泊小雨

任何问题都可以投置顶质问箱。
贺红相关文微博ID:挣扎在死线的鱼。
只要有爱什么安利都吃,欢迎随时投梗,完结作品见年终集合,间歇性还债,目前沉迷金光无法自拔,本命竞日孤鸣。
追各种英美日剧,同渣基三,电五唯满侠,不混贴吧。

编剧访谈对俏如来未来走向安排的感想

说起这次访谈关于俏如来未来发展的这段话,就总让我不自觉想起那一句:让少年成长的最快的方法,就是杀死他一次,或者死在他的面前。

可以说史家三子的未来就是依着这句话来的,其实三个孩子里面我最感慨的正是老大俏如来。
根据藏爹的话,其实银燕一直被俏如来保护的很好,小空早就跑去魔世当反骨仔去了,可以说最大的担子就是在老大俏如来的身上,也就可以预见他的未来便是由这两句话反复铺成的。

看到编剧访谈里面的话,他将会面临无数次的失败,失算,错误,会害死不想害死的人,会救不了想救的人,万千的责任和指责会铺天盖地而来,曾经的生死之交会成为陌路,一颗心一直一直被一刀一刀划过刺伤,直至他终于再没有血可以流为止。
看到这一段,我也明白了默苍离教授这一路走过来的辛苦,教授刚出场就是孤傲到与天缠斗,算无巨细的角色,甚至敢说没有人可以逃脱自己的算计,可我们看到他这样一个成功的智者形象,往往就忽略了他背后这一路是如何拖着血色走来的。
而俏如来可以说就是一个很好的切入口,观众一路陪伴着这个角色的成长,一步步看到他的成熟,那一次次艰险,一次次背叛,一次次生离死别,便感到酸涩,感到心痛,这时候才恍然大悟,那一个冷漠淡然似乎超然世外的默苍离,恐怕曾经也是一个意气风发的少年,只不过他的心血已经流尽了,而俏如来的成长才刚刚开始。

俏如来是史家的长子,是与史艳文的性格、举止最为接近的一个角色,因而在当时史艳文无法主持中原大局的时候,中原群侠也好,他的父亲也好都将整盘大局交付在了俏如来的手上,而这便是他成长最大的一个转折点,从此开始,他必须自己作出决断,他顶着“史家人”的名号,很多事情便不能像从前一样随心所欲了,父亲再也无法替他遮蔽所有的风雨了,整个中原的人将他作为了精神的领袖,只因为他姓史,这一切便需要他这样一个少年来承担。
而他人生第二个转折点便就是成为了锔子,自此以后,他的肩上背负的便不止是中原而是整个九界的重担,我至今还记得俏如来九界出巡的时候告别父亲的那一幕,重新沐浴更衣的这一细节非常棒,观众明白,从这一刻开始他便必须承担更多,他不仅仅是史家长子,更是墨家锔子。

Spa可以说是最能了解他的人,因为他也是一路这样走过来的,他当然心疼这个乖巧懂事的大儿子,他也说,他何曾不想让孩子享受天伦之乐?
可他不行,他做不到,因为他知道自己这个大儿子身上肩负着什么,他无法代替他承担,他唯一能做的便是硬生生地偷出那一点点父子独处的时间,对他说一句“就这个时候,就做爹亲的儿子,别做天下人的俏如来。”
这是一种怎样柔软而心酸的亲情以及难以言喻的悲哀。
所以在送别大儿子的时候,我能感觉到spa内心的纠结和不舍,可他也是天下人的史艳文,所以他只能遥遥目送,仿佛看着曾经的自己。

欣慰?私以为也许更多的是一种自责的无奈,孩子成长固然好,但想来spa私心之下并不希望俏如来被迫这样快速地成长。

而仅仅是为了保护中原,他便已经经历了这么多,两任师尊的去世,无数曾经誓死拥护他的前辈的离世,他就像是被推下巢穴的雏鹰,他还未习惯甚至还在试着去学习时,就已经被迫推到台前要去承担这一份责任,要开始掌控全局和万千的性命了。

