得兴高采烈,仿佛难民刚刚脱离苦海一样,末了还眼巴巴地瞅着锅里仅剩的那些汤底又拌了饭继续吃,最后还是拍拍肚子。

“红毛啊,好像还是差了一点。”

莫关山气急败坏地把碗筷扔进水槽里:“没米了!”

 

“那有甜点吗?”

 

我靠!你是哪里来的法国王后啊!

 

还没吐槽出声,后头贺天忽然在背后低低开口。

“你听到那些人的话了?”

莫关山心莫名一跳,暗自啧了一声:“什么话,没听到!”

 

“哈哈。”贺天咧嘴一笑:“那就是听到了。”

 

莫关山身形顿了顿,踌躇了半天正想开口,那头人却说:“没事,我都已经习惯了,其实这样也好,无债一声轻。”

 

你别习惯啊我靠!要知道你这事关我毕业啊!

 

“你……你先别放弃希望啊。”

纵然是神明,似乎也还是有做不到的事情,莫关山看着眼前那堆锅碗瓢盆忽然一阵烦闷——眼看着毕业日期要到了,这人的婚事却一点苗头都没有,可以说是人人避之不及。

 

“而且你人也挺好的。”

不知道从何安慰,莫关山只得挠了挠头随意说了一句,却不料贺天倒是来了兴致。

 

“哦?我想听。”

 

“你看你吧,家世不错,长相也凑活,性格虽然恶劣了点吧……诶,就当是情趣了吧。”

贺天憋着笑道:“红毛,你这算是在夸我吗?”

“怎么不算?”

要知道说道这份上已经是莫关山的极限了。

“说你克妻,你找个命比你硬些的不就好了,我给你帮忙!”

反正是我的老本行。

莫关山正暗自盘算着剩下的人选,却忽然感觉手心微微一热,转过头便看见贺天正半躺在沙发上丝毫没有醉意的模样,就这样看着他笑。

 

“红毛,你命硬不硬?”

“……啊?”

“怎么办,我可不想把你克死了。”

 

莫关山感觉大脑一片空白,整个世界都变得静悄悄的,徒留下耳边那人轻轻含笑的声音。

 

他听见那人说。

“莫关山,我喜欢你。”

 

莫关山没有察觉,他没有念咒语,可一条红线弯弯曲曲地便已经自己乖乖地在贺天的手上搭好,另一头便直直地绕上了他的脚踝。

 

21.

事情的发展简直波澜壮阔,在拿到毕业证的那一刻莫关山还觉得自己没睡醒,可月老看着自己身上那道红线直发笑。

“诶呀,几百年没看见了,红线自个儿绕上的姻缘!诶呀诶呀!”

解决了一桩心事,月老摸着白胡子拍着人肩膀直笑:“我就知道你这小子有前途!”

 

自己为神明,命格不在六界之中,自然克不到自己,简直是神一样的解法。

莫关山忽然有些无言以对。

 

这一趟出来简直收获颇丰,开头莫名其妙绕上的两个人已经在国外领了证,顺便还解决了毕业课题以及——自己的终身大事。

 

好容易摆脱了月老又重新回到人界,刚上班大老远便看见远远走来一个高挑的身影,周围一干人等立刻退散至莫关山十里以外,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

 

贺天熟门熟路地从后头搂住莫关山:“今天你做的是什么?”

“舒芙蕾。”

莫关山连眼睛都没抬,现在他已经完全习惯这人的不要脸了。

 

烤箱提前预热过,十五分钟后便能将甜品拿出,如今的莫关山已经可以理直气壮地同这人怼了:“我看你很闲啊。”

贺天笑道:“向我爸请了一段日子的蜜月。”

 

QNMD蜜月!

 

两人你来我往几个轮回,旁边的厨师眼观鼻鼻观眼更是已经习惯这种气氛。

 

22.

等甜点可以取出,还未撒上糖粉,贺天却已经扯了一大块塞进了嘴里。

 

“等等,还烫……唔!”

 

一种绵软的口感便在舌尖弥漫开来,连带着的是舒芙蕾本身那甜美的滋味,确实是一个无比香甜的吻,还带着奶油的味道。

 

莫关山在那头涨红了脸说不出话来,贺天却是抹了抹嘴角的蛋糕沫。

“若是不趁热,可就没有味道了。”

 

——“是不是,我的小爱神?”

 

·END·

————————————————————

写着写着又变成了修仙党福利(望天)

评论(110)
热度(858)

© 泊小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