可总有他算不到的地方,于是天擎峡、忘命水,每一次都将他逼得更紧,还记得那段时间俏如来的偶身上永远都带着血色,疲于奔波。
如今他才刚刚出发来到海境便已经遭遇了这么多,刀叔的死亡,梦虬孙的离开,砚寒清的无奈入世。这一切都不是他想要的,可这一切一直在发生,并且在他的未来还会继续不断发生。
梦虬孙不会是第一个背离他的人,甚至可能还会是伤他最轻的那一个,未来望不尽的九界之中,还会有多少人一个个离开?
其实这正是作为一个英雄的悲剧,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实质上是一句万分悲哀的话,正是因为责任越大,你就必须要去做更多,完成的更多,加注在你身上的希望就越多,万千的目光和期待是高耸的楼台,亦会是万丈的深渊。
俏如来和雁王,一黑一白,一正一反,应证的正是这个道理,雁王曾经走过和俏如来同样的道路,那些期待的目光实质上是无数的压力,是慢性的毒药,一旦失算,那些期待就会变成万千的指责,无论你怎么辩解,那些人都会认为是你的错,没有人可以理解,因为他们只看结果,所以他了悟了人性,知道了群众的愚昧,他失望了,就彻底坠入深渊,化为怪物。
默苍离选择俏如来成为锔子的很大一个原因恐怕也正是自此——俏如来身上有渡世大愿,俏如来曾经入过佛门,他一开始就很明白人性的脆弱,可如他的诗号:愿坠三途灭千魔。当年地藏王菩萨发誓,地府不空,誓不成佛。佛眼观世间千姿百态,明人心晦暗,正是因为前途迷茫晦暗,因而更要渡此苦海,这就是俏如来同雁王最大的不同,可以说这正是俏如来一路能走到现在的最大原因,更是我认为俏如来将来能超越默苍离的最大原因。
教授说,要对世人一视同仁的不舍,也要一视同仁的舍得,如果想不出更好的办法,那他们就是因你而死。这是作为当局者的最大悲哀,都说佛心慈悲怜悯世人,为渡恶,能不惜割肉饲魔,从一开始俏如来便选择了一条太难的道路。

我感慨最深的是编剧的这两句话“走的人多了,渐渐的,他也习惯了”、“等到满身的伤痕再也找不到一处可以下刀的地方时,他知道该是去找下一任钜子的时候了”。
想来钜子这职业也是吃得青春饭,只有尚且还有热血的少年才能为了保护手里更多的糖果而不停地奋进和努力,当一个人习惯死亡和背叛,习惯离散和覆灭,他便再没有希望了,也无怪乎默苍离对杏花君说他想死,因为琉璃树上的琉璃太多了,他再也承担不起了,那一刻他似乎是平静的,可他早就已经疯了,或者说本就已经死了。
我甚至猜测将来俏如来甚至会平静地去牺牲自己身边的人,也许我再也见不到他牺牲二弟的时候那痛苦而不敢回头的表情和苦涩的语气。
也许钜子以命传承的方式就注定了俏如来的未来比另外两个小弟更为广阔,也更为难走,要知道世上最好做的是反骨仔,最难做的是好孩子啊,可这世界却偏偏对好孩子最为苛刻残忍。

这个少年他成长了,只是这诸般苦难太重,可能会让他太早地走到了路的尽头。
惟愿岁月温柔,最后还能留给他些许的慰藉吧。

评论(15)
热度(87)
  1. 车斤月泊小雨 转载了此文字
    琉璃树下那一跪基本就敲定了俏哥的终途,他这一辈子没多少能任性选择的时候,金光补到现在,唯一一次笑的开...

© 泊小雨 / Powered by LOFTER